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玮(北宋名将)照片

曹玮(北宋名将)

曹玮(北宋名将)个人资料:曹玮(973年7月22日—1030年2月21日),字宝臣。真定灵寿(今属河北)人。北宋真宗、仁宗时名将,宋初名将曹彬第四子。 曹玮出身将门,沉勇有谋,喜读书,通晓《春秋三传》。少年时便随父亲在外任职。真宗即位后,任内殿崇班、渭州知州。他驭军严明,赏罚立决。知镇戎军时,招降外族、袭破李继迁,并据地形修筑工事、巩固边防。 李继迁死后,曹玮上疏请趁机攻灭李氏政权,但未获准许。他亲自率军带回归降的河西大族,使李德明不敢轻举妄动。此后与秦翰破章埋族于武延川,分兵灭拨臧于平凉,屡立战功。 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4 23:20:51

政治人物 将领 人物 中国

一、个人资料简介

曹玮(973年7月22日—1030年2月21日),字宝臣。真定灵寿(今属河北)人。北宋真宗、仁宗时名将,宋初名将曹彬第四子。 曹玮出身将门,沉勇有谋,喜读书,通晓《春秋三传》。少年时便随父亲在外任职。真宗即位后,任内殿崇班、渭州知州。他驭军严明,赏罚立决。知镇戎军时,招降外族、袭破李继迁,并据地形修筑工事、巩固边防。 李继迁死后,曹玮上疏请趁机攻灭李氏政权,但未获准许。他亲自率军带回归降的河西大族,使李德明不敢轻举妄动。此后与秦翰破章埋族于武延川,分兵灭拨臧于平凉,屡立战功。 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吐蕃李立遵部侵宋,曹玮于三都谷大破其军,斩获颇多。此后累迁至宣徽北院使、镇国军节度观察留后、签书枢密院事。

二、人物生平

少年老成

曹玮生于 宋太祖 开宝六年(973年)六月二十日(7月22日),为 北宋开国名将 曹彬第四子,曹彬任 武宁军、 天平军 节度使时,曹玮都在军中任牙内 都虞候。他沉勇有谋,喜读书,通晓《 春秋三传》,尤精于《 左氏春秋》。

宋太宗 至道(995年—997年)年间, 李继迁据河西银、夏等州,兼并诸部,当时 李继隆、 范廷召等诸将多次出兵都无功,朝廷又放弃重镇 灵武,李继迁便频频扰边。太宗问曹彬:“谁可以为将?”曹彬说:“臣的三子曹玮可以任用。”太子即召见曹玮,任曹玮为渭州知州,而且要授予他 诸司使之职,曹彬代其推辞,太宗便命曹玮以本职(东头供奉官、阁门祗候)同知渭州,曹玮时年十九。

至道三年(997年)三月,太宗驾崩,由太子 赵恒继位,即宋真宗。真宗即位后,曹玮改任内殿 崇班、渭州 知州。他治军严明有部署,赏罚立决,对犯令的人从不宽贷。擅长派用间谍,遍知敌军的消息,布置举措如同老将。

咸平二年(999年),曹彬病重,真宗亲自前往看望,并向他询问后事,曹彬回答说:“臣无事可言。”在真宗追问下,才说:“臣的两个儿子才能可用,臣如果要荐举亲故,他们都堪为将。”真宗问他们谁优谁劣,曹彬回答说:“ 曹璨不如曹玮。”

威名四起

曹彬去世后,曹玮请求为父 服丧,真宗不允,改任他为阁门通事舍人,又调任西上阁门副使,转知 镇戎军。

当时, 李继迁虐用他的民众,曹玮知道他的下属多有怨言,就写信给这些部族,宣扬朝廷的恩信,来挑动诸羌。因此康奴等部族请求内附。李继迁攻打西蕃后返回,曹玮在石门川伏击,杀获甚众。

