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载照片

马载

马载个人资料:马载(1905~1997年),原名马存汉,河南省安阳县曲沟镇武旺村人,中共早期党员。曾任中共热河省委副书记,四川石油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轻工业部顾问。中共七大正式代表。第四、第五、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5 11:23:14

一、个人简介

马载(1905~1997年),原名马存汉,河南省安阳县曲沟镇武旺村人,中共早期党员。曾任中共热河省委副书记,四川石油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轻工业部顾问。中共七大正式代表。第四、第五、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马载

别名:马东汉、马戴

国籍:中国

出生地:河南省安阳县曲沟乡武旺村

出生日期:1905年9月

逝世日期:1997年8月24日

三、人物简介

马载,1905年9月出生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24年夏毕业于安阳省立第十一中学,在校期间曾参加反帝反封建的学生运动。1925年4月,经罗任一介绍,到开封参加了胡景翼办的学生队。8月,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后,分配到省港工人教导团任排长。192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调国民革命军第二军教导团任连党代表。1927年4月参加了北伐战争。

大革命失败后,他奉命到河南做红枪会工作,任安阳县委军事干事。当时,国民党实行白色恐怖,镇压革命运动,农民协会不能公开活动,县委决定成立“抗袁联合会”,以抗袁世凯家族的租子为主,抗缴所有地主的租子。他深入到县城西北部农村串联群众,把抗袁联合会的大旗竖在当中岗村,许多贫苦农民都踊跃参加,斗争情绪高昂,地主都不敢催租逼租了。他还组织了一支农民武装,武器有长枪、标枪、大刀、长矛等,抗袁联合会的声威大振。

四、个人履历

1925年中学毕业,受五卅爱国运动的影响,寻找救国道路。同年8月至1926年6月在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1926年6月至1927年1月任省港工人教导团排长,国民革命军第二军教导团连党代表。192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后,奉命到河南做党的地下工作,恢复党组织。1927年10月至1928年春任中共河南安阳县军事干事。1928年3月至11月任中共河南省委开封联络处负责人。同年11月至1929年3月任河南林县天门会军士。1929年3月至1930年9月任中共河南新乡县委书记。1930年10月受河南省委委派,到彰德恢复党组织,建立中共安阳县委,任中共安阳县委军事干事,马载任中共安阳县委书记。

面对严重的白色恐怖,他临危不惧,与其他同志分头到安阳县西北当中岗等地农村串联发动,组织“抗袁联合会”,发动群众进行抗租斗争,反对地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1932年7月,马载领导六河沟煤矿工人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全矿工人大罢工,迫使资本家答应给矿工增加工资。罢工取得了胜利,党的组织也得到壮大。1932年10月,马载到磁县参加领导武装暴动失败后被捕。关押到国民党北平高等法院看守所,被判12年徒刑。在狱中,为迫使狱方改善政治犯的生活条件,他领导了绝食斗争,最终迫使狱方改善了政治犯的待遇。

1937年8月,马载被营救出狱。先后任平山县委组织部部长、盂平县委书记、冀中十分区地委书记等职。领导所在地区人民运用地道战、地雷战、麻雀战和日本侵略者斗争,严惩特务和汉奸,配合了主力部队的行动。1944年任晋察冀北岳区党委巡视团团长。同年11月任中共晋察冀分局党校第六队支部书记。1945年,出席了在延安召开的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

抗日战争胜利后,马载曾任热河省委组织部部长、热辽地区地委书记、热河省委副书记等职。1948年12月至1949年5月任中共热河省委副书记(副部级)。后随军南下。

1949年8月至1952年8月任衡阳铁路管理局政治委员、党委书记(副部级)等职。1952年8月至1953年底任全国供销总社生产局局长(副部级)。1954年8月至12月任新疆石油公司党委第一书记(副部级)。1955年1月至8月任新疆中苏石油公司党委书记兼总经理(副部级)。同年10月至1956年6月任新疆石油管理局党委常务委员(副部级)。1956年1月至1958年9月任石油部基建司司长(副部级)。1958年9月至1962年5月任四川石油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1958年10月起)(副部级)。1963年11月至1966年任中华全国手工业合作总社监事会副主任、理事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副部级)。“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冲击。1978年3月任轻工业部顾问(享受正部级待遇)。他是全国政协四、五、六届委员。1997年8月24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受正部长级待遇)。

五、人物评价

马载从事革命工作60余年。战争年代,他出生入死,英勇顽强,立场坚定,不怕艰险。新中国成立后,他保持和发扬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坚持原则,实事求是,光明磊落,平易近人,严格要求自己。他的工作几经变动,不计较职位高低,绝对服从组织安排。他下去检查工作,不坐软卧车,不住高级房间,不吃请,不通知地方领导。一次,他老家的儿子去北京,想让他为孙子安排工作,这在当时是很容易的事,可他就是不办,而是给了路费让回家。外出时,不论从京城上车,还是回到京城下车,他总是乘坐公交车,从来不让秘书派车接送。对党内的腐败现象和社会上出现的不正之风,他不仅自己顶,而且在政协会议上一次一次地提出。他的一言一行,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品德,熟悉他的人无不敬佩。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1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