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熙照片

赵熙

赵熙个人资料:赵熙(1867——1948),字尧生、号香宋,四川荣县人。蜀中五老七贤之一,世称“晚清第一词人”。他“工诗,善书,间亦作画。诗篇援笔立就,风调冠绝一时。偶撰戏词,传播妇孺之口”,蜀传有“家有赵翁书,斯人才不俗”之谚。光绪十八年(25岁)高中进士,殿试列二等,选翰林院庶吉士。次年,应保和殿大考,名列一……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8 01:46:51

一、个人简介

赵熙(1867——1948),字尧生、号香宋,四川荣县人。蜀中五老七贤之一,世称“晚清第一词人”。他“工诗,善书,间亦作画。诗篇援笔立就,风调冠绝一时。偶撰戏词,传播妇孺之口”,蜀传有“家有赵翁书,斯人才不俗”之谚。光绪十八年(25岁)高中进士,殿试列二等,选翰林院庶吉士。次年,应保和殿大考,名列一等,授翰林院国史馆编修,转官监察御史。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赵熙

国籍:中国

出生地:四川荣县

出生日期:1867年

逝世日期:1948年

职业:翰林、学者、诗人、书画家

主要成就:蜀中五老七贤之一

代表作品:《香宋词》

三、个人履历

赵熙(1867——1948),字尧生、号香宋,四川荣县人。蜀中五老七贤之一,世称“晚清第一词人”。在近代川渝传统文人中,乃一流大文人。他“工诗,善书,间亦作画。诗篇援笔立就,风调冠绝一时。偶撰戏词,传播妇孺之口”。光绪十八年(25岁)高中进士,殿试列二等,选翰林院庶吉士。次年,应保和殿大考,名列一等,授翰林院国史馆编修。

赵熙一生勤学,读书不倦。家有藏书数千卷,多精心评点,今成都草堂藏有赵评点杜诗四部。其文章骈散俱精,以散文为多,尚存有成都草堂、峨眉山、乐山乌尤诸寺碑文。赵诗学古最精,运用最活,兼擅古体与律、绝,尤精五律。赵熙博学多才,抱负远大,却无法在当世施展,就寄情于山水之间。曾五去夔巫,一登嵩山,一游西湖,五游峨眉,共宜“为诗载蜀山蜀水之青碧而出也。”一生作诗3000余首,解放初郭沫若自任部分印费,在上海倡印《香宋诗前集》上下册,录诗1300余首。四川又出版《香宋诗钞》,录诗500首。《香宋词》313首,则于民国7年(1918)即刻版印行。人谓“香宋词人,禀过人之资,运灵奇之笔,刻画山水,备极隽妙,追踪白石,而生新过之”,可谓知言。

赵熙书法,字体秀逸挺拔,融诸家为一体,时人称“荣县赵字”。民国2年(1913),成都少城公园建立“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赵为书写碑名于西南。偶亦作画,喜山水小品,颇富诗情。

民国8年,赵熙主持修纂《荣县志》,任总纂。该志共十七篇,附图表数种。

民国《荣县志》行文严谨得体,反映了荣县社会实际,并加以标点断句,事为创举,被誉为巴蜀名志而获得广泛赞誉,为荣县的文化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四、个人作品

赵尧生诗稿序--陈衍(石遗)

尧生豪于诗者也。观其诗疑若锤凿甚力,而为之则乐而易。尧生少余十余岁,已有诗千余首,余所见二三百首,清奇浓淡,无不备也。独深嗜余诗,刊本数百首,能背诵其大半,往往文酒之会,触类则举似之,闻者异焉。

