祁韵士照片

祁韵士

祁韵士个人资料:祁韵士,字鹤皋,又字谐庭,别号筠禄,晚年又号访山。山西寿阳人。生于乾隆十六年,死于嘉庆二十年,享年65岁。……
资料更新时间:2020-10-08 05:06:59

一、个人简介

祁韵士,字鹤皋,又字谐庭,别号筠禄,晚年又号访山。山西寿阳人。生于乾隆十六年,死于嘉庆二十年,享年65岁。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祁韵士

别名:祁访山

国籍:中国

民族:汉

出生地:山西省寿阳县

出生日期:1751年

逝世日期:1815年

职业:史地学家

三、人物生平

祁韵士(1753~1815),山西寿阳县平舒村人。字鹤皋,又字谐庭,以所居山房名称别号筠禄,晚年欲卜居村东北的方山,因买山无资,竟成话柄,又号访山。生于乾隆十六年(1751年),死于嘉庆二十年(1815年),享年65岁。他出生时,当时四十九岁的父亲祈文汪为凤台县训导,家中还有三个母亲和三兄一姐。他五岁可以识字,记绝句,六岁到书塾读书。十岁可以作诗,十一岁可以写作文。十三岁,父亲调任长治县教谕,全家随往。“长治为潞州大学,阁书籍自《十三经注疏》以及二十二史各种悉备。余兄弟日肆,而余性尤喜谈史事,朝撮寻究,日也不缀,即古人爵里姓字必为疏记,小册累累,性之所好,疏不厌也。”十七岁参加县试考取第一名。次年参加院试后,补附生。本想到省城考取举人,但是因为父亲去世,扶柩返回故里

为了家庭生计,他和兄长们一起教学,弟子是李銮宣,李銮宣后来考取进士,在云南按察使上任后以耽延积压案件,被发到乌鲁木齐效力赎罪。不足三年,又被赦回病逝,在此期间他还遭到母亲和兄长病亡的沉重打击。

乾隆二十四年(1777年)祁韵士被选拔为贡生,贡生就是科举制度中地方儒学生员升入国子监学习的身份,意思是以人才贡献给皇帝。是年秋参加乡试中举。考官之一就是翰林院编修褚延璋,曾参加编撰《西域同文志》,全书二十四卷,已贯通西域诸少数民族之语文为主旨。分地、山、水、人四纲,此间他还写了著名的《西域诗》八首,吟咏乌鲁木齐、伊犁、雅尔、阿尔苏、和阗,座师学术成就,使青年的祈韵士非常的羡慕。

乾隆四十三年,祁韵士赴京会试,中第三十九名后殿试。最后,殿试第二甲第四十七名,赐进士出身。引见改翰林院庶吉士。对于一般的进士说,是从此走上了仕途之路,而祁韵士走上了对西域史学研究之路。祁韵士一生,在政治上没有什么建树,但其致力于学术研究,却获得了卓著的成绩。

祁韵士进行学术研究的第一步是学习满文。他的满文师傅,先是礼部满尚书德保,继为武英殿大学士阿桂等人。经过两年的学习,他“列二等第一名,引见授编修”。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祁韵士又受命担任国史馆纂修官。他接任后,即通核立传体制,是内外蒙古加上卫拉特蒙古二百余旗以及西藏、新疆维吾尔王公表,均应立传。对时年三十二岁的祁韵士来说。确非易事。他制吏于疆域、山川、形胜、古人爵里、姓氏都很透彻,加上在翰林院刻苦学习和虚心求教,很快达到熟练阅读和翻译满文的水平。他从满文档案入手,在满落灰尘的故纸中悉心翻阅检索,日积月累的理出方绪。按部落立传,对照地图,再以理藩院所存在的各部落的世谱核准订正。为详述蒙古各部历史与现状,又撰写出了《皇朝藩部要略》二十二卷,祁韵士编撰少数民族史地有开创之功,他的著作在后来的《清史稿》中的藩部编撰起了重要的作用。

祁韵士在听到圣旨一天后就踏上了戍途,历时一百七十天到达伊犁惠远城,将路途中“所见山川城堡、名胜古迹、人物风俗及塞外烟墩沙碛,一切可异可怖之状,无不周览遍历,系于心目;每憩息旅舍,随手疏记,投行箧中,时日既久,积累遂多……。”记入了《万里行程记》同时将他在流放诗命名为《濛池行稿》。这部行记和诗稿虽非专门研究著作,却展示了祁韵士的精神风貌、治学态度及方法,可以说他正是从此开始献身于西北史地研究。

