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元琮照片

刘元琮

刘元琮个人资料:刘元琮(1909—1951)字介缘,四川大邑人。陆军少将,行伍出身,川军将领,系刘文辉之侄。父亲刘文运是刘文辉的二哥,有八个儿子,被乡人称作“八虎”。六个儿子在刘文辉手下任职,其中刘元璋、刘元琮和刘元瑭三人还是刘文辉最为依赖的军事骨干,分别担任过川康边防军司令和军长师长。1951年,刘元琮因受到四川……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8 03:41:04

一、个人简介

刘元琮(1909—1951)字介缘,四川大邑人。陆军少将,行伍出身,川军将领,系刘文辉之侄。父亲刘文运是刘文辉的二哥,有八个儿子,被乡人称作“八虎”。六个儿子在刘文辉手下任职,其中刘元璋、刘元琮和刘元瑭三人还是刘文辉最为依赖的军事骨干,分别担任过川康边防军司令和军长师长。1951年,刘元琮因受到四川当地政府的错误清算和批判,对现实产生不理解而服毒自杀。随后,刘元琮成了恶霸地主、反动军阀,受到批判,他的妻子也被错误判刑。直到198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才给刘元琮平反昭雪,并承认他为主要起义将领。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刘元琮

别名:字介缘

国籍: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族:汉族

出生地:四川大邑

出生日期:1909年

逝世日期:1951年

职业:军人

毕业院校:第二十四军军官传习所

信仰:三民主义

三、人物简介

刘元琮(1909—1951)字介缘,四川大邑人。陆军少将,行伍出身,川军将领,系刘文辉之侄。父亲刘文运是刘文辉的二哥,有八个儿子,被乡人称作“八虎”。六个儿子在刘文辉手下任职,其中刘元璋、刘元琮和刘元瑭三人还是刘文辉最为依赖的军事骨干,分别担任过川康边防军司令和军长师长。

1951年,刘元琮因受到四川当地政府的错误清算和批判,对现实产生不理解而服毒自杀。随后,刘元琮成了恶霸地主、反动军阀,受到批判,他的妻子也被错误判刑。直到198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才给刘元琮平反昭雪,并承认他为主要起义将领。

四、主要经历

1925年入四川陆军第九师当兵。

1927年初入第二十四军军官传习所学习,同年毕业后历任雷马屏峨屯殖司令部中下级军官。

1931年升任宁马雷峨垦殖司令部第三十二团团长。

1933年底升任第二十四军第一师第二旅旅长。

1935年改任第一三八师第六旅旅长。

1937年升任第一三七师副师长兼第四0九旅旅长.

1937年11月13日叙任陆军少将。

1946年升任整编第一三七旅旅长。

1947年升任整编第二十四师副师长兼第一三七旅旅长.

1948年改任第二十四军副军长兼第一三七师师长.

1949年底在四川雅安率部起义,后任解放军第62军186师师长

1950年初当选西南军政委员会川西人民行政公署委员,同年调任解放军第一八六师师长.

1951年因减租退押运动中受批判在成都自杀身亡.

1985年予以平反,恢复起义将领身份。

备注:中将为职阶军衔:实为少将:1937年授少将。

五、主要事件

24军137师师长刘元琮为达到“血洗荥经”的目的,首先撒去了荥经的书生县长伍作儒,物色西康县训的“探花郎”徐思执由雅安县长调荥经任县长,配合行动。1946年3月13日刘元琮在雅安调410团朱食呼,411团毛国懋从洪雅、名山急行军到观化调409团黄以仁集中兵力,从始阳渡河,向前推进。当晚410团在观化地区,遭到阻击,朱世正等亲赴飞龙关、麂子岗前沿阵地时,在观化的元包顶、三倒拐等地与朱食呼团发生激战。朱食呼收缩兵力,困守观化。409团黄以仁部在天荥交界之曹家沟、瓦子坪地带遭到天全武装李元享,范春品、刘云、李秉富等部阻击后退秧田坝设防。战祸已由荥经扩大到天全,故又有人称“天荥事件”。

同年8月13日夜间,朱世正感到情况紧急,立即召集天、荥、雅主要人员商量对策。会上朱分析指出不能与正规军打阵地战和持久战,立即撤离飞龙关、麂子岗、瓦子坪的防线,放他们进来,利用有利地形打他,组织强有力部队袭击雅安城,使刘元琮疲于奔命。这些决定被无战术头脑的地方武装头目反对。他们不愿放弃既有的天然防线。结果被4lO团集中优势兵力突破飞龙关、麂子岗两个据点,义勇军溃败后撒;朱世正组织的五百多人的突击队,由李继文、刘云率领挺进紫石里所属之王家沟、马家沟时,受“神机军师”黄覆宇的计议,认为凶多吉少,不愿前进,回撤槐子坝、板桥溪、罗家坝。

