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昉照片

李宗昉

李宗昉个人资料:国民革命军川东绥靖司令部副司令。……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5 11:41:20

一、个人简介

国民革命军川东绥靖司令部副司令。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李宗昉

国籍:中国

民族:汉族

出生地:四川彭县

出生日期:1891

逝世日期:1954

职业:四川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毕业院校:四川陆军军官学堂第一期毕业

主要成就:一七八师激战东阳关 川军将领李宗昉战火中抢救文物

三、人物简介

1953年入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四川军官学堂肄业。曾任护国挺进军副官长,国民党第47军军长、第36集团军副总司令。

李宗昉的外孙女——孙静现为云南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

四、生平简介

李宗昉(1891—1954)号仲曦,四川彭县人。陆军中将,四川陆军军官学堂第一期毕业,川军将领。生于彭县蒙阳东塔村。

1909年考入四川陆军小学堂第四期。辛亥革命后,陆小第四、五两期的学生转为四川陆军军官学堂第一期,毕业后在川军中历任排、连、营长。1923年任川军第3混成旅团长,1925年任川军第2师4旅旅长,1927年任四川边防军第3混成旅旅长,1930年任第3师副师长,1931年任四川边防军第8旅旅长,1932年任第28军新编第6师教导旅旅长,1935年任第47军104师2旅旅长,1937年9月任第47军178师师长,1943年11月任第47军军长,1945年9月任第22集团军副总司令,1946年任第5绥靖区副司令官,1949年任川东绥靖司令部副司令,川鄂边区绥靖公署副主任,同年底在四川迎接解放。

1950年,被邀为川西首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的代表。1953年,受聘任四川文史研究员,次年病逝。

成都第一界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主席团成员

自左至右,前排:李嘉仲、王新亭、李井泉、贺龙、周士弟、邱翥双、刘自明、王右瑜

中间错落而立者依次为:陆秀、徐孝刚、李宗昉、孙淑云、李劼人、李宗林

后排:宋应、

五、一七八师激战东阳关

李宗昉一七八师激战东阳关

1938年2月,日本进一步扩大对华侵略战争,在华东打通津浦铁路,在华北向南直指河南,继而进逼武汉。

这时,集中于河北邯郸和武安之敌一〇八师团也有西向太行山脉东坡的涉县,涉县是冀南平汉线上日军向晋东南的东阳关进攻的必由之路。

日军一○八师团由日本陆军第一流师团的第八师团抽调骨干和第八师团的预备役官兵组成。其师团长下元熊弥是一个多次参加侵华战争的悍将。

占领武安之日军一〇八师团久留米旅团和部分伪军万余人,在飞机、大炮和骑兵的配合下,向涉县发起攻击时,孙殿英部有几百士兵哗变投向敌人,孙部阵线立时大乱,纷纷败退。日军占领涉县后,兵临东阳关。

第二天,日军集中力量开始攻击东阳关。

一大早,天空还弥漫着浓浓的晨雾,日军的炮击就开始。几十门大炮,越打越猛,一直轰击到上午9时。鬼子吸取了头天受一七八师夜袭响堂铺的教训,从响堂铺到东阳关,公路两侧凡是被认为可疑的地方都落下炮弹。9时后,日军开始沿公路攻击前进。但日军的进展并不顺利,公路早已被破坏,到处是深沟壁垒,障碍重重,两侧的山坡又不时喷射出子弹,鬼子走走停停,直到当天晚间才到达东阳关我军主阵地前。

东阳关由川军李家钰四十七军的一七八师防守。师长李宗昉(1891——1954),字仲曦,四川彭县(现改为彭州市)蒙阳镇东塔村人,与李家钰同第四期毕业于四川陆军军官学堂。李家钰于1944年牺牲后,李宗昉将四十七军带回川军二十二集团军。回归二十二集团军后,李升为集团军副总司令。

一场激战就要,李宗昉和他的参谋长张持华带着手枪连已经站立在东阳关城头,他要亲临前线指挥这场渴望已久的首次战斗。

16日清晨,日军开始以火炮对各主阵地轰击。稍后,调转炮口,集中全部火炮对关前香炉峰阵地猛轰。显然,日军将对香炉锋发起攻击。

香炉峰位于东阳关前右翼,是东阳关前的最高点。占领了香炉峰便可以俯视东阳关,击溃全线守军和拿下关城便易如反掌。不过,香炉峰坡陡崖深,易守难攻,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在香炉峰指挥作战的是一○六二团团长罗时英,在增援涉县孙传芳部吃亏的那个营就是他的。现在,他以谢子奇第二营担任防守,以汪伯楷第三营为预备队。稍后,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发起攻击,罗时英沉着指挥,两个营轮番作战,利用陡峭地形和坚固工事,以密集火力压制敌人,一直打到中午,敌人多次进攻始终未能奏效。