积极筹边

景德元年(1004年),李继迁死后,曹玮立即上奏朝廷,希望能乘此机会攻灭李氏,但其子 李德明非常狡猾,假意卑躬屈膝讨好朝廷,而朝廷想以恩惠来招抚,丧失了大好机会,酿成日后的 李元昊叛乱。当时河西大族延家、妙娥、熟鬼等不少当地部落都企图归顺北宋,但诸将十分犹豫,怕得罪李德明而不敢接纳。曹玮亲自率兵进入天都山,将延家妙等接纳归降,削弱了李氏的力量,李德明也摄于曹玮威名不敢挑衅。

不久,曹玮又和另一位名将 秦翰合作破章埋族于武 延川,分兵灭拨臧于 平凉,于是 陇山诸族皆来献地。

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曹玮被征召还朝,任西上 合门使、 邠宁环庆路兵马都 钤辖兼知 邠州。同年,真宗 东封泰山,曹玮因而调任东上合门使。真宗因他熟知河北事物,便任命曹玮为 高州刺史、 真定府定州路都钤辖。

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三月,调任 泾原路都钤辖兼知渭州。曹玮曾绘制泾原、环庆两路的山川城郭、战守险要之处进献朝廷,真宗留一份在 枢密院,把另一份交付这两路保存,让诸将出兵都按此图来商议。同年八月,调任泾原路钤辖。

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真宗西祀 汾阴,调曹玮为四方馆使。

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曹玮上疏,请求真宗按照旧例,另派他人知渭州,真宗不允。

大中祥符六年(1013年)十二月,曹玮发兵夜袭违命的原州界藏才族,斩获甚多。

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十一月,加 引进使。

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七月,曹玮请求暂回京师看望母亲,真宗同意。九月,曹玮升任领英州 团练使、知秦州兼缘边都巡检使及泾原、仪、渭州、镇戎军缘边 安抚使,真宗命另铸安抚使之印赐给他。

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七月,曹玮 丁母忧(遭逢母亲丧事),但 守制尚未满期而应召任职。

三都谷之战

当初,河湟地区吐蕃族部的首领 李立遵和温逋奇,迎吐蕃赞普之后唃厮啰至廓州,以号召部众。不久,李立遵又将唃厮啰迁至宗哥,挟唃厮啰以号令附近各族部,自封为唃厮啰的“论逋”( 丞相)。后来,李立遵不甘为相,要求朝廷立他为赞普。朝廷对此犹豫不决,曹玮上疏极力反对,认为李立遵野心勃勃,今天满足了他,明天还会有新的要求,一国不能有两个赞普。朝廷接受了曹玮的建议,拒绝了李立遵的无理要求。李立遵大怒,于 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率马御山、兰州、龛谷、氊毛山、淊河、河州等军三万多人,准备侵宋。顿时边关谣言纷纷,形势吃紧,曹玮积极准备战事,上书朝廷要求增兵,但真宗反认为他害怕,准备派人替换他,后经宰相 李迪劝谏,方才作罢。

九月,李立遵率部出发,宣称要在秦州城下与曹玮决战,扬言“某日下秦州 会食”,但曹玮不为所动。当听到吐蕃已经越过了毕利城,曹玮随即率秦州驻泊钤辖高继忠、驻泊都监王怀信和精骑六千渡过渭河迎战。

同月二十四日,宋军在伏羌寨三都谷摆下阵势,等待敌军的到来。很快探马传来消息敌军已经靠近,曹玮正在吃饭,闻报后继续悠闲的用餐。直到探马报告吐蕃人距离只有几里之遥时,曹玮才放下餐具,披上铠甲出城列队。

吐蕃人多势众,李立遵气势汹汹。但在曹玮的宋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具有很强的战斗力。故此曹玮决定在气势上先要压倒对手,他看到敌军分为三队,一名蕃僧正在前方走来走去。曹玮断定是吐蕃的指官,问左右谁最善射,左右均答李超。李超随即策马来到曹玮面前,曹玮问:“你需要带多少骑可以射杀那位蕃将?”李超观察了一下答道要十五骑。曹玮马上令:“给你一百骑,务必射杀此将,否则提头来见!”李超慨然应道道:“凭借您太保的神威,只要五十名骑兵护送我到敌人近前,一定可以得手。”

