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维熙照片

从维熙

从维熙个人资料:从维熙(1933年——2019年10月29日) 是河北玉田人。中国当代作家。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大墙下的红玉兰》、《远去的白帆》、《风泪眼》,长篇小说《北国草》、《走向混沌》等。2019年10月29日,在北京病逝,享年86岁。……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5 11:14:57

河北省名人 唐山市名人 玉田县名人

一、个人简介

从维熙(1933年——2019年10月29日) 是河北玉田人。中国当代作家。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大墙下的红玉兰》、《远去的白帆》、《风泪眼》,长篇小说《北国草》、《走向混沌》等。2019年10月29日,在北京病逝,享年86岁。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从维熙

外文名:Weixi Cong

国籍:中国

民族:汉族

出生地:河北玉田

出生日期:1933年

职业:作家、学者

毕业院校:河北师范学校

主要成就:曾任北京市文联专业作家 作家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

代表作品:《大墙下的红玉兰》、《远去的白帆》等

三、个人生平

1933年出生于河北玉田县城北代官屯。年轻时曾任教师,后任北京日报记者、编辑。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1950年发表处女作《战场上》。

1953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校。

1955年出版小说散文集《七月雨》。

1956年至1957年,出版短篇小说集《曙光升起的早晨》和长篇小说《南河春晓》。

1957年反右期间,因其直言被打成右派分子,历经生活磨难,长达二十年。

1978年重返北京文坛。

1995年《从维熙八卷文集》问世。

2000年作者回眸右派劳改生活的长篇纪实文学《走向混沌》三部曲出版,引起社会强烈反响。

四、人物逝世

2019年10月29日早晨,从维熙在北京病逝,享年86岁。

五、获得荣誉

中篇小说《大墙下的红玉兰》、《远去的白帆》、《风泪眼》获全国一、二、四届中篇小说奖;电影《第十个弹孔》获文化部全国第一届优秀电影奖。之后,作者先后出版了长篇小说《北国草》、《断桥》、《酒魂西行》、《逃犯》、《裸雪》、《龟碑》,以及中篇小说集《驿路折花》、《雪落黄河静无声》、《祭红》、《牵骆驼的人》、《鼻子备忘录》。《雪落黄河静无声》和《风泪眼》分别获《中篇小说选刊》第一、三届优秀中篇小说奖和荣誉奖。

