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苗照片

陈永苗

陈永苗个人资料:陈永苗,执业律师,兼报社评论编辑。曾任中法网内容总监,《新京报》评论员。《法制早报》评论编辑。现任宪政论衡网站站长,致力于推动中国宪政转型,南方周末称为知名宪政学者,在海内外有较大影响。2002年8月推动了反对《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运动和2004年推动了反对禁止乞讨运动。本博致力于中国宪政转型的思想和学术讨论,以及推动维权运动的进步。……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5 08:04:27

人物 人名 编辑 政法 评论员

一、个人资料简介

陈永苗,执业律师,兼报社评论编辑。曾任中法网内容总监,《新京报》评论员。《法制早报》评论编辑。现任宪政论衡网站站长,致力于推动中国宪政转型,南方周末称为知名宪政学者,在海内外有较大影响。2002年8月推动了反对《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运动和2004年推动了反对禁止乞讨运动。本博致力于中国宪政转型的思想和学术讨论,以及推动维权运动的进步。

二、人物经历

1996年中南政法学院毕业

2002年前福建执业律师,

2003来北京,先后任中法网内容总监,《新京报》评论员。《法制早报》评论编辑。现任宪政论衡网站站长。

三、相关文章

不久前,全国总工会发出《关于进一步做好职工队伍和社会稳定工作的意见》,其中明确表态:维权是维稳的前提和基础。这就用高政治态势准确阐述维权与维稳的内在关系。全国总工会既然承认维权是维稳的前提和基础,维权与维稳相互结合:一方面,维稳就渗入维权,总工会这种维权具有维稳目的。经过渗透缠绕,维稳成为维护全部国民的权利,也就是整体上的维权。这样一来,对地方政府和部分官员过激的非理性极端的维稳手段,应该批判和遏制,对于维稳本身和所想要抵达的目的,应该获得支持。最近维权与维稳互相支持、互相渗透的文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井喷式呈现在公共空间。例如,清华大学以孙立平为首的课题组的《维权才能维稳》,清华大学教授李楯的《维权才能维稳》,《南方周末》登载梁文道的文章《维权与维稳》,杨耕身在《东方早报》的文章《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福建省委党校副教授王利平的《维稳与维权》,顾骏《“维稳必先维权”亟待做实》,等等。以google上的网页里来看,维权与维稳为关键词,约有 27.6万 条结果。在百度上,找到相关网页约113万篇。需要注意的是,能够接受维权与维稳互相捆绑互相渗透的政府部门,多是与地方政府利益有所隔离的,例如环保、纪委等等,这些部门大概在以下几个方面,已经接受了维权话语,并且同样作为维稳的核心。第一个是法律援助。2010年4月12日,中国日报网标题为《律师介入拆迁维权才能维稳》的报道,介绍北京市司法局组织律师、司法助理员、人民调解员、公证员成立法律服务团,涉及城中村改造拆迁的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大兴、房山、通州。例如湖南邵阳市司法局认为,维权与维稳是法律服务工作者当前乃至今后必须予以正视并着力解决好的两个基本点,要正确处理好维权与维稳的关系,法律服务人员在执业中,一定要有政治敏感性和大局观。还有例如有法律性官方网站呼吁,坚持维权与维稳相结合的工作思路,不断探索法律援助工作新机制。第二个是工会。例如2009年6月17日广东省劳动厅召开全省劳动关系、工资工作暨维权维稳视频会议,2010年3月31日天津市总工会召开工会维权维稳工作经验交流会。例如山东工人报报道,青岛工会做实维权与维稳结合文章。例如《湖南工人报》报道,维权与维稳同步推进。例如《陕西工人报》报道,大力化解劳资矛盾实现维权与维稳的统一。例如张昌尔2009年12月29日写文章《构建工会维权维稳体系的思考》,说近年来,湖北省各级工会在维权维稳工作中进行了有效探索,取得了一定成效,受到了中华全国总工会和湖北省委的充分肯定。第三个是妇联。例如2009年3月5日甘肃百万妇女“维稳维权”大行动启动。例如2010年2月11日,全国妇联下发通知,要求各级妇联要认真学习贯彻会议精神,发挥妇联组织优势,进一步做好维权维稳工作。例如哈尔滨市妇女联合会2010年2月22日《关于进一步加强妇联组织开展维权和维稳工作的通知》。例如2010年3月4日举行了上海市妇联维权维稳工作座谈研讨会。著名三农学者于建嵘对我说,公民社会的事物出现,存在不适应的情况,从敌对状态,到敏感再到公共舆论承认而脱敏,再到官方认可的过程。而维权运动的历程正是如此。例如下坡岗村的土地承包。之所以维权和维稳之间有如此渗透缠绕,还有一原因是现实中的中央与地方的某种博弈关系。现有的中央地方冲突的政治格局中,把维权镶嵌进去,因此维权和维稳之间发生关系。十七大之后,地方对中央不仅存在“弱服从”关系,还存在某种意义上的“不对等的博弈”关系。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的“重新划分中央与地方权限”,需要重新整理中央地方关系。这一点也成为政治稳定的关节点,绝大部分的政治矛盾,都夹在中央地方关系产生。甚至可以说,除了敌我矛盾之外的人民内部矛盾,都是可以纳入中央地方关系中调整的。目前一些最新政治动态,例如网络监督、纪委直属和司法中心的政治呼吁都是与这个相关。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邓正来先生撰文说,央视《焦点访谈》是中央政府在新的历史进程中所创制的一种新型的治理技术手段,在地方和中央利益有所分化的格局中,中央政府不仅要依赖过去的行政手段,而且也更需要运用媒体手段通过批评和揭露某个地方政府的弊政来警告其他地方政府。这样看来可能是网络媒体抢占了《焦点访谈》的政治地位。 正是网络媒体有了很高的政治地位,能够让民意直达上听。互联网的出现常常让部分地方政府官员疲于应对,究其原因,是来自于“无法控制”的技术及其他“难题”,源于长期养成的控制习惯。面对网络监督,部分官员所做的事情,会首先致力于谋求控制。这也是互联网对部分地方或者部门及其官员,有不可思议的震慑作用的原因所在。好像互联网对他们来说,是一种魔幻。实际上,在今天维权运动与中央政府之间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协作关系。中央政府允许知识分子,律师、工会和妇联等参与到维权运动中去,发动民众,在宪法法律之下,与腐败分子作斗争。这样才能让民众在维权之中,掌握法律,用权利对抗非法权力。其客观效果是维护了中央政府的权威,为整个社会的政治清明作出努力。惩治贪污,需要有中间组织,需要知识分子的介入,如此是双赢的局面。社会稳定与和谐是动态的,而不是静止的。今天,即使发生为数不少的群体性事件,但是,还是十字路口的“黄灯”,还没到“红灯”。 中央政府要做的事情,是吸纳和支持,避免转化成为社会动荡。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2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