李超在一百精骑的掩护下,接近敌阵,那一百名骑兵突然向两侧分开,中间李超飞马而出,凭借高超的骑射本领,只一箭那蕃僧就 应弦而倒,蕃军顿时大骇,乱了手脚。曹玮见状,身先士卒,率精骑从敌军侧后方猛攻,以两翼骑兵夹击吐蕃军军阵。在宋军精骑的攻击下,蕃军阵势大乱,不能抵抗宋军主阵的正面冲击,溃败而去。

三都谷之战,据《 宋史》与《 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宋军“斩首千余级”,“擒七人”,宋军追奔20里至沙洲而还,缴获马牛、杂畜、器仗三万三千计,官军将士有一百六十人受伤,阵亡六十七人。真宗得到捷报后,非常高兴,赏赐曹玮金带、锦袍、 器币。(《 东轩笔录》称“贼大溃,斩首三千级。明日,视林薄间,中伤及投崖死者万计。”《 东都事略》称“斩首万级”。)战后,曹玮因功升任客省使领、康州防御使。

此后曹玮选募神武军二百人,在野吴谷大破马波叱臈,获生口、孳畜甚众。 又在 吹麻城打击了土蕃部落鱼角蝉私立文法活动。不久, 河州、洮兰、 安江、妙敦、邈川、党逋 诸城皆纳质归顺,宋朝的西北局势终于再次稳定,秦州人都请求 刻石纪功,真宗也下诏褒奖。

出镇华州

天禧三年(1019年),李德明率兵攻柔远砦, 都巡检 杨承吉战败,死伤甚多。真宗得知后,立即任命曹玮为华州 观察使、鄜延路副都总管、环、庆、秦等州缘边巡检 安抚使。委乞、骨咩、大门等族听说曹玮到任后,有一千多落率众归附。同年七月,曹玮长兄 曹璨在 东京去世,曹玮闻讯后请求暂赴京师,真宗 优诏不准。

屡遭贬谪

天禧四年(1020年)正月,曹玮受拜宣徽北院使、 镇国军节度观察 留后、 签书枢密院事,开北宋签书并兼领藩镇之例。同年,宰相 丁谓等人诬陷 寇凖而使其罢相,连遭贬谪。丁谓厌恶曹玮不依附自己,便诬陷他是寇凖党羽。曹玮遂被改为宣徽南院使、环庆路都总管安抚使、兼 管勾秦州兵马。当时边境都上言多言称 唃厮啰又作 文法,害怕其再为边患,只有曹玮上奏称其文法已散,没有什么好忧虑的。

天禧五年(1021年)八月,曹玮徙任镇定 都部署。

乾兴元年(1022年)二月,曹玮再被降职为 左卫大将军、容州观察使、 莱州知州。丁谓怀疑曹玮不受命,便派不依附自己的 侍御史 韩亿迅速前往收其军,想借机中伤二人。但曹玮在得到诏书的同一天便前往赴职,路上只有老弱的兵卒十多人跟随,不带弓衣箭袋,丁谓最终无法加害曹玮。

晚年生活

天圣元年(1023年),丁谓罢相,被贬为崖州 司户参军。十二月,曹玮复职华州观察使、青州知州。

天圣三年(1025年),除任彰化军节度观察留后,知 天雄军。

天圣四年(1026年),知 永兴军,负责边防,但因病未成行,又拜 昭武军节度使、知天雄军。

天圣五年(1027年),因病守 河阳军,数月后,任 真定路马步军都部署、定州都总管。

天圣七年(1029年),又改任彰武军节度使。

病逝彰武

天圣八年(1030年)正月甲戌(2月21日),曹玮逝世,享年五十八岁,仁宗闻讯后,为他 辍朝二日,追赠 侍中, 谥号“ 武穆”。

三、主要成就

治军用兵

曹玮治军“不如其父宽,然 自成一家”,他治军之要,可以简括为“驭军严明”、“赏罚立决”八个字。

针对士卒娇惰、纪律松弛的状况,曹玮以严整军纪为治军之首,严惩触犯军令之人。曹玮知 秦州时,一次视察边防,发现部队工事挡箭板不符合规定,当即要求更换,这时一位老将见曹玮年轻便当即顶撞:“我们这里从来就是这个规格。”曹玮一听立即回击说道“那么今天这规格就得改新的”,并且命令 刀斧手把这位老将推出斩首。曹玮的手下连忙劝曹玮:这位老将善于用兵,战功赫赫,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斩首,曹玮不为所动当即斩了这位老将。从此以后,全军上下都慑服于曹玮。