庚戌、辛亥间,京师同人结社为乐,游览题咏之作繁,然尧生挥斥而成,无攒眉苦吟之态。议之者则以为有未遑淘汰而涵澄者。余喟:尧生蜀人也,蜀中山水峻刻,而所生诗人若伯玉、太白、东坡所为作,不甚似其山水,其似者转推寓公游客少陵、山谷、剑南诸人。岂前数人者生于蜀而多宦游四方,故蜀中之诗少,后数人者宦游其地而诗多欤?然文与可、唐子西、韩子苍皆蜀中诗人之著者,亦皆宦游四方,其诗则与后数人相近。今尧生古体极似与可、子苍,而有时恣肆过之,近体极似子西、与可,亦有似子苍者。而其甚肖蜀中山水,即余虽未至蜀,固可由少陵、玉溪、山谷、剑南之状蜀中山水知之也。尧生好游,足迹所至泰岱、嵩高、伊阙以及吴越平远秀丽之区,然游峨眉甚久,居京师思之不已,共宜为诗载蜀山蜀水之青碧而出也。尝送昀谷之官蜀中,顷刻成绝名数十首,叙一路所经,若放翁《入蜀记》然。余喜之,乞书横幅,则立增数首绝名移以赠余,其诗之工可喜,其为诗之乐而易万可喜也。

尧生乱后归蜀,余久要叙其诗者,不敢忘而为之。

龙门峡道中

出郭二十里,入山千万重。

遥寻瀑布水,忽听松林钟。

石涸樵生路,云开雁过峰。

传闻葛由侣,于此伏虬龙。

下里词送杨使君之蜀(六十四选四)

巫山峡影玉清冷,人在冰壶一色清。

水响猿啼神女怨,云晴雨淡楚王灵。

巫山窈窕复玲珑,墨作围屏玉作峰。

一镜桃花低绿水,瑶姬写影在当中。

春水依人万里桥,枇杷门巷倚晴皋。

井泉染得花笺色,便疑桃花是薛涛。

万山一一来时路,尽谱乡心上竹枝。

从古诗人多入蜀,花潭杜老望君时。

峨眉茶

雨水新芽寄草堂,峨眉山翠一囊香。

不留兰若充侍料,刚伴花朝赏海棠。

小吏捉人乡户减,连年刮骨纸钱荒。

玉川何忍耽明月,聊趁春分谢宝坊。

荣县道中

未行思上路,上路又思家。

步步去亲远,数山一天涯。

乡风忙岁事,盐井露天车。

劳我闺中子,飞蓬不是花。

公井

唐代荣州治,因山城郭非。

高岑双树古,破庙众花肥。

兴废占盐事,阴晴算客家。

天池望松影,云出几时归。

宿乌尤山楼

竹边楼阁翠重重,梦里依然旧日钟。

千古江声流不尽,三峨秋色晚尤浓。

清时此地吟归雁,海穴通潮执老尤。

起视神州如此黑,几星残火照孤峰。

重庆

万家灯火气如虹,水势西回复折东。

重镇天开巴子国,大城山压禹王宫。

楼台市气笙歌外,朝暮江声鼓角中。

自古全川财富地,津亭红烛醉春风。

闻石遗至渝喜赋

渝州一水上嘉州,门对西南第一楼。

节趁梅黄初过雨,人思李白与同舟。

从来萧寺偏宜夜,此去花潭请薄游。

日久高僧勤望客,峨眉山月不须秋。

婆罗门令

一番雨滴心儿醉,番番雨便滴心儿醉。雨滴声声,都装在心儿里,心上雨,干甚些儿事。

今宵滴声又起,自端阳已变重阳味。重阳尚许花将息,将睡也,者天气怎睡?问天老矣,花也知未。雨自声声未已,流一汪儿水,流一汪儿泪。

绿意破蕉

碧云裂,甚年宵,剪去罗衣千褶。寒雨声声,碎到江窗,秋意这般清绝,情知百事难坚固。更莫问,此心层叠,信美人,脆过琉璃,命薄鹭边荷叶。

回首芳缄乍,绿天外,盖尽茅檐明月,扇扇凉阴,清护书橱。香碎紫花时节,天端撕破青衫影,竟不解西风何说。耐画中,一个诗禅,染就一辋川晴雪。

情探

——(川剧选段)

