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象斗照片

余象斗

余象斗个人资料:余象斗(16世纪中叶-1637年后),字仰止(一说名文台,字象斗),号三台山人,又名余世腾、余君召、余文台、余象乌等,福建建阳书林(今南平市建阳区书坊乡)人。明代著名的书坊主、雕版印刷出版家、通俗小说家、评点家。“建本”或“闽本”刻书的代表人物之一。余象斗身兼书坊主和编书者的角色。他主持刻书长达数十……
资料更新时间:2020-07-10 01:44:12

一、个人简介

余象斗(16世纪中叶-1637年后),字仰止(一说名文台,字象斗),号三台山人,又名余世腾、余君召、余文台、余象乌等,福建建阳书林(今南平市建阳区书坊乡)人。明代著名的书坊主、雕版印刷出版家、通俗小说家、评点家。“建本”或“闽本”刻书的代表人物之一。余象斗身兼书坊主和编书者的角色。他主持刻书长达数十年,促进了中国古代出版业的发展,并且为后世留下了大量珍贵的书籍印刷品资料;而他在小说创作、编辑和评点方面的贡献,也对中国通俗文学尤其是章回小说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余象斗编写的著名小说包括《南游记》《北游记》等。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余象斗

别名:余仰止,余世腾等

国籍:中国

出生地:福建建阳

出生日期:约1548-1561年之间

逝世日期:1637年之后

职业:书商,小说家

主要成就:刊刻大量书籍,明代出版业大家 评点、修改、创作章回小说

代表作品:《皇明诸司公案传》《南游记》《北游记》

三、人物生平

余象斗的生平经历,几乎不见于任何明清史料、传记,只能通过一些流传至今的建阳刻本及其他文献上的只言片语,作一个大致的推测和梳理。

约公元1548年前后(一说1560年前后),余象斗出生在雕版印刷业极为发达的福建建阳,成为从北宋就开始刻书事业的建阳书林余氏(又称建阳余氏、建安余氏)的一名新成员。根据清末编修的《书林余氏重修宗谱》记载,余象斗是建阳余氏第三十四世。他的父亲名为余孟和,号双峰。母亲姓刘。

余象斗的祖父名为余继安(1492-1562),曾于16世纪上半叶在家乡当地购置大量田地,积累家资,又为方便给子孙讲学和印书藏版建“清修寺”一所,为家族在明朝前期一度相对衰落的刻书业复兴打下了基础。

余孟和与余象斗两代人,就在这样的书香氛围下成长。

根据余象斗的自述,他年少时学习儒家经典,致力于考取功名,曾为邵武县儒学诸生。同时,他也自幼对堪舆之学很感兴趣。

最迟在万历十三年(1585年)底,余象斗成亲,次年(1586年),长子余应甲出生。

在正式从事刻书业前,余象斗受家族影响,已经有过数次参与刻书的经历,如在万历十六年(1588年),他以“三台馆”的堂号刊刻了《万天官四世孙家传平学洞微宝镜》一书。同年他还以余世腾的化名与他人共同刊刻了熊大木的小说《全汉志传》。这是现存余象斗所刻书目中最早的两种。

“三台馆”一名,也被余象斗一直沿用,作为他书坊的堂号之一,他也因此常自称“三台馆主人”或“三台山人”。这一名号还传给了余氏后人,一直到清初都有被使用。另外他也使用“双峰堂”的名号,应取自他父亲的号“双峰”。

万历十九年(1591年),余象斗正式放弃学业,全副身心从事刻书事业,大量聘请官僚、缙绅、文人学者等参与撰稿、编辑。根据现存资料可知,仅在万历十九年一年,余象斗就刊刻了十几种科举应试类书籍,同时还有一些小说一类的“杂书”。

余象斗也积极与其他地区的刻书业界建立联系,1591年时,他已经开始对一些金陵(南京)版书籍进行重刻了。

万历二十年(1592年),余象斗刊刻了《新刻按鉴全像批评三国志传》(即《三国志传》),本书是名著《三国演义》的一个重要版本。

万历二十二年到万历二十三年(1594年),余象斗刊刻的书籍包括《锓两状元编次皇明要考》和《水浒志传评林》。后者是现存最早的、完整的简本《水浒传》版本,也是最早的一种评点本《水浒传》,甚至是所有《水浒传》现存较完整版本中,最早的一种。具有非常重要的研究价值。

