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庭麟照片

武庭麟

武庭麟个人资料:武庭麟(1892—1952),字歧峰,河南伊川寨街(今白元)王庄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抗战期间参加豫中会战、豫西鄂北会战。1946年6月任国民革命军整编第15师师长,1947年11月4日在河南郏县被俘。1952年在河南洛阳被处决。……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4 20:20:57

一、个人简介

武庭麟(1892—1952),字歧峰,河南伊川寨街(今白元)王庄人,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抗战期间参加豫中会战、豫西鄂北会战。1946年6月任国民革命军整编第15师师长,1947年11月4日在河南郏县被俘。1952年在河南洛阳被处决。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武庭麟

别名:武岐峰

国籍:中国

民族:汉族

出生地:河南伊川寨街(今白元)王庄

出生日期:1892年

逝世日期:1952年

职业:国民革命军整编第15师师长

毕业院校:陕西陆军模范学校

信仰:三民主义

三、人物简介

武庭麟(1892—1952),字歧峰,河南伊川寨街(今白元)王庄人。陕西陆军模范学校、河南将校讲习所第2期、中央军校高教班第3期、陆军大学将官班甲级第2期毕业。1925年春任陕西陆军第2师炮兵团长,不久任陕西陆军第2师3旅旅长,1927年任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第8方面军第8师师长,参加北伐,1929年任第2集团军暂编第4师11旅旅长,1931年任第15军64师190旅旅长兼洛阳警备司令,1934年兼任安徽省六安专区行政督察专员,1936年2月任第15军64师师长,10月任中将,抗战爆发后参加忻口会战,1939年10月任第15军军长,曾参加豫中会战、豫西鄂北会战,1944年在国民政府行都洛阳保卫战中,带领15军及14军(川军)94师共1.8万名将士,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对5万日本进行了顽抗抵抗,从5月5日~25日,坚守洛阳21天,打死打伤日军2万人。洛阳1946年6月任整编第15师师长,1947年11月4日在河南郏县被俘。1952年,在河南洛阳被处决。

四、主要经历

以下是武庭麟旧部张纪伦在《我所知道的豫西土著军阀武庭麟》一文中对武庭麟的介绍,仅作参考。

在豫西尤其是洛阳附近各县,不论男女老少一提到武岐峰(武庭麟的别号),没有不切齿痛恨的。原因是他先后三次担任洛阳警备司令,假公济私和随意杀人之事多得难以计数。我从1926年(武任陕西陆军第二师步兵第三旅旅长)到1941年(武任国民党第十五军军长),曾在他部下充当过司书、学兵、参谋、参谋主任、参谋处长等职。兹就回忆,写成这篇史料,俾供参考。

辛亥革命前后,豫西地区秩序混乱,群雄蜂起。武庭麟为求个人出路,离开洛阳县立高等小学堂,投到张钫部的模范团当学兵,后被保送到开封河南督军赵倜所办的军士学校。毕业后,因以前是武在洛小时的校长,这时是张治公的幕宾,邢德荣的介绍而被派到张治公部任职。

武为人工于心计,小有能力,加之当时部队军官多系土匪或行伍出身,识字的人很少,而武既有点文化又受过军事训练,还有邢德荣的推荐,因而取得了张治公的信任,几年后便升至镇嵩军第二路第四营营长。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时,张部改编为陕西陆军第二师,加入直系对奉军作战。武调任该师工兵营营长。1925年春,张部参加胡憨战争,武调升该师炮兵团团长。憨败,张部退驻陕西省白河县一带,武调升该师步兵第三旅旅长。1926年初,吴佩孚委张治公为陕潼护军使,所部由白河经南阳夺取洛阳。

1927年5月,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率部由陕西出潼关参加北伐。张治公不肯与冯军合作,结果在洛阳以西被冯军击溃。武庭麟率残部退到家乡王庄村(今属伊川县),纠合师炮兵团(团长姚北辰)和第四旅第八团(团长杨天民)等部,扩充实力。同年夏,镇嵩军头子刘镇华再次接受冯玉祥的改编,所部被编为第二集团军第八方面军。武升任第八方面军第四军第八师师长。此后,武一直追随刘镇华、刘茂恩,先后任第六十七、第六十四师师长。