更阑静,夜色哀,月明如水浸楼台,透出凄风一派。梨花落,杏花开,梦绕长安十二街。夜间和露立窗台,到晓来辗转书斋外,纸儿,笔儿,墨儿,砚儿,件件般般都似君郎在。泪洒空斋,只落得望穿秋水不见一书来。

横溪阁记(散文)

余邻是溪,世所游钓,渚清沙白,平畴远风,一绿稻畦,色如鹦鹉。古塔若荀,远瞰于林闉;翠笔为峰,上蟠乎霄汉。窃以谓,晴天水落,沙路生焉,傥凭两崖,卧虹成堰,则樵苏远戢,秀绝中皋,空明一陂,泛秋尤胜。其王氏人士,如庄叔、教源者,旁刺它书,刊之乐石,庶希风前秀,文献有征。嗟乎!处士声消,靖康已祸,高人宅老,陆游生哀,时变则悠悠无穷,石濑则泠泠传响。斯阁也,其将并嘉州苏子之楼,而不入咸淳临安之志也乎!

五、成就及荣誉

赵熙书法是集古之大成,于宋元之前的书法大家几乎都有涉及,且每学一家都能融合变化,来去自如,写出自家新意,千年书坛唯见此人而已。

余中英在赵熙书法序中写道:“先生书法,初出于颜赵,中年以后端庄劲重,上追唐贤,不规规于一家者,盖由学问性情使然。”

近人陈兼与称其“书法最工,初为帖学,近小欧阳,后泛涉汉魏诸碑,于北魏之张猛龙,尤有入处。故所作峻整栗密,而又气骨森张,近百年间,罕有与并”,

陈兼与还说:“先生书札特精且勤,友朋有书必覆。或简短数行,或连篇累牍。文字高古,有六朝人风格。而小行草笔精墨良,疏落有致,每令人爱不释手,得之者珍如拱璧。简札散布人间颇多,有以学问商榷诗词酬唱者,即素未识面,亦未尝不予裁答。”

这些都是真实中肯的评价。赵熙学一家成一家,食古能化,化能融合,任取一家都已自成一体,然赵熙并不满足于此,一生都在学习不同的风格,丰富着自己的书法,使自己的书法最终达到了秀逸朴厚、变化多端的艺术境界。

纵观千年书坛,能称之为集古之大成的书家不多,王右军、米芾、赵子昂几人而已。王右军兼具众美,开书坛先河,尊为“书圣”,但由于年代久远,右军所集的古字可考证的已不多。

米芾自谓为“集古字,人见不之不知以何为祖也!”,是食古能化之人,米老学书直追晋人,用笔则是任意挥洒,结字任其成形,谓刷笔法,意韵却与晋人不谋而合。而这种集古人意韵成功的千年书坛也就出了人米芾而已,一般书家很难做到。

赵子昂是公认的集古之大成的书家,书风一生没有多大变化,一眼就能看出出自右军门下,一生沉浸于右军的晋人意韵中,形神兼备;晚年着力于李北海,增以宽厚。将古人笔法结构烂熟于胸,提练总结,形成一套成法,信手写来也不失法度,自谓“用笔千古不易!”告诫后人,虽被后人奉为至理名言,而更多的是对自己圆熟的用笔手法感到无比自信。

赵子昂统领元代书坛,尊为元代第一,而影响力当然不仅在元朝。

元朝以后的明朝,书坛领袖人物文征明、祝枝山、董其昌、王宠等,都对赵子昂书法宠爱有加,文征明学赵,领悟其圆熟笔法,参以右军圣教序,自创一格,但骨子里与赵子昂一样,不断重复的将已成风格做到极致,风格无大起落;祝枝山学赵,不知何故,学得一身野逸习气。王宠学赵,不受赵束缚,自创新法,气韵高古。董其昌学赵,却不把赵放在眼里,直追晋人气息,学米芾,也想学米芾集古人韵味,但无论从用笔结字章法上来看,比赵子昂还单一,除了清雅秀润之外,可取的不多,董其昌到老了方才发出感叹“余年十八始学晋人,便已目无赵吴兴,今老矣,始知吴兴之不可极也!”

