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里希·瓦尔特照片

埃里希·瓦尔特

埃里希·瓦尔特个人资料:埃里希·瓦尔特,1903年8月5日,出生在德国萨克森州(Liebenwerda/Saschen)的克瑞斯庄园(Garden Kreis)。1924年4月1日,瓦尔特加入了柏林的普鲁士警察部队服役。1925年7月1日,晋升为下级警长。1928年6月16日,晋升为警察少尉。1933年2月25日,瓦尔特开始担任Wecke警察支队的排长,并一直在这个单位服役到1934年 1月1日。1933年3月21日,瓦尔特晋升为警察中尉。……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4 21:06:40

人物 历史 德国 二战

一、个人资料简介

埃里希·瓦尔特,1903年8月5日,出生在德国萨克森州(Liebenwerda/Saschen)的克瑞斯庄园(Garden Kreis)。1924年4月1日,瓦尔特加入了柏林的普鲁士警察部队服役。1925年7月1日,晋升为下级警长。1928年6月16日,晋升为警察少尉。1933年2月25日,瓦尔特开始担任Wecke警察支队的排长,并一直在这个单位服役到1934年 1月1日。1933年3月21日,瓦尔特晋升为警察中尉。

二、埃里希·瓦尔特

1903年8月5日,瓦尔特出生在德国萨克森州(Liebenwerda/Saschen)的克瑞斯庄园(Garden Kreis)。1924年4月1日,瓦尔特开始了他的军事生涯,当时他加入了柏林的普鲁士警察部队服役。当时的普鲁士警察部队有85000人,被当成10万国防军的后备部队,都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他先是一名候补警察(原文是Polizei-Anwarter)。1925年7月1日,晋升为下级警长(Polizei-Wachtmeister)。1928年6月16日,晋升为警察少尉(Polizei-Leutnant)。1933年2月25日,瓦尔特开始担任Wecke警察支队(Polizei-Abteilung.-Wecke)的排长(zugführer),并一直在这个单位服役到1934年1月1日。其间,在1933年3月21日,瓦尔特晋升为警察中尉(Polizei-Oberleutnant)。

戈林自己组织了一支团规模的机动警察部队,为他在政治集会和讲演中提供保护。有些类似于希特勒的“警卫旗队”。1933年,纳粹掌权后,这支部队被改名为“戈林将军团(Landespoilizeigruppe Generla Goring)”,并正式变成正规军事单位。

1934年1月12日,瓦尔特被调到“戈林将军团”服役。1935年10月1日,瓦尔特随整个“戈林将军团”转入空军部队的编制,穿上空军制服。担任“戈林将军团”团第1营第3连连长。后来,该团一部分军官和军士组成了伞兵第1营。1938年4月1日,瓦尔特晋升为上尉军衔,并出任第1伞兵团第1营(I./FJR1)的连长。1939年4月1日,瓦尔特又被任命为政府征募新兵的总监(head of inspection of the government recruiting),同时负责训练伞兵部队的新兵。

1939年11月10日,瓦尔特上尉回到老部队,升任I./FJR1的营长。9月的时候,I./FJR1充当步兵参加了波兰战役,瓦尔特没有捞到仗打。

1940年4月9日凌晨,德军入侵丹麦和挪威的“威塞演习”计划开始。瓦尔特上尉率I/FJR1的第2连(连长Gr鰏chke上尉)和营部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福内布(Fornebu)机场空降,计划占领该机场直到第163步兵师的部队空运到该机场。但是满载伞兵的飞机因浓雾返航,反倒是应该在伞兵占领机场后着陆的陆军第163步兵师第324步兵团2营的官兵和担任护航的第76驱逐机联队第1中队的几架驱逐机(其中就有第32剑兰特)冒着挪威军队的炮火强行着陆,占领了机场。3个小时后,瓦尔特上尉率部到达。

当天I/FJR1第3连,在布兰迪斯(von Brandis)中尉指挥下,占领挪威斯塔万格(Stavanger)的索拉(Sola)机场。行动很顺利,他们只遇到了轻微的抵抗。I/FJR1第4连,在格里克上尉(Walther Gericke)的率领下,占领了丹麦的奥尔堡(Aalberg)机场和斯托尔斯德列姆(Stoerstrom)大桥,也很顺利。

