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真一照片

胡真一

胡真一个人资料:胡真一,女,沈阳人,1920年2月出生于辽宁省丹东凤城市,1937年年仅17岁参加东北抗日联军。1941年,在苏联学习期间与朝鲜革命领袖金日成结下深厚友谊。1980年任四川省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08年9月13日去世。……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4 20:18:29

一、个人简介

胡真一,女,沈阳人,1920年2月出生于辽宁省丹东凤城市,1937年年仅17岁参加东北抗日联军。1941年,在苏联学习期间与朝鲜革命领袖金日成结下深厚友谊。1980年任四川省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08年9月13日去世。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胡真一

国籍:中国

出生地:沈阳人

出生日期:1920年2月

逝世日期:2008年9月13日

三、人物生平

胡真一同志生于1920年3月,辽宁凤凰县人,1937年4月参加革命,1938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0年3月任四川省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83年2月经四川省委批准离职休养,2007年10月经中组部批准,享受重庆市副市长级医疗待遇。胡真一1920年2月出生于辽宁省丹东凤城市,1937年参加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先后在教导团、妇女团、机械团工作,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多次参加与日本关东军的正面战斗。1938年5月,与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军长柴世荣结为伉俪。1941年,为保存力量,党中央决定将东北抗日联军一万余人撤

入苏联境内,改编为苏联红军第88特别旅。在苏期间,胡真一与朝鲜革命领袖金日成结下深厚友谊。1945年2月回国后到牡丹江军区任指导员,1948年初调到哈尔滨军事委员会做政治工作,1949年初调到沈阳市政府负责工业方面的工作,同年8月随刘邓大军解放大西南。1952年任重庆市渝中区副区长,1980年调任重庆市人大副主任,1993年离休。她曾亲眼目睹鬼子兵的疯狂与残暴,年仅17岁便毅然告别家人参加东北抗日联军;她曾无数次面对日本关东军的疯狂进攻,勇敢地端起枪狠狠回击;也就是在那段岁月里,她第一次知道了草根和树皮的味道;她也曾有过一次美好的邂逅,从而成就了她和抗日英雄柴世荣的姻缘;她还与金日成结下了半个多世纪的友谊。金日成称她为“老战友”,并亲手为她戴上特意定制的戒指;金正日为她铸玉座铜胸像,每年春节给她寄来贺卡;2005年6月18日,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格雷兹洛夫来到中国,亲自向她授予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勋章。胡真一因病治疗无效于2008年9月13日10时40分逝世,享年88岁。

四、人物轶事

剃光头发逃过魔爪

1920年2月,胡真一出生在l辽宁省丹东凤凰城一农户家中。16岁那年,丹东沦陷。胡老提起日本兵占领自己家乡时的情景,顿时激动起来:“他们满大街找姑娘,只要抓到了就往军队驻地里拉,常常是将这些姑娘们轮奸后再杀死,有时连尸体都找不到!”胡老说,只有少数姑娘能活着出来,但大多数也自杀死了。“我的表妹被鬼子强奸后,自己喝卤水自杀了。”胡老说,表妹的事情发生后,她和妹妹特别害怕,就把头发剃光了女扮男装。“这样不男不女走在街上,居然成功地没被鬼子兵认出是‘花姑娘’!”胡老笑出了声。胡老的“光头”还闹出过笑话。那是刚刚参加东北抗日联军,胡老随部队来到一农庄,正巧赶上一户人家结婚。“那时到农户家兴上炕,可我个子小,只好扶了新娘一把才上去。就是这样一个举动,人家把我告到了军长那里。”胡老的眼中有了隐隐的笑意:“他们说我调戏妇女!”胡老说,直到军长派下来的同志向农户解释“光头”其实是个女的后,误会才解释清楚。