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后,第六十四师在山西参加抗日作战。1939年10月26日,武庭麟升任第十五军军长。1944年中原会战时,第十五军曾奉命守卫洛阳。

武庭麟从当下级军官起到当军长的几十年中,不管部队是缩编还是改编,他决不放弃实力,宁愿降级也决不干副职。1928年第八方面军在天津附近整编时,他由第八师师长降任暂编第四师第十一旅旅长。1931年初,第十五军在新乡进行整编。因编制减少,第六十五师师长阮勋和第六十六师师长徐鹏云均调任副师长。武当时是第六十七师师长,坚决表示不干副职,宁愿降职当第六十四师第一九0旅旅长。后来,阮、徐均由副职转为闲散,而武则于1935年以旅长兼任安徽省第三区(驻六安)行政督察专员,旋升任第六十四师师长。1939年秋,武在中条山升任第十五军军长。这就是武念念不忘的“实力第一,主官第一”的结果。

武庭麟从任镇嵩军第二路第四营营长开始,就着手培植个人势力。起初他成立了一个体操班,任炮兵团团长时将其扩充为技术连,任第三旅旅长时又成立了一个学兵连,直到任第十五军军长时仍保留着这两个编制外的单位作为训练私人的机构。受训成员都是他亲自从所属部队的士兵中挑选的,并亲自督导训练。直接领导这些单位的人,都是他的心腹。第三旅学兵连连长张肃是跟随他多年的勤务兵,技术连连长孔均以及这两个连的班、排长,都是原第四营体操班的成员。

武庭麟当了师长、军长以后,用人的条件仍无丝毫改变。这样一来,他就把军队变成了为自己升官发财效力的封建团体。为了显示其宗派性,他将学兵连中姓名为三个字者均改为两个字。1927年军部点验武师时,点验者看到干部名册上清一色的两个字的姓名,就知道是武记学兵连的“产品”军参谋长于耀东用嘲笑的口吻说:“他自己为什么不改为武麟呢?”

对于自己的子侄,武庭麟更是千方百计予以栽培,委以重任。他的第二个侄子武良杉是镇嵩军教导团毕业的,递升为营长、团长。第四个侄子武良梓,学生出身,1934年在第十一路军士兵训练所混了一阵,就当上了上尉参谋和连长,后升至团长。其长子武良楠实在无能,只能坐在家里享清福。其次子武良源颇有几分小聪明,备受武庭麟的宠爱,初中毕业后即被保送到中央军校第七分校学习,并准备毕业后保送到陆军大学。

但是,武良源后来并未进陆大,没有实现其父的愿望。1947年,他当上了第十五军军部的特务营营长。当军部在郏县被围时,武良源偷偷地抛弃了自己的父亲,只身化装逃跑,在洛阳解放前夕和继母郑氏席卷所有贵重物品逃往上海。

相反,不是他的子侄的那些人,即使终身替他效劳卖命,也难以升任拥有实权的职位。如保定军校毕业的赵和璧,从1930年跟武当师参谋长起,到武任第十五军军长时还是一个毫无实权的参谋长。后来武以赵不是陆大毕业不能当军参谋长为名,把赵一脚踢开。

武庭麟的家乡素有“打孽”的风气,往往因一件小事就会演成杀害全家的惨剧。相传武的父亲就是被仇家所杀。武参加镇嵩军后,受刘镇华“以杀立威”的影响,其残忍的程度更是变本加厉。

据跟随武多年的班长说,武任第四营营长时,有一次去陕西省柞水县剿匪,杀人无数。夜间有个士兵外出解大便时脚碰到了硬物,当时以为是石头,便后才发现是两个人头。后来武三次担任洛阳警备司令,更是杀人不眨眼,因而民众送给他一个绰号——五阎王。

1929年秋季,武任第十一路军暂编第四师第十一旅旅长,驻安阳。因豫、鲁、冀三省交界处有股匪窜扰,武派该旅第二十一团团长杨天民率四个营前去清剿。结果杨团失利,伤亡官兵百余名。武大为震怒,亲自率队增援。武每到一村,即将所有青壮年集中捆绑,严刑审讯。凡被他认为有嫌疑者,立即拉出去砍头。

有一天中午即将开饭时,武邀参谋主任赵敏、军法官郭苹生和张纪伦同去村外巡视。看到许多被杀者的尸体身首异处、血肉狼藉,同行者纷纷避开,武却走到近前仔细地逐个观看,并对赵敏说:“我就喜欢看这个东西。”吃饭时,别人恶心不能下咽;武却进食如常,边吃边笺说:“你们真是村姑俗婆!”