六、个人著作

从维熙个人作者文集(2002--2006)《北京青年报》

一纸祭文悼彦周2006/12/16

良知是金2006/11/11

有感“换位生存”2006/11/04

怀念一位国文老师2006/09/09

触电“马国力”2006/08/19

孔雀之殇2006/08/05

初识黄河牛2006/07/15

圆者自转2006/06/17

燕子矶怀古2006/04/15

市井的棋摊2006/04/01

方者自安2006/02/18

“煤黑子”话矿难2006/01/21

独饮2005/12/12

千年一叹读韩愈2005/11/28

漫步原子城2005/11/21

走过世纪的巴金2005/10/19

"触电"记2005/10/17

镜子启示录2005/08/12

阿里山看云2005/05/27

秦坑儒谷的深思2005/05/13

蝈蝈的冬夜春歌2005/03/11

南窗风景2005/01/28

情感树2005/01/14

雄鸡一唱天下白2004/12/31

漓江情韵2004/12/03

听秋2004/10/29

五五感怀2004/09/24

话说吃“唐僧肉”2004/08/20

在萧红故居2004/07/09

红头船纪事2004/05/28

美国寻古2004/03/12

指向天空的木拐2003/12/12

庆贺巴金先生百岁华诞2003/11/25

月光下的孙犁2003/07/25

星星的寓言2003/03/07

卖蘑菇的女孩(二)2002/10/01

卖蘑菇的女孩(一)2002/10/01

风景深处留下大师2002/07/16

七月雨(小说、散文集)1955,新文艺

曙光升起的早晨(短篇小说集)1956,新文艺

南河春晓(长篇小说)1957,新文艺

第十个弹孔(中、短篇小说集)1979,群众

泥泞(中篇小说)1980,广东人民

从维熙中篇小说集1980,中青

从维熙小说选,1980,北京

遗落在上海滩的脚印(中、短篇小说集)1982,花城

洁白的睡莲花(短篇小说集)1982,春风

远去的白帆(中篇小说)1983,四川人民

燃烧的记忆(中、短篇小说集)1983,群众

北国草(长篇小说)1984,十月

雪落黄河静无声(中篇小说集)1984,文联

驿路折花(中篇小说集)1985,人文

文学的梦(文论)1985,江西人民

从维熙集(中篇小说集)1986,海峡

断桥(长篇小说)1986,作家

从维熙代表作王之望编,1987,黄河

从维熙小说特写选)1986,群众

德意志思考(散文集)1989,中国华桥出版公司

七、写作生涯

从维熙曾用笔名碧征、从缨。初中毕业后,当过小学教师,后任《北京日报》编辑、记者。50年代开始发表作品,艺术上师法孙犁。1957年之前曾出版《七月雨》、《曙光升起的早晨》两本短篇小说集和长篇小说《南河春晓》,是“荷花淀派”的代表性作家之一。遭遇政治坎坷和磨难二十多年,对监狱生活有较多的了解和体会。新时期作品很多,其中主要有长篇小说《北国草》、《裸雪》,中篇小说集《从维熙中篇小说集》、《遗落在海滩的脚印》、《远去的白帆》、《雪落黄河静无声》、《驿路折花》,短篇小说集《从维熙小说选》、《洁白的睡莲花》。另外还有文艺论集《文学的梦》。从维熙一九三三年生于河北省玉田县城北小山村。一九五○年考入北京师范学校,并于同年开始发表作品。毕业后,当过教师以及报社记者、文艺编辑。一九五六年参加中国作家协会。先后出版了两个短篇小说集和一部长篇小说。一九五七年反右斗争中被划成右派。

一九七九年他重返文坛之后,率先发表了《大墙下的红玉兰》等十几部描写劳改营生活的中篇小说,因而被文坛誉为“大墙文学”之父。作品曾多次获奖。一九八四年后,他将主要精力转移到长篇小说的创作上。一九八五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北国草》曾在全国和北京市先后四次获得优秀文学奖。一九八六年出版的长篇力作《断桥》获优秀文学畅销奖。一九八九年出版了反右回忆录《走向混沌》,引起强烈反响。以后,他又完成了《裸雪》、《酒魂西行》、《逃犯》三部长篇小说的创作。此外,还发表了相当数量的短篇小说、散文和文学评论等类作品,是一位刻苦耕耘的作家。有些作品已被译成英、法、德、日以及塞尔维亚文。八十年代后期,他被载入英国剑桥编撰的《世界名人录》和《国际名人传》。

从维熙作品大都是描写1957年以来风云变幻的政治生活,其中中篇小说《大墙下的红玉兰》是代表作。小说选取独特的角度,从“文革”时期的一个监狱里发生的故事入手,正气凛然地揭露了十年浩劫时期是非颠倒,鬼蜮横行的黑暗现实。作者不是一般地揭露黑暗,事件的发展紧紧地与悼念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联系在一起,因此,展现在读者面前的不仅有黑暗与邪恶,更有光明与正义。整个作品具有邪不压正的震撼人心的力量。这部中篇影响很大,此后评论界把揭露“四人帮”横行时期监狱生活的小说称为“大墙文学”,从维熙自然成了这一文学最有代表性的作家。由于生活环境的巨变和创作题材的转移,从维熙新时期的小说创作已经与“荷花淀派”分道扬镳。出版的自传体小说《裸雪》,又让人们看到,早年“荷花淀派”文学的影响,在从维熙的心灵深处和笔下的字里行间,仍然生气勃勃地存在着。

八、经典作品

《亡命天涯》

《亡命天涯》是我国作家从维熙潜心创作的又一部长篇力作。小说描写知识分子右派逃犯索泓一浪迹天涯的生活。

《裸雪》

从维熙的自传体长篇小说《裸雪》,以独特的视角,童话般世界的创造,散文诗的叙述方式,别具一格。

小说以四十年代冀东大地为背景,回顾了“我”从四、五岁到十二岁的童年生活,记录了掩埋在雪国、富有摇篮诗情的一个个银色的梦幻,同时贯串全书的,还有以童贞的眼光,体察到的现实人生种种世相和景观。作者采用抒情化的叙事话语,替代单一的情节结构,重构了表面平淡无奇,内蕴深厚意味的感觉世界。小芹和丫头(和尚)自小青梅竹马,他们曾两小无猜地涂指甲草、玩过家家、钻秫秸垛、拜城隍庙、埋香枣花、捉蝈蝈、与大山对话,这种满载童贞、童趣的嬉戏,是人生最本真、也最美妙的一页,“它像冬天的晶莹雪花,像夏天清澈的露珠;像秋天的一片枫叶,像春天一尖嫩的柳芽”,清新透明,又新异耀眼。他们不知道男女有别相互看尿尿,使小芹遭受打肿屁股之罚,从不打我的母亲也打了我一拨火棍;不知道侵略者凶恶捡拾洋铁盒,小芹差点被扔到碾磨上碾死;瞎表姐和石瘸子恋爱,他们误以为是藏猫儿玩。在懵懵懂懂中,他们对变化莫测的世界,充满了惊奇,又充满了疑惧。