清朝时由于乾隆皇帝偏爱赵子昂,天下人无不学赵书,因此,赵子昂的书风在清朝也占据着半壁江山(另一半为董其昌,因康熙喜欢董书),学赵子昂者何止千万,然成功者太少,以至于形成了专为考试而献媚的馆阁体。有报负的书家不得不另开蹊径,大胆创新,打开人们的审美局限,如傅山,王铎,郑板桥等,将书坛审美单一的秀美转向多元化。

清末民国,应该说学赵子昂者还有很多,但已受碑学思想的激发,天下人无不学北碑,但大多书家也就是在写北碑而已,真正有想法的书家不多,康有为的鼓吹虽对书坛注入一股活力,但不一定尽是好事,尤其是那句“任取一碑,皆可成体!”的谬论,无疑也让很多书家失去创造力。

自元朝赵子昂后,学赵子昂者数以万计,然无一人领悟到赵子昂“集古之大法”,明朝的几个人与赵子昂都有一定差距,至清末民国,在天下人沉浸于北碑中,大呼学帖者死的时候,赵熙却能深研其先祖赵子昂,领悟其“集古大法”,发扬光大,无疑给那些追风者当头一棒,实为千年书坛一大趣事,更是幸事。

赵熙集古的方法,出于赵子昂,且并不是复制赵子昂的方法,而是一种升华。

赵子昂集古,笔法结构都还未能脱胎换骨,依然受制于古人,风格单一,一生变化不大,圆熟为其妙处,拘禁是其小厮,一生仅以右军、北海二人为宗,秀美有余,刚健不足。

赵熙集古,于宋元以前大家多有涉及,收放自如,来去变化,风格一生都在变化中,至老都在寻求不同的气息,最终以秀逸朴厚著称。

无论何种风格,骨力是必不会少,刚健中不泛赵子昂姿媚之美,稳重中亦有晋人飘逸之感。

光以行书而论,赵子昂、苏东坡、黄庭坚、米芾、杨凝式、大小欧阳、颜真卿、李邕、王右军、魏碑等,无不包含备至,重要的是赵熙不但未入赵子昂圆熟之病,却件件作品都有一种生新的意味。千年书坛,能学古活用者,赵子昂后,此一人而已!

还是近代诗人陈兼与对赵熙书法成就看得透彻,“所作气骨森张,近百年间罕有与并!”,看得出在陈眼中,赵熙在清末民国时代应是书坛顶尖人物,深知赵熙者,当知不仅在近代书法,明清二季均少有人能与赵抗衡。

《赵熙书法》序---余中英

国家发扬文化,倡导艺事,搜集荣县赵熙先生之墨迹汇为一册。以予昔从杖履,得闻行迹,属予为序,义不敢辞。谨按,先生姓赵氏,名熙,字尧生,别号香宋,以前清同治六年(一八六七年)生,由秀才而举人而进士,会试授翰林院国史馆编修,转官协修篡修。宣统改元,实授御史,继改授江西临察道御史。辛亥革命后,还乡里,闭户讲学,以一九四八年终,年八十二岁。先生在官,风骨凛然,为御史首劾庆亲王奕劻诸权贵,直声震世,号为清流。平生所长在诗及古文,书法与词盖余事耳。

先生之文,刻削劲峭,不规规于桐城义法。先生在京师以诗名时,崇宋贤号为同光体,与陈三立、陈石遗先生管领一时风会。入民国,小住成都,与时贤填词唱合成《香宋词》一册,后即不作。至其书法,初出于颜(真卿)、赵(孟頫),中年以后端严劲重,上追唐贤,不规规于一家者,盖由学养性情使然。至老年熔合六朝,秀逸朴厚。