刘元琮师长率410团攻占荥经城后,准备发起更大规模进攻。这一个多月中军民双方驻扎荥河两岸和兰家山地带相恃。

1946年4月20日刘元琮集中兵力,在强大炮火掩护下,突破人民义勇军梓潼宫河防,攻占兰家山,21日拂晓刘元琮命令郝延庄营向牯牛山、孙家坪地带强攻;22日黄振营在抽筋坡与人民义勇军激战一天一夜;23日人民义勇军控制的两层岩失守,刘元琮两个团攻击到宝峰乡山脚下,双方在恒家沟、星佛庵、上穿洞、杜家营激烈的争夺战。人民义勇军石文林、任国华两队死守,损失最大,本人身亡,双方三百多具尸体后来均掩埋废铜矿洞内。当天宝子山(古铜山)被占。这时朱世正强行改变战术,组成若干分队,采用夜间战、袭击战、截断交通的办法。命令北区的王华勋、柴国嘉率队三、四百人,直攻荥经城,在豆子山,打鼓溪一线强攻,组织一个大队出飞龙关截断荥雅交通,袭击紫石里,击溃24军工兵营,攻占枫木桠高地凤凰山,组织一个大队袭击麻柳场驻军,战领麂子岗,在白马关截获刘元琮特务连运送的机、步枪、弹一百余箱,刘元琮得悉,由天风乡收兵回荥经城固守。同时芦山程志武率四大金刚苟芳帆、周文郁、苏显文、黄开庆等人枪四、五百出陇西河,以胥汝纯、赵国祥为前锋向雅安之七盘、多营两乡挺进,刘元琮率毛国懋、陈明阳两团星夜回救雅安,留410团朱食呼部在荥经设防。

从1946年的4月20日到4月26日的7天中刘元琮在荥经前聚坝和后聚坝完成了张禄宾没有完成的“烧杀任务”:计有山脚下、陶家垣、滥坝子、四坪上、杜家营、李家湾湾、烧房头、孙家垣、段家垣、黄家垣、沙包上、余家湾、四合头,胡家垣、胡家山、秦底下,泉水湾、何家湾、朱家院等地一千多户房子,打的打烂、烧的烧光。猪、牛、鸡、鸭宰杀一千二净,不少无辜农民如朱世寿、石秉恭、老婆子(绰号)等30余人惨遭抢杀。时人有俚句云:“师长雄兵出雅安,大军血战飞龙关,沿途烧杀又劫掠,鸡犬无声火冲天!。”

1946年5、6月间刘元琮师长率人马在天全、荥经相联的天宝、新添、复顺、荥河、兴业,新场、前阳七乡清剿扫荡,“人民义勇军”与之转战于深沟峡谷、崇山峻岭间。刘师长猛扑的结果是损兵折将,束手无策。有儿歌云:“前面打,后面垮,四面八方遭挨打”。在此焦头烂额的时刻,他突然想起第一次杨致中司令带兵进剿、第二次张禄宾被围,都有袍哥组织“禄宾合”总社长一路。是不是总社长陈仲光与“烟匪”有密切关系,才遭此下场。于是干掉陈仲光的念头由然而生。有意把“荥经事件”幕后支持者,强加在陈仲光头上。于是“抓捕杨国治”杀鸡给猴子看。杨国治是“荥宾合”副总社长之一,又是24军副官处交际主任,一贯忠于刘文辉先生。1946年5、6月间,突被“琮特”抓捕,带上沉重的足镣手铐,游街示众,在荥经关押了半年多,确实当了“人民义勇军”的替罪羊。”另外刘元琮特邀“禄宾合”的重要人物到他家里宣布:“天、荥、芦、宝四县“烟匪”猖獗,谣言四起,肯定有人在幕后支使,已命人抓了杨国治,若再与烟匪私通者,定以军法从事。望大家与主席分忧……”等语。在座者明知大祸临头,无言以对,不知所措!副总社长俸薪樵突然说:“我愿与师长同到荥经,效我犬马之劳,为主席分忧。”这是他看见大家处于十分尴尬情况下,采取大胆的以进为退的办法。他随军行至观化突然溜之大吉,翻山至沙坪潜逃成都。另一副总社长沈季和闻杨国治被抓、俸薪樵潜逃成都,将祸及己身,遂化装成老太婆去成都躲避。刘元琮闻俸、沈二人不知去向,气得暴跳如雷,为了发泄私愤,命令战场上的死人一律往陈仲光家中抬,掩埋在陈家花园内,又立电雅安严密监视陈的行动。

陈仲光见手足被宰,苍坪山之“半随尘居”也有人监视,“琮特”武装布满了全雅安城各要道,遂从雅安西门翻墙下河,坐上小渔船顺羌江而下,在姚桥上岸,乘早已备好的小汽车向成都隐去。刘元琮更认为是纵虎归山,后果难测!于是打倒“陈仲光”的标语、漫画、传单贴满雅安的大街小巷。老实说陈仲光、杨国治、俸薪樵、沈季和为刘文辉先生效劳一生,却遭此不白之冤,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刘元琮又贴出布告重金悬偿掘拿朱世正、程志武、李元亨、陈步胜、朱子江首级,一个人头重偿一亿元,在军事行动上命令409团黄以仁纠集黄元钊、刘香翘、程石量、杨光照、段启武、侯明清、杨朝义及高镒明、高仁先、高荣光、夏洪勋、李银、李秉荣等恶势力,从前阳乡之张、严二沟向南推进。遭到“西康人民义勇军”之李元亭、范春品、李继文、刘云、车秉富等数百人于炒米寨、瓦子坪、杨柳坪地带的有力阻击,黄以仁另一个连在大包上被包围歼灭。战斗中李元亨之三弟李元贞被打死。鲁莽的李元亨在怨愤中将三十多名俘虏全部枪杀。驻荥经的410团朱食呼率部从荥经之荥河出发、企图越过垭子口,高黄营,在铜厂、滥池两沟与409团黄以仁会师,其先遣营谢海帆在垭子口峡谷处遭到李继文、刘云等武装伏击,损失过半,谢海帆命令后撤;410团黄振营爬上高黄营山梁望羊子岩、天宝洞十余里羊肠小道和原始森林,更听说谢海帆营遭到伏击,怕蹈其覆辙不敢前进。刘元琮想从天荥同时出兵,打夹击战的阴谋未得逞。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2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