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家祥照片

谢家祥

谢家祥个人资料: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成都军区政治委员,为人民军队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作出了贡献。……
资料更新时间:2020-10-08 03:44:35

谢家祥 少将 瑞金 军事家

一、个人资料简介

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成都军区政治委员,为人民军队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作出了贡献。

二、人物简介

谢家祥(1914-2010),江西省瑞金市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战士、文书、技术书记、连副政治指导员、队政治指导员、组长、连政治指导员等职,参加了闽西将乐、钟屋村和中央苏区第四、五次反"围剿"等战役战斗,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局政治指导员、连政治指导员、特派员、干事、科长、大队政治委员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团政委、旅政治部主任、师副政委、师政委等职,参加了宁城、古山、赤峰、杨家杖、辽沈、平津、衡宝等战役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军政治部主任、军副政委,成都军区副政委、第三政委、政委,福州军区顾问等职,参加了广西剿匪等战役战斗,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五十四军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中国共产党第九、十届中央委员,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2010年8月6日因病医治无效,在福州逝世,享年96岁。

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长征中,谢家祥的工作是负责部队的宿营报告和传达次日出发时间等。职务虽小,但责任重大,掌握保管着团里的作战机密、电令文件,还有公章及战斗器材。每打完一仗,谢家祥都要及时将下面报来的资料分类统计报告给首长,经常饿着肚子跑来跑去。部队行军极为艰苦,山路弯弯,陡峭不平,谢家祥曾磨破两双胶底鞋,脚上起血泡更是家常便饭,往往是搽点药之后又得继续前进。

红军在长征中连续行军,几天几夜合不上眼是常有的事。大家累得全身无力,走几步又停下,战士们一个靠着一个像蚂蚁搬家似的向前挪动。一天夜晚,红军行进在贵州境内的深山中,谢家祥走着走着就睡着了,突然踉跄了一下,他感觉身子直往下滑。幸好紧跟在身后的同志手疾眼快,一把抓住腰带将他拉了回来。

长征过夹金山,山上风大,呼呼叫。雪山的雪特别耀眼,空气却稀薄,憋得胸口像压了块大石头。快到山顶的时候,谢家祥双脚突然像踩在棉花堆里似地踩不实,腿也没劲,软软地挪不了步;头也一下胀大,嗡嗡作响,像敲洋铁皮桶,晕得直想往雪地里坐。骑在马上的首长急了,拼命地喊叫:"小谢,快拉住马尾巴,千万不要坐下!"谢家祥紧紧拉住了马尾巴,终于坚持了过来。否则也会像那些中途坐下休息的战士一样,永远和雪山长眠在一起。

在第三次穿越草地时,红军遇到了极其严重的粮荒,有时连野菜也很难找到。有一次,前面的部队漏了大约一碗的青稞面在路上,谢家祥和战友发现后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连土带沙全捧起来,再一一挑选干净,但谁也舍不得吃。没过多久,连野菜也找不着了,大家就开始吃皮鞭、皮带,坐在火边一边烤,一边吃,"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反正能充饥就行。"后来,连皮鞭、皮带都吃完了。

一天晚上,实在找不到什么吃的了,谢家祥和战友只好把那碗青稞面用火烤熟,你一口我一口地轮流吃。剩下最后一口时,大家推来让去,谁也不肯吃。谢家祥回忆说:"我知道,大家都很饿,但都不肯吃。最后推来推去,青稞面洒在地上,只好又一粒粒拣起来吃掉。"

在1936年甘肃龙家源战斗中,谢家祥任教导连指导员。在指挥战斗时,一颗子弹打中他左背上部,横穿身体,从右胳膊出来,顿时鲜血直流。当时战斗非常激烈,为压制敌人,他忍着巨痛,咬紧牙关再次向敌方扔出一个手榴弹。随着一声巨响,他自己也倒下不省人事了。一位排长发现后,给他简单包扎一番,命令通信员将谢家祥送后方医院抢救。苏醒后的谢家祥深知自己重伤很难得救,为了不拖累战友,他用命令的口气对通信员说:"你放下!不要管我,快去多打敌人,打死一个是一个。"通信员一边挽着他慢慢走,一边擦着泪说:"指导员,我不能丢下你,我这也是执行上级的命令呀!"