其言曰:“书贵脱俗而有雅韵,故学书必先自读书始。”,又曰:“凡事须从规矩始,规矩中正之极也;诗文与书,一代各有风气,唯豪杰之士能挺然风气之外,后人学古,则又当知古今风气之判,以自定其体;凡天资颖者喜南书,挟胜气喜北书,南多工而北多拙。拙近古而工近今,各有长短,相济而不相非,斯杰士矣;夫由篆及隶,变成今体,此一二千年间实以钟王为初祖,颜公变羲献,而自成云垂海立之势,此新意也。”,其又曰:“伊阙佛龛结字近古,三唐无人能及;孟法师碑,古秀幽深,面目亦与世传异,盖褚河南纯用隶法也。”其直论人也曰:“郎官室记,以褚法行虞体,处处求合规矩而自具神明,真长史过人处;苏诗:细筋入骨如秋鹰;论鲁公书法极精;字外出力中藏稜,论徐书法精;米襄阳骏快之笔,盖深湛晋书,尤致力于大令,故如天马行空,东坡品其超妙入神,然学之不当则专入跳荡一路矣;苏字气势滂沛,一往酣恣,旁若无人。然学不得其意,则侧笔作态,徒成习气。”先生于碑版法帖多所批注,此兹仅撮其大端耳。而其沾溉后学,盖深且远矣。

主其事者高文同志,翰墨场中老伏波也。芝兰同臭,搜罗甚勤,尧生先生身后之知己也。而予得侧名其间,何胜忻忭,愧甚浅薄,尚不能张大先生之所得也。

六、人物生平

一八六七年(清同治六年丁卯)九月十三日生于四川省荣县,世居县城北五里宋家坝,历代清贫,以耕田织布及挑运煤炭为业,至祖父国璧及父晓楼时,始兼设馆执教。

一八七二年五岁。在家就读私塾,聪颖过人,一年后识字五百,两年能诵四书五经,八岁能背唐诗。

一八七九年年十二。已遍及十三经,且大都能背诵讲解,对论语、孟子、诗经尤为熟练,乃习作诗文,着笔简稚精洁,不同凡响。

一八八二年十五岁。应童子试,即作诗应试,初露才气。主试者赏其才,借其原名熹、字尧阶,犯宋贤朱熹之讳,由主试者改名赵熙。

一八八四年十七岁。府考中秀才。曾承父意设乡垫教书三年。终以山县见闻不广,欲谋外出深造,家贫无资,老母卖仅有之嫁时空心银铆一只作路费。

一八八七年二十岁。赴省城应乡试,考举人,不中,罢教去嘉定府九峰书院肄业,更露头角,山长胡孝博特为嘉许,常以月考奖金助生活。

一八八八年二十—岁。应乡试,未中。

一八九0年二十三岁。先在双流县任教,后去营山县令周位东家,教其子周善培兄弟,从此奠下赵、周师生弟子终身情谊。

一八九一年二十四岁。再次应乡试,中举人,因次年为春闺考期赴北京与会试,故于腊月启程赴北京,中进士弟,赓即赴殿试,及弟翰林。时值一八九二年,廿五岁,清光绪十八年壬辰,故先生书画刊刻中有“壬辰翰林”一方。

当时交通不便,须由荣县启程赴京会试,知县唐选皋素重先生英俊,厚赆路费,乃得成行,岁暮经重庆,有.“万家灯火气如虹,水势西回复折东。重镇天开巴子国,大城山压禹王宫。楼台市气笙歌外,朝春江声鼓角中。自古全川财富地,津亭红烛醉春风”之名诗。

先生选翰林院庶吉士后,留京与乡人刘光第及乔树柑以诗文相征逐,志节相低砺。虽股试出于光绪皇帝老师翁同和之门,以无所希冀,从未趋承求助。逾半载告假返川省亲,乘暇主攻诗文.任荣县风鸣书院山长。