有一天在审问被捆绑的青年时,第二十一团第二营营长张肃的传令兵指着一个青年说:“他就是那天喊放火烧炮楼的土匪。”经军法主任王书馨严刑审讯,那人仍死不承认。武看审讯无结果,就说:“这样问法何时才能问完?”说着,抽出卫士背上的大刀向那青年脸上猛刮。那青年眼珠被挖出,惨叫两声毙命。正在这时,村里很多人递来联名保结,力保那青年是良民。看到人已被杀死,村民们只好说:“这人的相貌也确实有点像那个高喊放火的人。”

股匪被武旅追得势穷力蹙,自愿归顺,接受改编。武派参谋主任赵敏与之接洽,将匪诱至安阳城东某寺院内包围缴械。除当场被枪毙者外,其余士匪全部就擒。武令其中为首者跪在阵亡官兵灵前,先拜后斩以泄愤;又令将其余九十几名一并绑赴安阳火车站广场斩首示众。

1930年春,刘镇华任豫鄂皖边区“剿匪”总司令,在大别山区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武当时系第六十四师第一九0旅旅长并指挥第一九二旅(旅长杨天民),对“三光政策”的执行最为得力。武部所到之处,居民早已逃避一空。军队一面挖掘藏粮、烧毁房屋,一面分头搜山。对藏在深山密林中的民众,一律称为“匪民”,捉到后就按男、女、老、幼分别审讯,企图从中得到有关共产党组织和红军的情报。武把自己认定的重要人物解送潢川总部,剩下的多数就地处死,夜间刺死或活埋。武对部下说:“在搜山中多杀一个人,就等于多毁掉‘共匪’一部电话机。无论瞎子、拐子都不能放过!”各部队每天所报的战斗日报都有挖出“匪粮”多少斤、烧毁“匪房”多少间、捕获“匪民”多少名之类的内容,武据此评定成绩。因为系人放火在当时已成为一种竞赛,所以准确数字无法统计。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同时进山的备部队中,武部杀人之数实堪首屈一指。

原陕潼护军使署军需王质夫,系商人出身,颇会理财,为张治公所信任。武庭麟素日在军需手续上对王怀有积恨。1927年5月冯玉祥部逼近洛阳时,护军使署军需处的账目、资财全部散失。1928年冬武部在天津西郊南仓整训时,王质夫来第八方面军兵站总监孙剑泉处谋求工作。武闻知,即以在洛阳逃散时“隐匿军需处账目、资财”的罪名将王逮捕,勒令其赔偿欠款。王交不出钱武就亲自在夜间对其审问、拷打。附近的人常被王的惨叫声、求饶声惊醒,并听到武大声责骂:“谁想到你这炙手可热的护军使署的大军需也有今天!”后来,武将王交给军法官陈介仁,令陈隔几天追逼一次。由于陈介仁之叔陈化棠系王在护军使署时的老同事,王是陈介仁的父执,因而陈对此案轻不得重不得,常对人表示为难,不久即辞职。王质夫被关押三年多,随军辗转数千里。在此期间,王的家属曾多次托人说情,武均置之不理。直到1931年武第一次任洛阳警备司令时,王的家属毁家备款才将王赎出。

1931年前后,武庭麟在洛阳北大街开设天章绸缎庄,领东掌柜是张老四,号星阶。后来天章因亏本停业,武曾亲临该店监视盘账,彻夜不眠。按洛阳一带做生意的惯例,领东向来不负责赔账。武却勒令张老四按干股认赔2000元,派其副官长邢预培向张催讨。张因此抑郁成疾,卧床不起。邢对武说:“看情况恐怕他拿不出钱来。”武说:“没钱就要他的命!”张闻听此言,惊吓而死。