后来,他们遇到了前来支前的当地乡亲,乡亲们立即用担架抬着他向后方医院走去。途中乡亲们一边不停地换肩,一边小跑着。当看到谢家祥的双脚冻得发紫,便脱下大衣盖在他的脚上。由于抢救及时,他脱离了生命危险。后经医院8个多月的精心治疗,这位从红土地上走出来的汉子又站了起来,投入新的战斗。

四、大事年表

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34年7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32年6月参加革命工作。

1932年6月起在江西瑞金任苏维埃青年主任。

1933年5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历任红九军三师九团战士,连、营文书,红九军团三师九团政治部技术书记,团司令部文书,九团七连政治指导员。参加了长征。

1935年11月起任红九军团三师九团卫生队政治指导员。

1936年4月起任红四方面军红军大学政治部学习组长。

1936年10月起任红四方面军步兵学校三团指导员。

1937年7月起任军委一局指导员。

1937年10月起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保卫营一连指导员。

1938年8月起任军委直属政治处特派员。

1939年8月起任军委警卫营特派员。

1940年1月起任军委总政治部锄奸部干事。

1941年9月起任八路军留守兵团警备一旅政治部锄奸科科长。

1944年9月起任关中警备一旅教导大队政治委员。

1945年10月起任冀热辽纵队二十二旅六十五团政治委员。

1947年2月起任冀热辽三十旅政治部主任。

1947年8月起任东北民主联军、东北野战军第八纵队二十三师副政治委员。

1948年3月至11月任东北野战军第八纵队二十三师政治委员。

1948年11月起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五军一三四师政治委员。

1949年,任陆军第四十五军一三四师政治委员。

1951年9月至1952年12月任陆军第四十五军政治部副主任、主任。

1952年12月至1953年2月任陆军第五十四军政治部主任。

1953年2月至1954年6月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五十四军政治部主任。

1954年6月至1955年任陆军军副政治委员。

1955年至1957年10月任陆军军政治委员。

1957年10月至1959年3月在解放军政治学院学习。

1959年3月至1967年7月任陆军军政治委员,其间:曾任中共重庆市委常委。

1967年7月至1970年12月任成都军区副政治委员、军区党委常委。

1970年12月至1971年11月任成都军区第三政治委员、军区党委常委。

1971年11月至1975年8月任成都军区政治委员、军区党委常委。

1969年12月至1975年10月任四川省革委会副主任,其间:1971年8月前任省革委会党的核心小组成员。

1971年8月后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

1977年12月后曾任福州军区顾问。

1981年7月起按副大军区职待遇。

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2010年8月6日在福州逝世。

五、晚年

年近八旬的谢家祥得了癌症,手术以后在重症监护室里呆了三天三夜。在病魔面前,他没有屈服。

谢家祥当年负伤时,没有麻醉药品,医务人员就在土窑洞里为他先后动了八次手术,用刀片一次次把伤口深处的脓血刮干净,疼得他嘴唇都咬出血,在九死一生中挺了下来。在癌症面前,他也没有退缩。他坚信,只要自己坚持科学的治疗和持之以恒的锻炼,就能创造生命的奇迹。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锻炼中,他不但走出了死亡的阴影,而且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人们称他是"癌症面前的强者"。

谢家祥有一个温馨的家庭。一个幸福的大家庭给谢老带来了好心情,四个儿子、儿媳对他都很孝顺,四个孙子也像他们的父母一样敬重爷爷。大孙子每次回到家,就把水果削好,切成一片片,端到谢家祥面前;他还下厨房为谢家祥烧菜,把螃蟹肉一点点剥出来,用鸡蛋炒成一盘,给谢家祥当下酒菜。每天中午谢家祥都要喝一杯酒,说喝了酒活血通筋。

1978年,谢家祥从成都军区政委岗位上调到福州军区当顾问。开始他住在马鞍营区内,热爱大自然的谢家祥把住地环境营造得像鲜花的海洋,光月季、玫瑰,就有20多个品种。

1985年离休以后,他的家搬到铜盘,他带领身边工作人员和全家老少,在房前屋后挖坑植树。十几年过去了,以前的小树苗长成了参天大树,二层小楼掩映在绿色的世界里。

在谢家祥家的院子里,种了一排杜鹃。望着鲜红的杜鹃花,不由触景生情,回想起战争年代:1933年他带领同村7人参加红军,解放后只剩下他一人。谢家祥说他是革命的幸存者,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烈士们用鲜血换来的。他爱杜鹃,更爱来之不易的共和国江山。

晚年的谢家祥和老伴置身于鸟语花香之中,赏赏景,做做操,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他给花草松土、除虫、浇水、施肥,早上还绕着院子走几圈,锻炼腿脚。因为经常活动筋骨,年逾九旬的他身体仍然十分硬朗,让人很难想象在战争年代他曾负过重伤,至今仍身有残疾。养花种树,让谢家祥拥有一副好体魄。

"一保本色,二保长寿"是谢家祥的座右铭。他坚持每个星期都参加单位老干部处组织的政治学习和党组织生活。人民军队建军80周年之际,老人回顾自己70余年风风雨雨的军人生活,颇有感慨。谢老感言:军队是个大熔炉,它给人生留下永恒的纪念。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1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