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余象斗编撰并刊刻了公案小说《皇明诸司廉明奇判公案》(简称《廉明公案》)(后又有续集《皇明诸司公案》)。这是已知余象斗亲自撰写小说的最早记录。

约万历三十年(1602年)前后,余象斗编撰并刊刻了以民间神话故事为题材加以改编的神魔小说《北方真武祖师玄天上帝出身志传》(即《北游记》)和《五显灵官大帝华光天王传》(即《南游记》)。

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余象斗与堂兄弟余彰德合作刊刻了《古今韵会举要小补》,又刊刻了族叔翁余邵鱼的《列国志传》。后余象斗为《列国志传》写的前传《列国前编十二朝传》是已知中国最早的一部小说前传。

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余象斗将《南游记》《北游记》以及吴元泰的《东游记》、署名杨致和的《西游记》合刊为《四游记》。但也有观点认为这种合刻本实际上是清朝才出现。

崇祯四年(1631年),余象斗游历广东,并于1628-1635年间编纂完成堪舆学巨著《刻仰止子参定正传地理统一全书》(此书不由余象斗本人刊刻)。

崇祯十年(1637年),余象斗刻《五刻理气详辩纂要三台便览通书正宗》一书,这是已知他最晚的一次刻书活动。

晚年的余象斗在建阳、邵武当地德高望重,多次受到官府旌奖,曾被赐予“儒官章服”。

余象斗的逝世年份不见记载,但根据上述资料可以推断他去世于1637年之后,享寿约有八、九十岁。他的刻书和古典小说编撰生涯跨越了半个世纪。

四、主要作品

除了作为职业的刻书者、出版家,余象斗主要为后人所认识的身份,是通俗小说作家、编辑者和批评家。他在刊刻文学作品的时候,往往身兼上述几种身份,因此作品的著作权归属其实较为模糊(此亦早期小说常见情况)。以下按照一般公认说法,整理出余象斗名下最主要的文学作品。

余象斗以作者身份署名的小说现存五部:

这五部小说,涉及了中国古典小说中公案小说、神魔小说和历史演义三个大类。

此外,余象斗又编有小说集《万锦情林》等。

余象斗重要的小说评点,主要收录于以下刻本之中,而根据研究,实际上他也对这些小说进行了一些修改、编订:

余象斗还编撰有多种类书、杂著等,包括《刻仰止子参定正传地理统一全书》(简称《地理统一全书》)。

五、创作特点

余象斗是中国古典章回小说发展史上早、中期的人物,当时的社会背景下,虽然小说已经广受各阶层人士的欢迎,但小说家的地位并未提到很高,包括余象斗自己都认为小说之类的杂书不能跟科举应试书目相提并论,因此他对编写小说的态度并不十分严肃是很自然的事。

明代建阳书坊主自行编写小说,在余象斗之前就已有之,如熊大木。此种小说创作,主要目的在于牟利,因此对艺术质量的考虑,并不放在重要位置。余象斗名下的小说作品,往往文学质量不高,编纂草率,文字拙劣。

余象斗作品水平低的原因,一方面是以牟利为目的的创作必然导致求快、跟风等不利于创作的心态和举动,另一方面这些作品主要的受众都是文化水平不高的读者,刻书人自然觉得也没有必要过于精心提高文学水平,而宁愿从插图、形式创新的方面吸引顾客。此外余象斗本人仅是个落第书生,只因家族原因常年与书打交道,他本身首先是个商人,而文字天赋可能并不算高。

这样的情况下,余象斗的文学创作虽然难免粗陋,但敏锐的商业嗅觉却使他的作品常常能散发出一般小说家身上不易出现的创新气息。例如为旧有书目创作“前传”形式的“续书”,广泛收集民间故事素材整理成书,以及创设“评林”小说评点模式,都是突出的例子。

