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故事
事迹
记录

李弥一生坎坷多变,唯一不变的是,他坚贞彪悍的军人本色

发布时间:2021-04-27 10:11:21

李弥出生于盈江太平,以前那里属于腾冲县。虽是农家子弟,不过他家境颇为殷实,荒凉边疆,人多地少。他家大概有几百亩水田,父母还做着珠宝生意。

李弥一生坎坷多变,唯一不变的是,他坚贞彪悍的军人本色

小学毕业,李弥回腾冲城就读,在举人王承漠的私塾念书,李弥天资聪颖,又勤奋好学,家中决定继续送他到昆明深造,于是少年人跟着家仆,用马帮托着银元,跋山涉水直入省城。

(太平镇) 李弥中学毕业,进滇军第七师当了勤务兵。生逢乱世,从军本是正途。第七师师长李根云也是腾冲人(李根源之堂弟)见这个小老乡,手脚勤快,文化水平也高,对他格外关照。

还将他介绍给韶关督办顾问袁恩錫,袁后来推荐李弥进入黄埔军校。所谓打铁靠本身,终有出门遇贵人。 李弥是黄埔四期,四期名将如云,胡链,林彪都在一个班。

南昌起义时,李弥在第三军当排长,朱德很看好这个人,苦口婆心,对他做了大量工作,想约李弥一起干大事。李弥不从,悄悄逃跑,后进入川军51师参与剿共,归陈诚指挥。

(李弥与余程万)陈诚想吞并这支杂牌军,一次,派重兵围困51师,要他们缴械。大部分人当场缴械,李弥得了疟疾,正在“打摆子”,听到这个消息,从床上跳起来,集合自己部队。问大家:“我们是国家的军队,又没犯罪,为什么要缴我们的械?你们愿不愿意缴械?”士兵回答:“宁死不缴械”。

李弥说,好,要死也死在一起,有种的跟我一起冲!”他带着少数人,硬是冲出了陈诚的包围圈。后来见到蒋介石,蒋介石斥责李弥不服从长官命令,说陈军长现在要求枪毙你。李弥缓缓抬起头道:“校长只教过学生如何打仗,未曾教过学生如何缴械。。。

蒋介石一听,心想:“我操,这小子有血性啊”不用枪毙了,立马提拔为团长。(松山战场)1940年,李弥调任第八军荣一师师长,次年4月,他率部增援宜昌。宜昌是川东门户,背后就是首都重庆。此战日军志在必得,重火力猛打猛攻。李弥利用有利地形,避其锋芒,巧妙出击,在天皇寺一线多次击退日军猛攻。

他更以山炮直接瞄准机场,击中油库,烧毁敌机二十一架。打得敌人心花怒放。干净利落,堪比八路军夜袭阳明堡。 1944年滇西反攻,第八军奉命攻击龙陵松山,士兵伤亡惨重,两个月未有一丝进展。

9月1日,蒋介石下死命令,九一八国耻日前务必拿下松山,否则军长副军长,军法从事。李弥打红了眼,直接抓起一顶钢盔,亲自带着敢死队向主峰阵地冲锋。士兵回忆:看见李长官被人扶下来,眼是血丝,衣服是碎片,一双赤脚,几处负伤,人都变形了。。。

松山战役结束,李弥坐在一块石头上,参谋上前报告胜利,他没动,依然僵直着身子,突然眼泪一下子就滚了出来。松山战役后来成为军事史上的经典战役。 1947年5月,第八军改为整编第八师,李弥六个团在临朐被解放军团团包围,陈毅三次致信李弥,要他弃暗投明,李弥拒不回应,组织突围。南麻战役第八师伤亡五千余人,也重创陈毅,李弥获蒋介石接见,嘉奖青天白日勋章,正式成为国军高级将领,李弥说,妈的,总算是可以通天了,依然一副乡下小子的坦率心怀。

然而国府大运将终,按黄仁宇的说法,共产党具备一种整合全社会资源的能力,国民政府却只依靠军事技术来解决问题。所以即便内战初期,共军被杀得丢盔弃甲,兵败如山,不过一旦喘过气来,马上又能卷土重来,且一次比一次威力更大。历史的进程,本来就有自身神秘的规律,大厦将倾,一木难支。

徐蚌会战,李弥十三兵团,被解放军一锅端,李弥声泪俱下,一直念叨着“我不能死,我不能死”。令人想起楚汉相争,落魄英雄季布,因自负才华和使命,所以能忍辱偷生,百折不挠。李弥在打仗时会有千百种方案在脑中演习,且一旦失败后,必定保障退路。

所以当黄百韬,邱清泉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将都纷纷灰飞烟灭,李弥还能在解放区搞千里大逃亡,这是个人修养,也是个人天分。最后他再组十三兵团,继续卷土重来。 (淮海战役 兵败如山)国军中和李弥一样顽固的,有个黄维,受伤被俘,醒来就要一头撞死,在改造所又拒不认罪,是最后一名被释放的战犯。

他出狱后见到以前部下的家人,听说人家文革受了迫害,当即鞠躬道歉说,对不起,我们没有打好仗,让你们受苦了!撇开党派之争不谈,这确实表现了军人风骨。 1950年云南卢汉起义,解放军挺进西南。李弥坐飞机赶往蒙自,企图拯救他的第八兵团,在天空中看到自己的手下如潮水般溃退,一场触目惊心的失败。

飞机绝望的盘旋了一阵,最终向台湾飞去。 (金三角孤军的战场)战前李弥常鼓励士兵,“共军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我们退到野山,用游击战与他们周旋到底。”一言成戳,第八兵团残部,由李国辉率领退入东南亚丛林,成为孤军,与缅军鏖战数月,抢得一席之地,终于立足野人山。

刘德华演过一部电影,叫《异域》就讲这个故事。李弥奉命来缅泰边境指挥这支部队。孤军一次又一次击败武力强大的缅印联军,还数次攻入云南边境,解放军两次出兵东南亚,亦未能有效消灭他们。

曾有澳大利亚女记者采访李弥说:“李将军战绩显赫,现在大家都叫你云南王,请问你以后的打算!”李弥淡然一笑,“云南王我不敢当,不过缅甸王么,只要想当,我随时都可以当!”满腔男儿豪气。此言一出,震动国际。蒋介石心胸狭隘,最恨部下拉山头自立,加上国际调停,当即命令李弥撤回台湾,旋被蒋贬入冷板凳。

93师部分将士不愿回台湾,留守金三角,以鸦片为生,即后来的美斯乐。 从农家子弟到天子门生,从抗战英雄到穷途末路,李弥一生坎坷多变,唯一不变的是,他坚贞彪悍的军人本色。

六十年代李弥隐居台北大坪林,回望腾越故土,细数生平成败,叹了一声,“天要下雨,娘要出嫁,这是大势所趋啊!”。不知是不是想表达凡夫和伟人都只是这大势中的一缕水沫烟花。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1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