中午过后,敌人改变方向,向中央天主坳主阵地发起攻击。日军又集中起全部火炮,对天主坳疯狂轰击。主阵地被打对烟雾腾腾,工事纷纷垮塌。在主阵地负责指挥的是一〇六三团中校副团长王杰才,他以杨孟侯营担任第一线防守,以罗功亮营为预备队。当敌人炮击时,士兵们躲藏在工事里,炮击一停止,立即进入射击位置。等冲锋的鬼子前进到步枪火力网时,机步枪即一齐开火,进攻的鬼子占不到一点便宜,反覆冲锋几次,都被打退,完全被阻止在主阵地前沿,没法前进一步。

鬼子后续部队不断开到。新到的鬼子欺侮我军无远距离打击能力,公然在山麓下集结。集结点在我守军射程外,手握步枪的守兵只有干瞪眼。

当晚,阵地前沿的鬼子也缩回我射程之外的山麓地带。入夜后,敌人在山麓下燃起沟火,放出排哨防我偷袭。我方则抓紧夜晚的时间修整工事,救治伤员,准备来日更加猛烈的战斗。

17日早晨八时许,敌机两批八架次飞临主阵地上空,反复投弹扫射。敌炮排列十余处,每处至少二门,猛烈齐射。我阵地上烟雾腾腾,工事不断被摧毁。敌人重机枪火力点的数十挺重机枪一齐吼叫,整个阵地如同一片火海,枪炮声震耳欲聋。阵地上两人对面讲话已经不能分辩,团长的传令兵瞪大眼睛,傻乎乎地望着长官嘴巴,却不知在下什么命令。王杰才喊不动传令兵,只好亲自冒着炮火,带着传令兵在各阵地中来回穿梭,连比带划叫大家沉着镇静,准备好手榴弹,准备好射击。

炮击还没有完全停止,步兵已经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向我发起冲锋。天主坳主阵地前有一座叫一字岭的小山包,是我军的前哨阵地。猛烈的炮击和轰炸已经使一字岭山头被掀去了一层土。敌人以为一字岭守兵在猛烈的轰击下已被消灭,一百多鬼子竟从一字岭山麓下向天主坳冲锋。这伙昏头脑胀的鬼子兵还没有跑过一字岭,岭上突然响起密集的枪声,子弹如飞蝗般从屁股后面射来。主阵地上杨孟侯营长本来也以为一字岭守兵完全阵亡,直到枪声响起,才知道岭上还有人。乘这伙冲锋的鬼子受到侧后攻击,立即命令机步枪开火,打得鬼子来回乱窜,1百多名鬼子全被交叉火力消灭阵地前。

另有一百多鬼子冲过一字岭进到主阵地前火力死角,正要利用这死角地带向上冲锋,没想到进入我主阵地前两翼阵地火网,硝烟滚滚的两翼阵地突然开火,这一百多鬼子进退无路,横七竖八地倒了一片。

战斗越打越激烈,敌人的炮击和步兵冲锋轮番进行。冲锋鬼子退下来,大炮就开始猛烈射击,炮击一停止,步兵就冲锋。鬼子兵在拿着战刀的军官的指挥下,不顾死伤地在机枪火力的咆哮声中分波次冲击。打退鬼子几次冲锋后,我一线的杨孟侯营伤亡殆尽。

亲自在一线指挥的团长王杰才看见杨营无法支持,立即命令预备队填补。预备队罗功亮营火速冲上硝烟弥漫的主阵地,换下杨营。敌人的炮击更加猛烈,很快,罗功亮营也伤亡累累。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反复冲锋,正在熊锡九连的阵地上指挥作战的王杰才猛听得旁边一声吼:“干脆拼了!”扭头一看,一名士兵怒不可遏,已经跳出工事。这名士兵浑身是血,双手抓着几颗手榴弹,向前冲出几步,连续把手榴弹投向冲上来的敌人,把惊愕中的鬼子炸得前仆后仰,纷纷在手榴弹爆炸的烟雾中奔逃。这名无畏的士兵也在敌人咆哮着的机枪声中踉踉跄跄几步,倒在火光四溅的阵地前,再也没有站起来。