第1连在施米特中尉(Herbert Schmidt)指挥下担任I/FJR1营的预备队。4月14日,第1连在奥斯陆以北90英里的当博斯(Dombas)伞降,防止从奥斯陆撤退的挪威军队和北面的英军取得联系。当博斯是一个重要的铁路交点,1连空降得比较分散,只集合到六十多人。而且伞兵在空降过程中遭到挪军地面火力的射击。施米特中尉也身负重伤,但仍能指挥部队。这支小部队切断了当博斯南部的铁路线,并构筑了防御阵地,希望坚守到增援部队到达。之后德军伞兵遭到挪威军千余人的进攻,伤亡巨大而且弹药也要用尽,4天后,伞兵只剩下34名士兵并退守在一座石屋中,施米特决定投降。所幸几天后挪威投降,他们都被遣返。

I/FJR1虽参加了“威塞演习”的行动,但都是分散行动。5月,全营统一行动的机会来了。

1940年5月10日,德军开始进攻(“黄色”战役)。对法、比、荷境内的72个机场及纵深目标实施航空突击,德军空降兵的目标是占领荷兰和比利时的许多重要地区、机场和桥梁。斯图登特(Student)将军指挥的第7航空师(指挥当时所有的德军空降兵)负责完成这一任务。

I/FJR1的任务是攻占荷兰马斯(Maas)河上位于多尔德雷赫特(Dordrecht)的桥梁,并保护好,等待德军主力部队的到来。荷兰军队的抵抗很顽强,但是,在付出重大伤亡后,营长埃里希 .瓦尔特少校率部在荷兰军队炸桥前顺利地占领了这座马斯河上重要的铁路和公路两用桥。荷兰军队稍后发动反攻,要夺回该桥,在坚守了3天后,德军主力到了。

从4月中旬后,第72位宝剑迪特尔(Eduard Dietl)将军指挥的4500名德军就被包围在挪威北部的纳尔维克(Narvik),德军总部想尽一切办法增援。5月15日,瓦尔特上尉率第1营的大部(除没有恢复元气的第1连)在纳尔维克空降,支援第72位宝剑迪特尔(Eduard Dietl)将军指挥的4500名被围德军。然后一直在纳尔维克战斗到6月份,此役后,瓦尔特获纳尔维克盾章。

1940年5月24日,第1伞兵团第1营的营长埃里希 .瓦尔特,获颁骑士十字勋章。他的团长布劳尔(Bruno Braeuer)上校,第2营的营长布罗尔上尉(Fritz Prager),第3营的营长舒尔茨上尉(Karl-Lothar Schulz,第112剑)也于同日获颁骑士十字勋章。6月19日,埃里希 .瓦尔特晋升为少校军衔。

1941年5月20日,德军空降克里特岛,布劳尔上校(Bruno Braeuer)指挥第7航空师之伞兵第1团的2000人和伞兵第2团2营为东部战斗群,在伊腊克林(Heraklion)空降,夺取伊腊克林机场,港口及该城。瓦尔特少校的I/FJR1的任务是在伊腊克林城以东空降,先占领一个当地的通信站,然后协同III/FJR1(营长是112位宝剑 Karl-Lothar Schulz少校)占领城区。地面火力异常猛烈,复杂的地形也导致伞兵着陆非常分散。而且I/FJR1的降落地点离目标非常远。与其他伞兵单位一样,I/FJR1人员损失惨重。布劳尔上校的战斗群没有完成预期目标,进攻变成一场大屠杀。伞兵无力消灭优势的盟军,此后德军伞兵在8倍于己的盟军面前坚守了8天,其间,英勇的德国空军飞行员冒险运来了补充兵和补给,直到山地兵从岛西几百公里外杀来救援。

8月,I/FJR1回德国休整。

1941年9月底,第7航空师的部分兵力作为常规步兵赶赴东线。其中,布劳尔少将指挥的第1伞兵团第1和第3营及埃德加.施坦兹勒(Edgar Stentzler)少校指挥的伞降突击团第2营被派往列宁格勒前线,在德国北方集团军群第18集团军指挥下作战。瓦尔特少校指挥I/FJR1于9月29-30日到达在苏鲁斯堡(Schlusselburg)前线,以后又在维伯罗哥斯卡雅(Viborogskaya)和尔热夫(Rzhev)附近与苏军交战。12月,在列宁格勒地区的所有空降兵部队都后撤并返回德国。