曹玮极为重视对部队建设。一次,山东名士 贾同前来拜访曹玮,住在客舍,曹玮之后想要巡边,邀请贾同一起前往,贾同奇怪曹玮为何没带护卫,曹玮说:“已经到位。”等到出门时,贾同才发现,门外居然环列着三千 甲士,自己一点也不知道,静的就像没有人一样,贾同因而对曹玮极为佩服。

备边御戎

曹玮在西北近四十年的时间里,为加强北宋西北边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所制定的备边措施,大多为后世所沿用,成为一代备边之法。其措施主要可以概括为四个内容:

一、修筑城寨:北宋西北边防。曹玮驻地镇戎军系 平原, 宋军步兵部队较多,和 游牧民族骑兵交手比较吃亏,曹玮到任后修筑堡垒,开挖战壕,防御为之改观。曹玮在边境修了很多防御工事,对巩固边防起了很大的作用,直到 宋哲宗时,名将 章楶评论他修建的防御工事“捍蔽坚全,至今蒙利”。

二、疏浚堑壕:针对北宋西北马源不足、西北精锐骑兵无几而边防无险的状况,曹玮在知 镇戎军时,从军界始,循 陇山而东,刳边 濠数百里,将边濠与 古长城堑连为一体,以阻止善射的西夏骑兵驱驰而下。后在秦州,又“浚濠三百八十里”、“深广丈五尺,山险不可堑者,因其峭绝治之”,虽工程浩大,而“工费不出民”,受到宋廷嘉奖。秦州镇边濠的修成,实际上等于又在秦陇一带筑起了一道长城。

三、招置弓箭手屯田:曹玮重视当地民兵建设,招募“弓箭手”,按 武功好坏给其土地,官军几乎很少给他们给养,但这些人因为有了土地,一旦敌人入侵,事关切身利益,作战时候最为勇猛,甚至超过了禁军。对于蕃军原来宋军对其管理比较混乱,曹玮对他们的编制、官衔、军饷做了制度化,正规化,提高了蕃军战斗力。其后 范仲淹、 种世衡等组织蕃汉弓箭手获得成功,在御夏战争中起到很大的作用。

四、绥抚夷落:曹玮久镇西北,虽功勋卓著,但他对入侵民族及周边部落并不是全以兵威相服,主要还是以恩德绥抚,笼络 羁縻,以争取周边民族及部落的诚心归附。自五代以来, 秦州一直纷扰多事,而 吐蕃部落与北宋边臣的冲突不断。至曹玮至秦州时,吐蕃部落犯边更加频繁,从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至天禧二年(1018年),吐蕃宗哥族首领 唃厮啰、 李立遵、赏样丹、鱼角蝉等不断“聚为 文法”,入寇秦边。曹玮一方面积极备边粉碎吐蕃入侵阴谋,另一方面不断对周边夷落施以恩惠,对于愿意归顺的蕃部待遇亦优。对待沿边 熟户,曹玮则更注意笼络,使之成为屏障西陲的藩篱。他采取措施一方面禁止边民收买熟户田土,另一方面将边民所买之田退还,使熟户有安身立命之地。对待叛逃西夏的熟户,边将多行杀戮,曹玮知秦州时,却以招安的形式“令入马赎罪”,使大量叛羌得以返回家园。曹玮的这一系列举措收到了很大的效果,熟户蕃民都对他十分感戴。他每到一处,就有大量蕃民归附,就连一向与宋为敌的李立遵在曹玮的感召之下也上言:“愿罢兵,岁入贡,约蕃汉为一家”。自称之后,秦州之西数十年无吐蕃之患,蕃汉行甥舅之好,边境无 风尘之警,以致秦民“愿刊石颂功,以信不朽”。