然而,正如书中所感叹的:“人间的经纬像一把剪刀,不断削减着童年的无忧无虑,增加着小小心灵上愁楚的负荷。”在古老的中国农村,历史传承的重负,始终是毒害人性、侵蚀精神的鸦片。童年的旅途,有莹洁的童贞,也有沉郁的情愫;有纯真无邪的美梦,也有令人胆颤的恶梦。天真烂漫的梦想,沉积着辛酸的泪痕。日本鬼子的侵略,使许多小伙伴家破人亡,使自己家里困顿压抑,更重要的,封建主义的“孝经”,又像瘟疫一样到处流行。聪明可爱的小芹,只因她是个女的,母女俩倍受虐待、凌辱,直至被赶出家门,四处飘泊;她幼小的心灵上,蒙上厚厚的阴影,烙下深深的创痛。这一切,都暗含在诗意的描写之中。在小说结尾处,我们看到小芹站在瞎表姐的坟头,为和尚送行,看到她头上开放着的两朵“红花”,不禁隐约感觉传统教义繁衍下,女人命运的轮回,萌生无限的怅惘之情。

《伴听》

《伴听》通过一个女研究生的视角,描写了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的退休将军。当女研究生见到他时,他已是一个脾气暴躁的老人。他永远活在对过去的记忆里,活在枪林弹雨的年代,时间无法改变他对信仰的执着,但面对而今物欲横流的社会,他也无能为力。他无法理解他的子女,也得不到子女的理解。老人终于在孤独中死去。《野浮萍》讲的是一位志愿军战士在朝鲜战场上不幸被俘,从此战俘的屈辱就一直笼罩在他的头顶,带给他无数的厄运。最终还是进了劳改农场。他不懈地同命运抗争,但毫无结果。几十年后,他却摇身一变,成了名噪一时的算命先生,成了腰缠万贯的富翁。此时此刻,他依然没有忘记那些曾经和他共命运的战友……

九、人物轶事

从维熙的书房

一个作家,应该看到什么、想到什么、感到什么就能写出什么吗?已经出版了60多本书和大量散文、随笔的从维熙,作品题材就涉猎了人生所能经历的方方面面。

拜访了这位驰名文坛的高产作家。普通的居民楼,书房里一圈深棕色书柜,连玻璃也是茶色的,显得屋里很庄重。东面墙书柜中都是些文史类、文集、工具书等书籍;西面墙书柜中自己的作品占了多数;北面的书柜则是木门。从先生笑着说:“里面不光是书,还放了好多酒,玻璃门就不好看了。其实,酒与读书、写作还是关系密切的。”记者想起从先生关于酒的宏论:酒是中华文化的组成部分,酒是有情物。

南面阳台,窗户半掩着苇帘,上面挂着一只大风筝。窗台上几盆不很名贵的小花,长得很茂盛。桌上的电脑打开着,屏幕上是从先生几年前去美国时与在那里生活学习的儿子和两个孙子的合影照,旁边还摆着儿子从众的著名雕塑“少女读书”作品小样。看得出一位长者对儿孙的牵挂与爱念。

从先生还是一如既往,刚刚从陕西回来便发表了一篇《秦坑儒谷的深思》,几年前去台湾没有看到日出,便写了《阿里山看云》

从维熙《远去的白帆》,从退稿到获奖

但正因为处在变革时期,一些富有经验的刊物负责人,他们虽然做了不少好事,拍板推出大量优秀作品;有时也难免发生判断的失误,差点让好作品难以面世,成为“遗珠”之憾。这样的例子不难举出。从维熙的中篇小说《远去的白帆》的命运便是给我印象深刻的一例。

大约1981年9月,那时我在一家全国性的文学刊物工作,正在准备即将发稿的第11期刊物的小说稿件,但是一时却找不见“叫座”的作品。正自发愁,我的朋友、画家李焙戈送给我从维熙的中篇小说新作《远去的白帆》。这是一份已排版、插图就绪的16开清样。原来李君取自北京市某大型刊物,本已安排刊出,临时抽下来了。我读后,觉得这是从维熙的一篇佳作,虽说写的是劳改队的生活,却富有理想主义色彩和浪漫情调,所写几个误入缧绁中的人物,如作品主角之一,被误认为“惯窃”的17岁的小“铁猫”却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他对6岁的“小黄毛”和被错划为“右派”的叶涛、黄鼎等知识分子的同情,闪现着远未被磨灭的人性的光辉。此外作品所写廉洁奉公、却未脱蒙昧状态的“罗锅”队长,被错整为“右派”而一身正气的红军战士、老队长寇安老人,还有那位狼性未改的前军统“少尉”,均给人栩栩如生的印象。我想不清楚,这样的作品为什么不可以发表出版?遂写下我自己对它的分析评估,将它郑重推荐给刊物的负责人。我没有料到这位在改革开放初期支持了许多有新意的作品面世的刊物负责人却将这篇作品否决了,并写了长长一封信给作家从维熙。信中几乎没有具体谈《远去的白帆》这篇作品,却大发关于题材问题的议论,并劝告作者,最好再不要“从粪土里去寻找黄金”。(这是我记得的信的大意。)看了这样一封长信我吃惊得愣住了。这位我尊重的负责人将这件棘手的退稿之事交给了我。我没法,只好硬着头皮去从维熙家。见面后,从维熙阅信,显然同我一样,难以接受这位受人尊敬的长者的高见。(虽然出自编辑的“规矩”,我并没有在维熙面前表示对这位长者高见的不满。)