1942年1月1日,瓦尔特被晋升为中校,4月13日,又获德意志金质勋章(表彰41/42年冬季的防御战)。4月20日,瓦尔特晋升为上校。2天后,1942年4月22日,瓦尔特离开I./FJR1营长的位置,被调到(OKL - the Luftwaffe high command)德国空军总部担任预备部队的指挥官(commander of reserve forces)。上校营长确实不正常。

1942年9月,III./FJR.2的番号改为III./FJR.4,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第4伞兵团。1942年9月17日,瓦尔特临时出任FJR.4第1任团长,全团14个连。当时,第7航空师的主力都在法国的诺曼底休整。在这里,第4伞兵团加入了第7航空师的战斗序列。1942年9月--1943年初,FJR.4在苏联的尔热夫(zhev),维兹马亚(Vyasma)参战。

1943年3月底,苏军开始向第7航空师的阵地发动攻势,而此时第7航空师正被换防,准备返回西线。第7航空师的师长,海德里希(Richard Heidrich,第55双剑)将军却下令停止返回,所有的伞兵必须坚守阵地,迎击苏军的进攻。面对有着优势兵力和装甲部队的苏联红军,伞兵们作战英勇,给苏军造成了巨大伤亡。在一次发生在卢斯基(Lushki)的战斗中,守在山上的第4伞兵团第3营的官兵遭到苏军的猛攻,压力很大。就在苏军将要突破防线的时刻,第3伞兵团第3营及时赶到,帮助他们守住了阵地。在1943年3月20日至27日的这一周里,这两个营的官兵竟打退了苏军两个师的进攻,创造了奇迹!苏军在大的伤亡面前终于逐渐停止了他们的攻势。 防线已经稳定,他们才返回了西线。1943年4月11日,瓦尔特被正式任命为FJR.4团的团长。

1943年5月1日,第7航空师改组,第1伞兵师成立,第1任师长是海德里希将军。第4伞兵团划归第1伞兵师指挥。驻扎在法国卡恩(Caen) 附近的Flers 。1943年7月9日 ,盟军登陆西西里。1943年7月11日,FJR4的第1营和第3营,运抵罗马。7月12日,第1伞兵师的先头部队运抵西西里,归第14装甲军军长胡比(Hube,第22位双剑骑士)指挥,并立刻投入战斗。随后,FJR4的第1营和第3营和师里的机枪营被伞降和用滑翔机机降在岛的Syracuse和卡塔尼亚(Catania)。瓦尔特的第4伞兵团的一个营被派去支援守卫卜利马索尔大桥(Primasole)的伞兵机枪营。当时英军为争夺该大桥,也把伞兵空降在桥附近,结果双方伞兵发生激烈战斗。几天后,在盟军压倒性的进攻中,大桥失守。德军渐渐向东撤退,FJR.4团担任后卫。一直到8月,西西里被盟军占领。

FJR4随第1伞兵师撤到意大利南部的卡拉布里亚(Calabria)休整。1943年9月,盟军开始对意大利本土发动攻势。第1伞兵师在意南部经福贾,奥托纳(Ortona)渐次北撤。FJR4团在意南部渡过了43/44年的冬天。

德军退守大名鼎鼎的“古斯塔夫Gustav”防线后,1944年2月,第1伞兵师被调来防守“古斯塔夫”防线的中枢和制高点---卡西诺(Monte Cassino)。I/FJR4参加了卡西诺小镇后的城堡(Castle)山的斜面的防守。以后又参加了在山顶和卡西诺小镇里的战斗。

鉴于瓦尔特在卡西诺周围的防御战中指挥得当。击退了盟军对卡西诺第二次进攻后,1944年3月2日,第4伞兵团团长瓦尔特上校获颁骑士勋章上的橡叶(第411人)。看看这一天获橡叶的都有谁:411 Erich Walther(第131双剑);412 Ludwig Heilmann 第3伞兵团团长(第67双剑);415 Walter Krupinski (空军,击落197架);420 Erich Hartmann (75双剑,18钻,空军,击落352架);等等还有好几位王牌飞行员。另外这一天,还有两人获宝剑,51 Egon Mayer,52 Gerhard Barkhorn 。不过,梅耶(Egon Mayer)少校在这天阵亡。