四、人物评价

总评

曹玮擅于任用将士,平素时非常闲暇,等到出兵后,多有奇谋,进出神速无法预测。为将虽不如其父宽仁,但能够 自成一家。统兵近四十年,从未稍有失利过。曹玮喜欢读书,所到之处一定载有几辆的书,通晓《 春秋传》、《 公羊传》、《 榖梁传》与《 左氏春秋传》,而特别精通《左氏春秋传》。

曹玮战功赫赫,受到真宗信任。史载“真宗慎兵事,凡边事,必手诏诘难至十数反,而玮守初议,卒无以夺。后虽他将论边事者,往往密 付玮处之。”曹玮死后 李元昊叛乱,宋将 葛怀敏就被赐予曹玮穿过的铠甲显示荣耀。曹玮的对手对他也非常尊敬, 唃厮啰听到有人提到曹玮“即望玮所在,东向合手加额”。契丹使者经过曹玮驻地 天雄军时,告诫随从一律慢行,不准策马飞奔。

曹玮以其出色的战绩,成为宋朝西北边防的旗帜,在 中国战史上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历代评价

曹彬:①臣二子( 曹璨、曹玮)材器可取,臣若内举,皆堪为将。②璨不如玮。

赵恒:①曹玮等能干其职,甚可嘉也。②边臣临事,多不得宜。大凡若能擒驱敌人,则可决策出奇;不然,莫如镇静。唯曹玮颇有方略,尝言蕃戎之情诚伪相半,但当伺察其情实者,推心厚待之。奸伪者亦善待而密为之备,彼自以为莫我疑也。或有侵盗,必掩其不虞而败之。

李迪:玮知唃厮罗欲入寇,颇窥 关中,故请益兵为备,非怯也。且玮有谋,诸将皆非其比,何可代?

王旦:夫以曹玮知 秦州,羌戎 詟服,边境之事,玮处之已尽其宜矣,使他人往,必矜其聪明,多所变置,败坏玮之成绩。

王辟之:诸子皆贤令,玮、琮、璨继领旄钺。

《 献曹南院》:贤守新成盖代功,临危方始见英雄。三都谷路全师入,十万 胡尘一战空。杀气尚疑横塞外,捷音相继彷环中。君王看降如 纶命,旌节前驱马首红。

贾同:玮殆名将也。

宋庠:①迹公之策名展体,服劳中外,为国方召,多本西略。②呜呼!公之材之劭,本沉雄而施事干;然承借先训,济之谦悫,保功约己,未尝有过。临政精悍,不独以军旅从事,故数佩州组,皆以最闻。大指道威信,必赏罚,以军之严移於郡,则肃然畏;以郡之爱移於军,则薰然和。伍符吏牍,参行不慁,古名将之惮,公优为之。前后褒勤赏捷,受方底书以数十。若其询逮兵策,则宝跗细札,委曲纤悉,甚者手诏往反,如宣帝问后将军故事,决而后已。在常赵感疹方革;营卒以常干军禁,左右劝宽其罚。公曰:“以病易守,非吾节也!”卒置殊死。故公之约,所守如介石;公之重,所至为 长城;言料敌则焞龟;语应变则奏刀。用能英声茂绩,超盖前代,行均椒兰之芬,威无藜藿之采,有由然也。论者犹以羌浑右鄙,事微敌脆,不足畅桓桓之举;晚睨幽朔,悲歌慷慨,常谓禅姑衍、铭燕然者,复何人哉!时方 弭兵,公亦 赍志,此又谋夫壮士击剑长怀而不能已也。