一八九二年二十五岁。元旦乘船东下,历时三月始达北京参加会试,时年二十五,以第十七名成进士,殿试列二等,选输林院庶吉士。按清例,此仅取得入仕资格,尚须候选作官。先生出于贫家,无余资供作京中官场应酬,仅以同乡之谊,识得刘光第(字裴村,任刑部主事)、杨锐(字叔峤,任中书舍人)、乔树楠(字茂营,任刑部观政),尹仲锡(进士,同年),刘、乔二公在师友之间,互以文章志节相砒砺,先生从此主攻经史诗文,以学者自勉。由于长安居大不易,只得暂时回川。

此行作诗一百三十七首,取名《北游集》,载入一九五六年郭沫若在上海倡印的香宋诗前集》二册内。

一八九三年二十六岁。在京翰林院,旋应重庆知府王缜文之赊主持府考试,后以“长安居,大不易”只得哲归故里。回荣县向县衙投递公文,指斥吏役苛刻勒。并请求改良收粮审程,并接任荣县风鸣书院山长。

一八九四年二十七岁。约同年尹仲锡携学生周善培再赴北京,参加保和殿大考(是殿翰后第一次分官考试),先生名列一等,同月引见,授翰林院国史馆编修,虽疏远清职难以发挥作用,巳属在职京官。当时清廷积弱已久,又值中日甲午战争,朝野之士多不满于慈禧太后的一味主和,而倾向于推动光绪帝坚持主战,帝后两派分歧巳深。先生殿试后即请假回家探亲,继任荣县凤鸣书院山长。在书房门悬“请回俗士驾,笑读古人书”一联以明素志。

一八九五年二十八岁。春初即到重庆主持质考,事毕回荣县。

一八九六年二十九岁。生母因病逝世,在荣守丧。因此暂停北上,安居蜀中。

一八九七年三十岁.应川东道黎庶吕聘,出任重庆东川书院山长,先后两次主持重庆府考.迁任重庆东川书院山长。后来名流江庸、向楚诸人,即当时得意学子。

先生亲撰“合古今中外为师,曲观其通,两派春潮归渤海;任纲常伦纪之重,先立乎大,万峰晴雪照昆奇”篆书榜于大门,以述志。

一八九九年三十二岁。守母丧“眼满”,是年冬,偕向楚、刘銞[jūn]第三次列京供职,迄一九O一年,沪州沈采竺创办“经纬学堂”,先生应聘回川任监督,学生百余人中,即有川中闻人谢诗(字惠生)、曹笃(字叔实)、黄树中(字复生),陶恺及中国共产党元老吴玉章等人。

一九OO年三十三岁。应泸州知州沈秉坤创经纬学堂。八月底聘回川,任学堂监督(校长)。当时有青年吴玉章、谢持、曹笃、黄复生等均来就学,任职一年多。

一九0二年三十五岁。由泸州回荣县途中,因看木偶戏《活捉王魁》有感,逐加以改编为川戏《焚香记》,全场分为《暂别》、《听休》、《情探》及《宣判》几个折子戏,《情探》一折大负盛名。

一九O三年三十六岁。第四次赴京,担任国史馆协修、纂修等职。当时以先生一八九二年首次经三峡、天津进京时所作《北游集》分诗百三十七首,在京流传渐广,因而诗誉益著。

时年应泸州经纬学堂之聘任监督。

一九O四年三十七岁。正月,升国史馆篡修。

一九O五年三十八岁。因原作《北游集》诗,巳在京流传渐广,诗誉益著,梁启超即投贽称弟子,请教诗文,先生循循诱导,为之别改不少。

一九O六年三十九岁。其父晓楼病故,回荣守制三年,至一九O八年。

一九O九年四十二岁。清宣统元年,三月第五次进京供职,转任江西道监察御史。先生秉性公正,刚直不阿,数行弹幼大僚,尤以盛宣怀借债卖路案,置个人安危于不顾,肯为民请命,索为士林所推崇,誉“士林之鹤”。