祁韵士遣戍伊犁期间,当时担任新疆最高军政长官的是伊犁将军松筠。这位蒙占族的封疆大吏,任职期内较为重视边疆的文化事业、积极支持边疆史志的编纂。他欣赏祁韵士的学识与才华,也同情其遭遇,祁韵士因而被“派充印房章京”。这实际是—种照顾性安排。因“总统将军公署以印房为机速之所”,而“发往伊犁等处之人,彼处往往将此辈令于印房行走数年,该大臣辄行邀舆,称其出力,代为奏请,侥幸者甚多。”在松筠的保护和支持下,祁韵士于几年的遣戍生活中,得以专心于西域史地,编定出《西陲总统事略》、《西陲要略》、《西域释地》等几部有关著作,奠定了其西域舆地研究的基础。

祁韵士可谓“三十而立”之人,29岁考中进士不久,便为翰林院编修,32岁时任国史馆纂修官,编纂《蒙古回部王公表传》一书,历时八年。这是一部享誉国内外,很有价值的民族历史著作。嘉庆年间,他因揭露和鞭挞了官场的贪污舞弊之风面成为和珅为首的官僚们的眼中钉,后因宝泉局的亏铜案被陷入狱,发配伊犁。

四、人生低谷

从生命的高峰一下滑落到谷底,这对祁韵士来说,自然是一次重大的失落。可他失落的只是一顶乌纱帽和由此而来的荣华富贵。他的学识,他的才华,不仅没有失落,反而因此而得到升华。这自然跟祁韵士对待失落的达观态度有关。

他在《万里行程记》篇首云:“西戌之役,余以乙丑二月十八日自京师启行,阅时六月,至七月十七日,始抵伊江.时经一百七十余日,路经一万七百余里,所见山川城堡、名胜古迹、人物风俗及塞外烟墩沙磺,一切可异可怖之状。无不周览遍历,系于心目。每憩息旅舍,随手疏记,投行箧中,时日既久,积累遂多,亦自不置记忆矣。抵戌后,暇日无事,或愁风苦雨,独坐无聊,偶拣零缣碎片,集而省阅,以寄情怀;略加编辗,遂尔成篇。”字里行间,哪有一点发配之人的愁绪伤感,全然是一个专家学者的勤奋与刻苦。

五、著作诞生

他在谪居惠远期间,幸遇爱才喜才的蒙古族伊犁将军松筠,给了他一个宽松安宁的写作与治学环境,使他能够考察、寻访、阅遍有关史地资料,亲历伊犁山山水水,身感异乡民情风俗,从而编写出一系列有关西北史地的著作,其中《伊犁总统事略》、《西域释地》、《万里行程记》均在史地学界享有盛誉。他也因此而成为西北史地学的奠基人。

他不仅著述,而且育人。在惠远期间,他将自己用心血积累起来的知识点燃了不少年轻人,其中也包括满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青年的心灵,使他们由蒙昧而醒悟,由愚钝而聪慧。回到内地后,他在兰州的兰山书院和保定的莲池书院继续为培养年轻人而呕心沥血,可谓我国史地学界的一代宗师。

他治学严谨,主张“信今而证古”,不作“无益之书”。他著西北史地之书,是为了表现“山川城堡的雄阔,风土物产之瑰奇”(《蒙池行稿》自序),从而激发人们对祖国西北边疆的热爱之情。

六、果子沟

请看《万里行程记》中,他对果子沟的记述,真可谓有景有情,情景交融。那体察人微的观察和入木三分的描绘,完全把读者带进子仙境。他写树:“想见林木蔚然,起叠嶂间,山半泉涌,细草如针,心甚异之。前行翘首,则满谷云树森森,不可指数,引人入胜。”“已而峰回路转。愈入愈奇木既挺秀,具干霄蔽日之势;草亦蓊郁,有苍藤翠藓之奇。”有动有静,有气势,有美感。

他写水:“流十余里,与东涧中大水合流,澎湃砰訇,出入危石峻磴间,沿岸杂树丛枝,覆水不见,但闻其声。”有声有色,有感情,有力度。

他抒怀:“何期万里岩疆,乃有一段仙境,奇绝、快绝。”

记果子沟文字何其多也,然可与此相比之作并不多。更让入佩服的是出自一个“罪人”之手。那心境,那胸怀,那目光,那笔调能让你觉得他刚遭到一次重大的挫折吗?他凭着他的什么超越了失落呢?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1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