田况:天禧中,西蕃酋领李遵及郢城温共迎唃厮啰为主,以兴文法,遂逼秦州。时曹玮作州帅,逆战于三都谷,蕃众大败,自后不敢复寇汉境。

张方平:三都振旅,羌以破坏,故迄今三十年慑不敢动。 宝元中,夏戎饱飞,两陲骚动,而陇晏如,关辅赖以为安,实章圣(宋真宗)纳公(李迪)远策,而公任玮之材。

江少虞:西蕃由是慴服,至今不敢犯塞。每言及曹玮,则加手于额,呼之为父云。

吴曾:曹宣徽玮守秦,有功名,能抚士。

王珪:敦诗阅礼,秉义经武。参谋帷幄, 折冲万里,镇绥方面,隐如长城。加以恂恂循道,有古名将之风焉。

王安石:公为将几四十年,用兵未尝败衂,尤有功于西方。...自三都之战,威震四海。唃厮啰闻公姓名,即以手加颡。在 天雄,契丹使过魏地,辄阴勅其从人无得高语疾驱。至多惮公,不敢仰视。

陈师道:曹南院为秦帅,唃氏举国入冠,公自出御之。战于三都谷,大败之,唃氏遂衰。

王称:武穆治军整暇,羌戎畏服,父子俱配食 清庙,其最优也夫。

李焘:玮用士得死力,平居意气舒暇,及行师,多奇计,出入神速。

洪遵:太祖皇帝之世,所与开国创业及南征西伐诸大臣,功如曹彬、 潘美、 王审琦、 石守信、 王全斌、 慕容延钊之徒,其子若孙不过 诸司使,惟彬之子琮、玮以功名自奋, 王承衍、 石保吉以联姻帝室,皆为 节度使,初不闻有递迁侍从之例。

吕中:若曹玮者,可谓良将矣。能知厮啰之必叛,策德明之可图,料元昊之必反,此其智,岂徒决兵家之胜负而已哉?

谢肇淛:宋之人物,若王沂公( 王曾)、李文正( 李昉)、司马温公( 司马光)之相业,寇莱公( 寇凖)、赵忠定( 赵汝愚)之应变,韩魏公( 韩琦)之德量, 李纲、 宗泽之拨乱, 狄青、曹玮、 岳飞、 韩世忠之将略,程明道( 程颢)、朱晦庵( 朱熹)之真儒,欧阳永叔( 欧阳修)、苏子瞻( 苏轼)之文章,洪忠宣( 洪皓)、文信国( 文天祥)之忠义,皆灼无可议,而且有用于时者,其它瑕瑜不掩,盖难言之矣。

黄道周:曹玮宝臣,彬之少子。驭军严明,赏罚不诡。既败继迁,德明虑死。帝方用恩,置之不理。玮恐饱飏,逼降内徙。阴结厮敦,棣丹死矣。大败厮啰,纳质比比。检点边功,实有可纪。宰相 丁谓,恨不附己。目为准私, 容州安置。谓败复官,改节度使。不测用心,别妙可喜。谓之名将,深得其体。

王夫之:① 李继迁死,德明嗣立,曹玮上言:u2018国危子弱,愿假精兵擒德明送阙下,复河西为郡县。u2019此一时也,固宋室兴替之大机;而庸主具臣畏葸偷安,猥云德致,拒玮之谋,降诏招抚。悲夫!宋之自折入于西北,为千古憾,虽有虎臣,其将如之何哉!玮之为将,非徒言无勇,徒勇无谋,稽其后效,概可睹矣。世为勋臣,宋抑待以肺腑,睥睨孤豚,游其几俎。诚假以精兵,推心授钺,四州斗绝一隅,孺子植根未固,功之夙成在玮心目闲,亦在天下后世心目闲也。玮谋不行,德明之诏命一颁,而 契丹大举之师逾年即至,其应如响,而宋穷矣。况德明不翦,延及元昊,蕞尔小丑,亢为敌国,兵衄将死,趣奉金缯,祸迄于亡而不已。一机之失,追救末繇。②且宋当德明之世,去平江南、下西蜀、破太原也未久,兵犹习战。而曹玮以知兵世将,奋志请缨,繇其后效,固知其足恃也。

《 历代群英歌》:曹玮沈勇有谋,公亮( 曾公亮)入相称职。

毕沅:玮为将不如其父宽,然用士得死力。平居意气舒暇,及行师,多奇计,出入神速。

《 宋会要辑稿》:此父子(曹玮、曹彬)二人皆配享功臣,昭勋崇德阁,忠贤之报乎!