六、人物影响

作为一个兼具书坊主、小说编撰者、文学评论家等多重身份的文化人物,余象斗对中国文学艺术的发展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首先,作为刊刻通俗小说数量极大的出版家,余象斗为包括《水浒传》《三国演义》等名作的通俗章回小说的传播发行提供了重要的平台,这些本子尽管有删改粗糙等缺陷,但由于余象斗的商业运作,使得它们可以以较快的速度普及到更大的读者群中,是这些小说的版本发展史上不可或缺的一环。而以余象斗刻本为代表的“建本”书籍流传至今的不少,它们都成为了研究古代小说乃至文学文化历史的重要资料。

第二,余象斗为商业利益而创造或发扬的一些营销手段,某种程度上推动了通俗文学、艺术的发展。如他对各家小说、各类题材的广泛涉猎,对民间故事的广泛收集,都为后世文学创作积累了素材,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又如:他是最早进行章回小说文学批评的人之一,还创设了“评林”这一评点模式,小说评点在明清时代的发展,不无受到余象斗的启发。而余氏刻本中丰富的插图,也是中国古代重要的版画作品。

第三,作为一名扎根于民间市井的刻书家,余象斗在刊刻、编辑、创作和评点小说的过程中都深刻体现着市民阶层的价值取向,余氏书籍的传播,促进了平民意识、人本精神的觉醒。

七、人物评价

较早对余象斗进行系统研究的学者肖东发对余象斗的事业如此评价:“统观余象斗的一生,如果他在万历辛卯年考取了功名,走上仕途,很可能只是成为碌碌无为的一般官吏,然而他终于选择了编辑小说和刻书为终身事业。在这两点上,他都获得了成功,给后人留下了可观的成果,他的成就具有创造和开拓性的价值,是值得称道的。”

著名《水浒传》研究专家马幼垣对余象斗十分感兴趣,长期收集他的资料,但评价余象斗编撰小说的某些行为时,马幼垣又将他称为“放胆明抢的文抄公”。

著名作家马伯庸则如此评价余象斗的行事风格:“紧随市场风潮,运用营销手段刺激销量。无关产品质量,无关人品节操——这是一个标准的市场营销天才。”

八、人物轶事

余象斗刻书时所用的别名很多,如余仰止、余世腾、余君召、余元素、余象乌等,孙楷第等学者经过研究判断这些都是余象斗一人的化名,但也有数个名字到底指的是余象斗本人还是余氏家族其他成员至今争议较大。现代一般认为“仰止”是余象斗的字,“三台山人”是他的号,双峰堂、三台馆都是他的书坊名,其中“双峰堂”可能继承自他的父亲余孟和。

余象斗所刻图书,插图丰富,而他为了宣传、广告的目的,也常常把自己的画像刻到书中,名为“三台山人余仰止影图”之类。这些画像有多幅都随着书籍保存至今,成为研究晚明生活、版画艺术和余象斗个人的重要资料。古文献学家王重民曾如此描述和评价一张这种余象斗画像:

图绘仰止高坐三台馆中,文婢捧砚,婉童烹茶,凭几论文,榜云:‘一轮红日展依际,万里青云指顾间’,固一世之雄也。四百年来,余氏短书遍天下,家传而户诵,诚一草莽英雄。今观此图,仰止固以王者自居矣。

与其他建阳书商一样,余象斗具有很强的版权意识,他在《东游记》中写有一段著名的声讨盗版的文字:

不佞斗自刊《华光》等传,皆出予心胸之编集,其劳鞅掌矣!其费弘巨矣!乃多为射利者刊,甚诸传照本堂样式,践人辙迹而逐人尘后也。今本坊亦有自立者,固多,而亦有逐利之无耻,与异方之浪棍,迁徙之逃奴,专欲翻人已成之刻者。袭人唾余,得无垂首而汗颜,无耻之甚乎!

然而,余象斗本人在盗版方面就有劣迹,而且“不仅翻印他人已成之刻.甚至攘别人之作为己之作”。待人与待己采用双重标准。

鸫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

Copyright © 2016-2020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