旅部上尉副官李璋是从冯玉祥所办的洛阳军事学校毕业的优秀学员,系武庭麟指名选拔的。在南仓整训时,有一次李因事被武斥责。李出门时放门帘声音稍重,武以为李是故意摔打、心存不服,遂将李罚跪阶下,先打了几个耳光,继而脱下皮鞋用鞋底向李脸上猛打,嘴里还不停地骂:“小东西你想造反!”李被打得满嘴流血,养了许多天才痊愈。

武庭麟为了便于对其部下进行压榨,特别庇护他的军需处。凡对军需处有所冒犯者,就是犯了武的大忌,定会受到严厉惩处。1927年部队在清丰、南乐一带时,第八师师部少校参谋王义亭因与军需主任杨某争吵,被武罚跪责打。1938年在中条山西桑池时,第六十四师参谋主任王某因与军需主任姚乃康闹意见而被武斥骂,事后两人均辞职不干。

武庭麟在家乡王庄村营造了一所大花园。日军侵占洛阳后,武全家西逃。平日受武欺凌的村民早已对其恨之入骨,遂乘机将花园围墙多处拆除。武闻知后即对人说:“我要拿他们的骨头把墙砌起来。”日本投降后武家迁回原籍,那些参与拆墙的人无一幸免。

武庭麟一生多方搜刮,到解放前夕已拥有了相当多的财产。他从当连、营长直至军长,任军队主官多年,除从其部下身上直接榨取外,还经营商业、置买田产,有时甚至还保荐行政、税务官吏坐地分赃。

1927年以前,武庭麟在洛阳北门内有住房一处,1928年在北平买有住房一所,并在商业上确投资。

1931年,张纪伦同武庭麟的妻弟刘聘三代表第一九二旅和第一九0旅去天津为赵敏父丧致奠。过北平时,武所投资的商号经理曾请他们吃饭、看戏,并看了武新购的四合院新式平房住宅。该住宅周围是朱漆走廊,庭院广植花木,颇为富丽壮观。1928年春进军平津时,部队财政极为困难,粮秣多就地筹集,官兵多穿草鞋:每月每个士兵只发补助费1元,班长2元,军官6元。在这样情况下,武竟有钱投资经商、置产,其对部下之狠毒于此可见一斑。

1929年秋武庭麟部驻安阳时,武保荐其副官长邢预培任安阳县县长,军需主任杜廷荣任卷烟特税局局长,书记官王洁仁任棉花税局局长。1933年武部在大别山时,他又保荐邢预培任安徽省立煌县(今金寨县)县长。毫无疑问,这些人搜刮所得,武必分得一部分或大部分。1934年至1936年,武兼任安徽省第三区行政督察专员时,搜刮所得当亦不在少数。

1931年后,武曾在洛阳开设天章绸缎庄和明伦煤油号。抗日战争期间,他利用部队名义由中条山派人去敌占区从事走私活动。

武庭麟的大侄武良耕,一向在原籍主持家务,依仗其叔权势,武断乡曲,霸占田产,奸淫妇女,无恶不作,即令同旌妇女亦多有被其奸污者。在伊川县境内凡有大片好地,武良耕必千方百计据为己有,出卖土地者必须先通过他。有一次,邢预培购得一块好地。武良耕很生气地对他说:“也就是你老叔,换第二个人我绝不答应!”

武庭麟一生阴贼险狠,作恶多端,但却死好虚名,最喜欢人家说他是“儒将”,常以写字作为表现懦雅的手段。他评论别人时则好说“一身俗肉”和“俗气扑人”。他家里有一藏书楼,据说有书数万册。这些书一部分是他利用权势从唐河县弄到的;一部分是在市场上购买的,或在行军、驻防时以“借阅”、“购买”为名搞到手甚至偷来的。凡有客人来访,他必向人家炫耀自己的藏书。

1931年,武庭麟在洛阳纠合了一些与他类似者创办河沿中学,自任董事长,后又建立了河洛图书馆。此后,武每次到洛阳,就与一些土豪劣绅在图书馆里吃喝玩乐、标榜风雅、互相吹捧,从而形成了一股左右地方政治的恶势力。

刘茂恩统治河南时,武庭麟仗势欺人,更是嚣张一时,不可一世。

1947年11月4日,武庭麟在郏县被晋冀鲁豫野战军陈(赓)谢(富治)兵团第十旅(旅长周希汉)俘虏。1952年12月11日,武死于洛阳。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1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