蔡东藩: 灵武为河西要塞,岂可轻弃。何亮一疏,言之甚明,而 张齐贤、 李沆等,俱主张弃地,实书生畏葸迂谈耳。真宗虽有心保守,而任将非人,当日曹彬临殁,曾谓其子璨玮,均擅将才,何不擢之专阃,乃任一阘茸无能之 王超耶?

五、轶事典故

先见之明

宋仁宗时,党项 李元昊反叛。仁宗问起边境上的守备情形,辅臣都回答不出来。第二天,枢密院四人都被罢了官,其中 王鬷被贬到虢州。翰林学士苏公仪与王鬷交情很好,出城送别他。王鬷对苏公仪说:“我这次贬官之行,十年前就有人预言过。”苏公仪说:“那是江湖术士的胡说吧?”

王鬷说:“不是的。我从前担任 三司盐铁副使,到河北判决囚犯。当时曹南院(曹玮)从陕西贬官到河北任定州主帅。我办完事以后,曹玮对我说:u2018公事已经办完了,要回去了。希望您明天再多留一天,我有话要和您说。u2019我既爱惜他的雄才,又听他说有话要讲,就留了下来。第二天,他准备简单的饭菜。吃完后,屏退左右的人,说:u2018您生有一副权贵的相貌,日后不是当枢密使就是当边帅。有人说您会当宰相,我看不可能。然而不到十年,一定在这里总揽军事。那时西方有外敌,您应为边境的守备作好预备,广征人才,不然事到临头无法应付。u2019我说:u2018边境上的事,只有您最清楚,请问有何指教?u2019曹玮说:u2018我在陕西的时候,河西的首领赵德明曾经派使者带着马匹来中国交易,因为生气使者所得的利润微薄,而要杀他,没有人可以劝止此事。德明有一个儿子,年纪才十多岁,极力地劝谏,认为用马匹去资助邻国,已是失策,现在更要为钱杀守边人,那以后还有谁肯受我们效力?我听了他的话,心想这个孩子想善用自己的族人,一定有不凡的心志。听说他常往来于市集,我很想认识他,一再派人诱使他来都没有办法做到,就找个擅长画像的人去画他的容貌,画好拿回来一看,真是英挺的人物。这个孩子一定成为我们的边患,算一算时节,正是您主持政务的时期,希望您好好注意。u2019我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才知道,他所画的人就是元昊。”此后王鬷多次在他人面前赞叹曹玮。

智破敌军

曹玮在边境作战勇猛,一次正在做针灸治疗,恰好做了一半,敌人来了,他奋不顾身,用布一包就上阵了。曹玮不但勇猛,智慧更是过人。

曹玮率军与吐蕃军队作战,初战告胜,敌军溃逃。他故意命令士兵驱赶着缴获的一大群牛羊往回走。牛羊走得很慢,落在了大部队后面。有人向曹玮建议:“牛羊用处不大,又会影响行军速度,不如将它们扔下,我们能安全、迅速赶回营地。”他没有接受这一建议,也不作任何解释,只是不断派人去侦察吐蕃军队的动静。吐蕃军队狼狈逃窜了几十里,听探子报告说,曹玮舍不得扔下牛羊,致使部队乱哄哄地不成队形,便掉头赶回来,准备袭击曹玮的部队。 曹玮得到这一情报,便让队伍走得更慢,到达一个 有利地形时,便整顿人马,列阵迎敌。当吐蕃军队赶到时,曹玮派人传话给对方统帅:“你们远道赶来,一定很累吧。我们不想趁别人劳累时占便宜,请你让兵马好好休息,过一会儿再决战。”吐蕃将士正苦于跑得太累,很乐意地接受了曹玮的建议。等吐蕃军队歇了一会儿,曹玮又派人对其统帅说:“现在你们休息得差不多了吧?可以上阵打一仗了!”于是双方列队开战,只一个回合,就把吐蕃军队打得大败。