17岁参加抗日联军

丹东沦陷后,日本关东军开始大量修建碉堡、壕沟、秘密点以及毒气设施等。“当时鬼子到处抓壮丁,不少青壮年都被抓走了,我二哥也被鬼子兵抓去了。”胡老回忆说,当时村子里就只剩下了老人、妇女和孩子,“二哥被抓走后不久,二嫂就死了,唯一的儿子也送了人。再后来就听逃出来的老乡说,堡垒修完后,二哥和一起修堡垒的几十名同胞都被鬼子活埋杀害了。”胡老说,解放后,她曾多次回到家乡寻找二哥的儿子,但至今没有找到,这成了老人的一个心结。1937年,怀着对鬼子的仇恨,年仅17岁的胡真一参加了东北抗日联军,“日本鬼子害得我们家破人亡。”胡老很激动,“当时最想的就是将鬼子赶出中国!”“那时条件很艰苦,天天都在山里打游击,经常靠吃野菜为生,有时接连几天吃不到东西”,胡老说,她生平第一次知道了草根和树皮的味道。

18岁嫁给抗日英雄

1937年12月,胡真一调入大兴安岭的游击根据地被服厂工作。在这里,她与东北战场上赫赫有名的抗日英雄柴世荣相遇,并喜结连理。那时,40多岁的柴世荣是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军长。日本人悬赏6万大洋拿他和金日成的人头,金日成剃了一个光头,而柴世荣则留了一脸胡须,以避人耳目。1938年初,柴世荣到后方检查,来到胡真一所在的被服厂。在机器班,看着胡真一忙来忙去,他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个大胆泼辣的女兵。“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直到有一天组织上来跟我说,”胡老的回忆中充满了柔情,“我当时就回绝了,一是他年龄大,二是官位高,我觉得自己攀不上。”胡老说,柴世荣经常在脖子上围一个狐狸围脖,加上满脸的胡子,给她的感觉并不好。见胡真一不同意,柴世荣竟然说:“你是不是不愿意我留胡子嘛,我就把胡子剃了。”胡老说,柴世荣的这句话一下子打动了她,婚事就此答应下来。1938年5月,经过组织的批准,胡真一和柴世荣结婚了。胡老说,别看柴世荣人高马大,其实人很温柔,“一次,他把我形容成小鸟,说关起来怕伤害了我,可拿在手里又怕伤到。”胡老说,尽管她和柴世荣只生活了不到6年的时间,但她没有忘记他高高大大的样子,以及生活中他点点滴滴的温柔。

我把鬼子打进河里

1938年初,胡真一重新回到了前方战场,多次和鬼子兵正面交锋。“那时,我随身带着两把枪,一把长枪端在手里,一把短枪别在腰间。”说到这里,胡老颇为得意,“长枪是上战场时用来打敌人的,而短枪是用来防备不测的。”1939年初,由于叛徒告密,鬼子兵对大兴安岭里的东北抗日联军被服厂进行了扫荡,胡老的入党介绍人金枝及其丈夫被残忍地杀害了。“听到消息赶到时,被服厂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金枝和她的丈夫被鬼子绑在一起吊在树上,活活用刺刀刺死!”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60年,但每次提起,老人都会心痛不已。

“我们决定要痛击鬼子兵!”胡老说,这是她们打得最精彩的一次战役。“几天后,我们终于等到机会。当时我们埋伏在西面的芦苇荡里,鬼子兵在东面登上了10艘木船准备过河。等到他们的船行驶到河中心时,指挥员大喊一声:‘打!’随后就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胡老激动地挥舞起右臂,仿佛回到当年的战场上。

“10艘船被炸得面目全非,船上的鬼子兵也被炸傻了,有的直接沉到了水里,再也没有上来,有的迷迷糊糊地游到了西面岸边,人还没有上岸就被我们密集的子弹杀死了。”“有一个鬼子从河里游到岸边,我用步枪瞄准他开了一枪,鬼子挣扎了几下又掉进了河里。”讲到这个细节,胡老禁不住夸起自己的枪法来:“我的枪法很好,直到解放后,重庆市组织这些老同志打靶比赛,我还拿了个优秀奖。”胡老说,这场战斗之后,她手举长枪,仰望天空高喊“金枝,我为你报仇了!”声音萦绕了很久都没有散去。1941年,东北抗日联军的主力一万余人撤到苏联境内,编为苏联红军第88特别旅。“当时我们部队驻扎在哈巴罗夫斯克,金日成家和我们家住在一栋木屋里,中间用木板隔开。”胡老回忆说,“金日成一家给了我许多照顾和安慰。”1945年,随苏军回国收复东北的前夕,胡真一和金日成一家分手了,这一分手就是半个多世纪,直到1994年他们才再次见面。