5月,第4伞兵团奉命坚守卡西诺城和修道院。11日,盟军发动第4次进攻,到1944年5月17日夜间,第4伞兵团余部撤出战斗,防线失守。以后,德军渐次退向意北部。

1944年9月初,瓦尔特上校出任“瓦尔特”战斗群的指挥官,该部包括一部分新兵和一些久经战阵的老兵,由2个伞兵营,2个武装党卫军营和1个劳役营组成,被部署到荷兰。

9月15日,“瓦尔特”战斗群接到命令,从东西两端占领艾恩德霍芬(Eindhoven)运河上的桥,并保障桥的安全。开始很顺利,英军从运河北他们占领的La Colonie镇边缘的阵地被迫后退。一个小时后,英军的炮弹落到了“瓦尔特”战斗群的头上。接着出现的是“谢尔曼Sherman”坦克。伞兵们用反坦克武器击毁了其中的几辆,但德军还是被挡在了小镇周围,他们缺少炮火的支援。随后英军加强了防守。15/16日夜,在左翼第7伞兵师的支援下,瓦尔特指挥部队再次发动进攻,这一次也是毫无意义,英军的防线非常坚固,无法突破。16日夜,瓦尔特向第1伞兵集团军指挥部报告,他南面的敌人修筑了阵地,他的第1营在克鲁特(Kerutt)少校指挥下,在向北面的艾恩德霍芬公路公路两侧修防御阵地。

9月17日,2000架飞机载着20000名盟军伞兵开始空降在阿那姆(Arnheim),奈梅根(Nijmegen)和艾恩德霍芬,这就是盟军的市场--花园(Market Garden)行动。美军第101空降师(E连所在部队)降在了艾恩德霍芬以北。

第1伞兵集团军的任务是把盟军牵制在尼坡莱特(Neerpelt)桥头堡和艾恩德霍芬周围。17日下午,“瓦尔特”战斗群在桥头堡附近与盟军的第30军交火。盟军的落在公路两侧的德军头上。但是伞兵们顽强的将敌人挡在艾恩德霍芬以南的路上。同时,海德特( 617 Friedrich August Freiherr von der Heydte )中校指挥的第6伞兵团也在尼坡莱特以西支援他们。18日下午,在坚守了30多小时后,英美军队终于突破德军的防线,占领了艾恩德霍芬。随后,在得到第10武装党卫队师的支援后,“瓦尔特”战斗群利用SP机枪和一些反坦克武器,继续在从艾恩德霍芬到奈梅根的“地狱公路Hell’s Highway ”两侧不断攻击盟军的部队,并几次切断该公路。9月22日上午9点,“瓦尔特”战斗群从东向威格海尔(Veghel)镇的美军101空降师和英军第30军的一些部队发动进攻,重创盟军。22日夜间,战斗群几乎占领该镇,但是终究因为伤亡极大,被迫撤出战斗,没有攻下这个镇子,23日,德军退出战斗。但是为其他部队在阿那姆消灭英军第1伞兵师赢得了宝贵的时间。9月22日的战事,在《兄弟连》这本书的第150页开始也有大段的描写。

1944年9月24日,瓦尔特出任空军"Hermann Goring"第二伞兵装甲掷弹兵师的第1任师长。率部在东线与苏军战斗。但是在11月份他就被手榴弹的弹片击伤,进了医院。

该师相继在东普鲁士的Schleisen,Sachsen, Gorlitz, Bautzen, Bischofswerda, Konigsbruck, Radeburg, Suden 等地作战。

1945年1月30日,瓦尔特被晋升为少将军衔。1945年2月1日获颁骑士十字勋章上的宝剑(第131人)。

1945年3月27日,瓦尔特伤愈返回部队,继续担任师长职务,但不久再次负伤。

战争最后阶段,“赫尔曼 戈林”第2伞兵装甲掷弹兵师在德累斯顿(Dresden)附近与苏军战斗,但他们尽量向西突围,争取进入英军的防线后方,向英军投降。但只有很少的部队成功了。

1945年5月8日,瓦尔特率残部在施腾达尔(Stendal)向英军投降。但是英军拒绝把他关进英军战俘营。因为根据协议,在该地移交给苏军占领后,要把他们引渡给苏军。关于瓦尔特投降后的命运有两个不同的版本,一个是他被送到西伯利亚的战俘营;二是在关在布痕瓦尔德(Buchenwald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西南部一村庄 1937至1945年德国曾在此设立集中营,残酷屠杀了数万人)的苏军战俘收留营中,1947年12月26日,因为将军一直有伤,没能得到及时医治,在此去世。第2中说法比较可信。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2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