一九一一年四十四岁。因四川铁路风潮.上章严劾四川总督赵尔丰邮传部尚书盛宣怀.及弹劲首席军机庆亲王奕励,民部尚书肃亲王善耆及湖南巡抚柏文定等满族权贵重臣。

辛亥革命四川保路运功中,被推为京官川南代表,专招奏转请严惩赵尔丰,以谢川人。

辛亥之春,知清廷万无幸存之理,乃出嵩洛。又应汤寿潜,程德全(四川云阳人,时任江苏巡抚)之约,游杭州、苏州,识得著名词家朱疆邸(名祖谋,字古徽),诗词唱和,欢聚月余.

袁世凯任总理大臣,欲网罗清廷旧臣,以达成个人野心,数遣人诱致“偕重”之意,先生恶袁所为,断然谢绝:旋与弟子周善培赴口避祸,至冬乃返重庆,广教门徒,讲学济世。

一九一二年四十五岁。袁世凯任大总统,为了拒绝袁的拉拢,携眷避居上海租界。为助熊克武、黄复生购讨袁军械,担保巨额贷款。后与周善培、王人文同游日本,与康有为,梁启超盘桓数月。是年冬,携眷回川抵渝。

寓友人李湛阳浮图关下之“礼园”(即今之鹅岭公园)为礼圆中之亭台池馆如红荷湖,涵秋馆等数十处题名赋诗。

一九一三年四十六岁。成都建立保路死事纪念碑,为纪念碑题书一面为“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以表对保路死难烈士英勇斗争之情,传之后世。

熊克武、杨庶堪在渝宣布独立讨哀,进攻成都,四川胡景伊报说。熊杨之乱,实赵主谋,衰曾指便加害赵熙,经久乃得解脱。

一九一四年四十七岁。自重庆回荣县定居,从此以逸民自处,闭门讲学,读书作诗,书画以自娱,不再出仕。并见先生仕途半生,终是两袖清风,廉洁自持。离意书。抵家有诗:

老屋无营四壁斜,

苍藤青土夹篱花。

此心誓死先人侧,

已是山僧未出家。

可见此时先生经过半生沉浮,已对仕途和统治者心灰意冷,生出隐居之念。

一九一五年四十八岁。隐居荣县双古镇大刀寨

一九一六年四十九岁。蔡锷任四川督军兼军长。被邀到成都,蔡欲授为财政厅长,力辞于秋不辞而行。临行前与门人友人作翠楼吟一阙。半夜复就舟次,赋诗二十九首。

双古镇大刀寨--赵熙题词

好友林思进等在成都图书馆刻成《香宋词》三卷传世。

一九一八年五十—岁。应四川省长杨庶堪之聘。主纂《四川通志》,因杨庶堪政局变动作罢。以后,与门人虞白史,曹方汉主持修志局,编修《荣县志》。

在成都会见朱德,并作诗相赠,诗中写到:

只有人心能救世,

西南半壁赖扶持。

读书巳过五千卷,

一剑能当百万师。

朱德常给赵熙寄去相片信件投贽,自称“门生朱德”,以表尊敬。

此年赵熙始作画自怡,或赠亲友,或存留家中,外人不易得手,故十分珍贵。

一九一九年至一九三七年十八年间,为怀念九峰书院之情,曾八次游蛾眉山和青城山,每次都留有楹联、诗词、碑刻.题书、题辞等.