数月后上海的《收获》杂志在1982年第1期以显著地位刊出从维熙的《远去的白帆》。

1982年中篇小说评奖快要结束时,中国作协的主要负责人写信给评委会负责人冯牧推荐两位作家的中篇。其中一篇即是从维熙的《远去的白帆》。

不久,《远去的白帆》荣获1982年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评论家冯牧给予小说以较高的评价。

与《远去的白帆》类似的遭遇,我还想起刘心武的短篇小说《我爱每一片绿叶》。这篇小说后来也获奖,但当初曾被一家全国性文学刊物的负责人基本否决,而编辑们努力为它争取了个“请作家修改”的待遇,这才说服了那位负责人终于同意在刊物上以“末条”地位发表。

我并不觉得《我爱每一片绿叶》是刘心武最好的小说,但发表还是可以的,至少不应被否决。之所以被否决,是不是因为它较早地提出了尊重人们的个性和隐私权这样的问题?作品的中心情节是写一位中学教员长期不娶妻却在自己抽屉里锁着一张青年女子的照片,因为这事而招致“文化大革命”中挨整。其实,尊重人们的个性和隐私权,这在一个正常社会里算不得什么啊,也是我们在新时期恢复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在拨乱反正中已经做了的事,有何犯忌呢?

从维熙:他回到属于他的星座了

作家从维熙曾撰文怀念巴金先生。昨天当记者打电话采访他时,他说记者是第一个告诉他消息的人,他让记者半小时后再打给他,他要安静一会儿。当半小时后记者再次把电话打过去时,作家的声音有些哑,他说,这么一会儿已经有三拨儿记者打过电话采访他了。

“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巴老‘回家’了,回到了他天上的家,你知道的,太空中有一颗以巴金名字命名的星,他终于回到属于他的那个星座上去了。”从平静的声音中不难听出从维熙的沉痛。

“其实,早在1982年的秋天,我已然聆听过巴老讲真话的教诲了。当时,他参加完在法国举办的国际笔会归来,在停留于北京的短暂时间内,我去了他和小林下榻的燕京饭店,去看望巴金老人。记得,巴老因长途飞行,那天的精神显得十分疲惫,但他还是靠在沙发上对我表达了如下的心语:‘我们这一代人都老了,读过你们这一代倾吐真情的文字,我常常为之感慨。你平反回来以后迈出的步子不错,一定要坚持下去。’我说了些什么,因年代久远已然无从记忆,但巴老这几句十分平凡而又非常深邃的话,我是时刻反复咀嚼其意的,因而直到今天,那平缓而又安详的音容,仍鲜亮地活在我的心扉之中。”

从维熙说:“说起来也是一个机缘,当时正值我描写劳改生活的悲情中篇小说《远去的白帆》,难以发表的时候。当时一家大型期刊向我约稿,将我的小说《远去的白帆》拿走之后,久久不见回音;待我询问该刊原因时,主编以‘细节过于严酷,吃不准上边精神’为由,让我删除小说中一些所谓‘敏感’的情节。我当即拒绝了,因为那是我劳改生活的真实,那是我囹圄其中多年的灵肉感应,要抽掉这些东西,就等于断其小说的筋骨,让它成了一具无灵魂的行尸走肉,彻底背离了文学反映社会真实这一文学的根本理念。那天,我将这部中篇小说的遭遇,讲给巴老和小林听了,并将其文稿交给了巴老和小林。据小林事后告诉我,巴老不顾长途飞行的疲劳,连夜审读了我的小说,并对小林说下如是的话:‘小说展示了历史的严酷,在严酷的主题中,展示了生活最底层的人性之美,不管别的刊物什么态度,我们需要这样的作品,回去我们发表它。’因而,这部中篇小说,不久就在《收获》上披露了——事实证明了巴老预言的准确,在1984年全国第二届小说评奖中,《远去的白帆》以接近全票的票数,获得了该届优秀中篇小说文学奖。”

从维熙说:“巴老病了很长时间了,无论是家属还是读者,从心理上讲可能都比较适应了。巴金早就说过要去和萧珊相会了,这是他的一个愿望,这次也实现了。但他走了还是文学界和文化界的损失,他代表一代人的良知,他走了,我们还是感到痛失了一面旗帜。”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1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