这时曹玮才告诉部下:“我扔下牛羊,吐蕃军队就不会杀回马枪而消耗体力,这一去一来的,毕竟有百里之遥啊!我如下令与远道杀来的吐蕃军队立刻交战,他们会挟奔袭而来的一股锐气拼死一战,双方胜负难定;只有让他们在长途行军疲劳后稍微休息,腿脚麻痹、锐气尽失后再开战,才能一举将其消灭。”

借刀杀人

曹玮知秦州时,渭州有十多名士兵(一作数千)叛逃西夏,守卫前来报告,曹玮当时正与宾客 下棋,没有回答,守卫一再陈说,曹玮怒斥他说:“他们是奉我命去的,你要再三说明吗?”西夏听说这件事,以为降兵是曹玮派来偷袭诈降的兵士,就将他们全数处斩。 冯梦龙在《 智囊全集》中评此事为“冯睢杀宫他之智”。

六、家族成员

辈分关系姓名简介
家世 先祖曹泓晋朝清河太守。
曾祖曹业任牙门大校之官,累赠太师、尚书令,追封荥国公。
曾祖母张氏累赠齐国太夫人。
祖父曹芸官至成德军节度都知兵马使,累赠太师、尚书令,追封越国公、魏王。
祖母李氏累赠韩国太夫人。
父亲曹彬字国华,北宋开国元勋,卒赠中书令、济阳郡王,谥武惠。
母亲高氏曹彬死后获赠韩国夫人。
——配偶潘氏(原配)封冯翊郡夫人,北宋名将潘美之女。
沈氏(继室)封吴兴郡夫人、安国太夫人,宰相沈伦孙女、光禄少卿沈继宗之女。
平辈长兄曹璨字韬光,官至殿前都指挥使、忠武军节度使,累赠太师,谥武懿。
次兄 曹琏官至义成军衙内都指挥使。
三兄曹珝官至昭宣使、恩州团练使。
五弟曹玹官至西京左藏库副使。
六弟曹玘官至尚书虞部员外郎,为慈圣光献皇后之父,累赠太师、中书令、吴王,谥安僖。
七弟曹珣官至东上阁门使、宜州刺史。
八弟曹琮字宝章,官至马军副都指挥使,赠安化军节度使兼侍中,谥忠恪。
子辈长子曹僖 官至礼宾使、仪州知州,后因罪迁死于韶州。
次子曹倚官至内殿崇班。
三子曹俣官至供备库副使,后战死于瓦亭,赠宁州刺史。
四子曹倩官至右侍禁。
女儿曹氏嫁四方馆使、荣州刺史王德基。
孙辈 孙子 曹谅官至东头供奉官。
曹讽官至东头供奉官。
曹谊官至右侍禁、阁门祗候。
曹谞官至三班奉职。
曹谘官至右班殿直。

( )

七、后世地位

宋英宗 嘉祐八年(1063年),曹玮与 王曾、 吕夷简得以配享宋仁宗庙庭。

宋理宗 宝庆二年(1226年),理宗图二十四功臣神像于昭勋崇德阁,曹玮位列其中。在明代 黄道周的《广名将传》中,曹玮位列其中。

明宪宗 成化五年(1469年),青州知府 李昂奏请建立 名贤祠,以祭祀曹玮等十三位有惠政的青州知府。

八、文献记载

类别 作者篇目
史书 脱脱等《宋史·卷二百五十八·列传第十七》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十五~卷一百九
王称《东都事略·卷二十七》
杨仲良《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卷二十六·渭州蕃族唃厮啰叛服》
毕沅《续资治通鉴》卷第二十五~卷第三十八
通志李卫《畿辅通志·卷一百三》
军事著作曾公亮、丁度《武经总要前集·卷十八》
碑铭 王安石《王临川集·卷九十·曹武穆公玮行状》
宋庠《元宪集·卷三十三·赠侍中曹公行状》
《元宪集·卷三十四·赠侍中曹公墓志铭》
传记曾巩《隆平集·卷九》
言行录朱熹《五朝名臣言行录·卷第三百三十五·枢密曹武穆公》
笔记司马光《涑水记闻》
沈括《梦溪笔谈》
魏泰 《东轩笔录》
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十二》
苏轼《东坡志林》
苏辙《龙川别志·卷下·曹玮》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1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