五、个人友谊

和金日成曾并肩战斗

1939年以后,日寇对东北抗日联军采取了更加疯狂残酷的封锁,抗日联军处境更为艰难。1941年,经党中央与苏联协商,东北抗日联军的主力一万余人撤到了苏联境内,编为苏联红军88特别旅,并发给苏军装备军服。1945年,就在随苏军回国收复东北的前夕,胡真一和金日成一家分手了。依依惜别之际,金日成赠送给胡真一一个金戒指、半小瓶金子作为纪念,尔后各自踏上归国的征途。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为了援助朝鲜人民抗击美帝国主义,胡老毅然卖掉了金戒指和半瓶金子,将所得款项全部捐献给了朝鲜人民。

抗战胜利以后,胡老所在的88旅随苏联红军收复东三省,回到了久违的故乡。解放前,胡老又随刘邓大军解放大西南,来到重庆。

“我和金日成是亲密的战友。”东北抗日联军老战士胡真一告诉记者,由于抗战时期与朝鲜人民的领袖金日成一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朝鲜人民共和国每年都会邀请她到朝鲜参加国庆庆典。

半个多世纪前的友谊

20世纪三十年代初,胡真一的丈夫柴世荣在吉林省和龙县警察局担任副局长。柴世荣说得一口流利的朝鲜话,结交了不少朝鲜朋友,其中一位便是日后成为朝鲜人民领袖的金日成。柴世荣为人仗义,曾帮金日成将7名朝鲜共产党员从监狱中救出。抗日战争爆发后,两人参加了东北抗日联军。1941年,按照党组织的安排,抗联的主力撤到了苏联境内,编为苏联红军88特别旅。在哈巴罗夫斯克,柴世荣的家和金日成的家仅一墙之隔,两家经常互相帮助。1944年,柴世荣在苏联不幸病逝。1945年,胡真一和金日成一家各自踏上归国的征途,此后数十年没有音信。

老战友,我找了你50年

1994年,一名朝鲜大使馆人员意外得知胡真一还健在,立即秉告国内。反响出乎意料的强烈———不仅胡真一得到了邀请,连在哈巴罗夫斯克出生的老二王辽宁也受到郑重的邀请。1994年5月6日晚,胡真一和儿子乘火车到达平壤车站。由于当时88旅有两位姓胡的女战士,金日成便委托一位工作人员用立显相机在车站拍下了一张胡真一的照片,当照片送到主席府时,金日成激动的说:“这就是我要找的胡真一!”。令接待人员惊讶的是,金日成还亲自给胡真一打来了电话,这在金日成接待客人的时候从没有过的。当金日成听到胡真一的声音时,第一句话便是用汉语说的:“老战友,我找了你50年了!”在朝鲜参观期间,胡真一受到了高规格接待。

六、因病去世

原四川省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老红军,重庆市副市长级离休送别

干部胡真一同志遗体送别活动,2008年16日上午在石桥铺殡仪馆举行。送别大厅庄严肃穆,哀乐低回。在“沉痛悼念胡真一同志”的横幅下,悬挂着胡真一同志遗像。胡真一同志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遗体上覆盖着鲜艳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胡真一同志逝世后,中共重庆市委、重庆市人大、重庆市人民政府、重庆市政协、朝鲜驻华大使馆献了花圈。市领导和有关部门及单位也分别献了花圈。中共胶州市委、胶州市人民政府、中共林口县委、林口县人民政府、东北抗日联军纪念馆、杨靖宇烈士陵园管理处以及东北抗联老战士李敏等发来了唁电。市领导张轩、余远牧、胡健康、王洪华、郑洪、卢晓钟等同志到石桥铺殡仪馆为胡真一同志送别。朝鲜驻华大使馆派员出席了胡真一同志的送别仪式并向其亲属表示了慰问。各有关方面负责同志、老同志代表也以不同方式向胡真一同志亲属表示慰问,并为胡真一同志送别。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2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