一九二0年五十三岁。因观木偶戏“活捉王魁”,嫌焦桂英凶相毕滩,无稍温柔敦厚之致,遂作《情探》川剧一折,继作《誓别》后《听休》及《其到》三折,合为《焚香记》全场。词句优美,格调高稚,当时梨园名伶竞相排演,极川剧一时之盛。尤以《情探》一折,描尽女儿之失志钟情,婉转动人,询为戏剧中绝妙好词。所惜后三折与另写之《渔父辞剑》、《除三害》等剧本,皆已失传,寻觅无处。

《情探唱词》:更阑静,夜色哀,月明如水浸楼台,透出了凄风一派。梨花落,杏花开,梦绕长安十二街。夜间和露立窗台,到晓来辗转书斋外。纸儿、笔儿、墨儿、砚儿,件件般般都似郎君在,泪洒空斋,只落得望穿秋水不见一书来。

时人赞叹其文辞优美堪称“句句是诗”,唐振常说:“(此剧)融典雅与通俗于一体,难怪四川人人会唱,人人爱唱。”而赵熙一夜写《情探》,也成为川剧史上的佳话。

一九二一年五十四岁。应省长杨庶堪之聘主修“四川省通志”,但因时局不宁,未果其事。

于西街“方海处”裱被铺悬挂润格舍售,按纸幅大小及字数多少标价。当时川中军、政、学、商各界乞求者仍争先恐后以至,用是积资不少,先生晚年家财颇裕,借助于书写润笔,实惠颇多。

一九二二年五十五岁。义重桑梓,乃主任重修荣县志,率门人奥白史(清优贡),曹方汉(清秀才)襄办,历时八年成事。

一九二八年六十一岁。修县志定稿。

一九二九年六十二岁。县志刊刻成书,全志十五卷,认真作审订。

一九三0年六十三岁。联络县中文人黄觉、虞兆清等创办“文学台”自任舍长,主讲诗赋词章及书法。文学舍开设课程,经史、国文、书法、子书、英语、数学。他亲自命题,要求学生每动笔墨,超脱庸低务求文雅。学生一百二十分人,来自重庆、成都、乐山等地。

一九三一年六十四岁将近,因孔子庙故址洒扫会产业,创办文学舍,考录当地及邻区(包括成、渝、嘉、键、筑等地)中,青年力学者约百人,进修古典文学。以三年为“小成”。尽邀县中闻人充任讲师,如虞白史讲文史,黄觉讲文字学兼哲学(佛学),借桂邮讲词赋,刘著存讲子书,曹方汉讲论孟,龙兰三(当时邮局长)教英文,吴国安(荣中教员)教数学。先生自任诗课,亲自选集《唐歌行》作教本,从富嘉汉至李义山七言名篇,并附苏东坡歌行,共百五十三首,石印成册,传授诸生。凡此,对荣县旧文学风尚,诚裨益匪浅。

一九三二年六十五岁。县人在“万仞宫墙”前修图书馆一处,他撰写“书藏记”,并书碑文一通立石。

一九三四年六十七岁。携家属与门人陶元用、曾进游峨眉,秋去重庆:门人周孝怀约游上海,冬乘轮过三峡,住宜昌。

一九三五年六十八岁。病中思蜀,由宜返渝,住黄家垭,与门入薛纬甫邻居,秋回县。

一九三六年六十九岁。去乐山八尤寺登高,并应重庆门人友好之邀,预祝七十寿辰,

于九月十二日为门人陶元用陪同抵渝。住通远门慈香阁。师友唱和诸作汇为《慈香小集》。

一九三七年七十岁。春,由渝回荣县。

一九三八年七十一岁。为冯玉祥来荣募捐抗战,奋笔大书,义卖助国。所赠冯玉祥诗为:“立德立言不朽,寿人寿世无疆。”事后语人日.“此书,用心不用目矣。”

先生中、晚年主习诗危研究佛经,即便年老目疾,仍不倦学。

一九四六年七十九岁。欣喜于抗战胜利,曾应亲友之约去成都一游,因年老不胜酬谢,逾日便归。

一九四八年八十一岁,虽老病集身,初犹坚持读诗书,展字画不椒。久乃意兴索然,长日枯坐。秋中,病卒于荣县桂林街“香宋”故居。享年八十一岁。赵熙墓现位于荣县北郊牛角山上,苍松掩映其间,面朝双溪湖(也就是赵熙的老家宋家坝,现已被湖水淹没)。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2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