鬼子兵不断地向阵地涌来,罗功亮营又差不多伤亡殆尽,阵地中坚持战斗的人和让敌人胆寒的手榴弹已经所剩无几。敌人已经在阵地上撕开一个缺口,一些敌兵正跳入我战壕中刺杀我失去武器的伤兵。

王杰才手里已经没有预备队,只得命令指挥部全体警卫勤杂提枪准备堵口子,又抓起电话向师部告急。可是电话已不通了!正在焦急,突然烟雾中冲出几十名士兵,手执武器,行动快捷,战斗力强,迅速投入战斗。原来东阳关指挥所的师长李宗昉发现天主坳危急,急命师部特务连连长萧健能率一个排增援。萧排赶得及时,正在鬼子不断冲入我阵地时,一顿猛烈的手榴弹和机枪、冲锋枪扫射,将敌人打退,关键时刻巩固住阵地,天主坳化险为夷。

敌人猛攻天主坳主阵地的同时,对左右两翼也了猛攻。右翼的香炉峰阵地上,鬼子连续多次冲击都被打退,阵地巍然屹立。阵地前面的敌人被打得进退无路,死伤狼籍,纷纷寻找火力死角躲避。有3百多鬼子躲藏在一块岩壁下,殊不料突然从岩顶雨点般地落下成捆成捆手榴弹,直打得这群鬼子鬼哭狼嚎。岩壁下面地形狭窄,鬼子挤成一团,冲出来的鬼子又受到我机步射击,纷纷栽倒在山坡上。躲在岩壁下不少鬼子被炸死,一些鬼子随着爆炸腾起的石块跌落到几米高的岩下。原来鬼子躲藏的地方早在我方的视野之下,料定冲锋的敌人必利用这块我枪炮死角。团长王世英在望远镜里看得真切,估计鬼子已经拥挤在岩壁之下,指挥前沿士兵们隐蔽接近岩壁上沿,冒着敌人火力封锁,突然冲出,反复用集束手榴弹向下投掷。

在左翼老东阳脑的战斗犹为惨烈。这里地形不如右翼陡峭,由一○六三团团长孙介卿负责指挥。孙介卿(蒲江县人,军长李家钰的表弟)指挥着周策勋的第二营和赵育裕的第三营坚守阵地。周策勋营同日军已多次肉搏,以大刀和手榴弹不断将攻进阵地的敌人打退。周策勋营长奋不顾身指挥战斗,被敌人集中火力扫射,头部、腹部多处中弹,光荣牺牲,时年32岁。

17日的战斗进行了一整天,鬼子未能前进一步。到了当天黄昏,敌人停止攻击,退回山麓下面。

在师指挥所的师长李宗昉命令官兵抓紧时间吃饭、整理工事。官兵们也因为打退了敌人进攻也有了喘口气的机会。但是,李宗昉却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不能掉以轻心。他对目前的险恶形势了若指掌,日本人布下的杀机正在悄悄逼近。

天色入夜之后,敌人始炮击。炮弹几乎是漫无目标的在阵地上和关的前后爆炸,爆炸迸射出的火光不断地闪烁。望着这不断闪烁的爆炸火光,李宗昉心里清楚,这是日本人在故弄玄虚,玩虚虚实实、迷人耳目。

就在今天下午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日军派出了一支五百余人的轻装部队,在汉奸的带领下,登上崎岖和陡峭的山路,突袭了东阳关右翼的一个小山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肃清了守卫在这里的一个排,牢牢地控制住了这个叫做柳树口的地方,并向西推进。柳树口不远就是黎城,而且敌人的后续部队还不断地在向此地移动。显然,日本人要从这个已经撕开的口子直插黎城,以截断一七八师的后路,以围歼在东阳关坚守了三天的这个支那师。

在太行山中,有不少这样的小道和山口。这是当地的人们用以打猎采药、走亲串友和商贾驮送之途。以一七八师的兵力,只能守住东阳关这样的要道,根本没有力量防守这样为数不少的口子。

天色入夜之后,敌人始炮击。李宗昉心里清楚,这是日本人在故弄玄虚,玩虚虚实实、迷人耳目。

眼前面临的情况已经报告过军部了,李家钰已经命命驻长治的一〇四师的一个团赶往黎城拦截从柳树口抄袭而来的那股日军。李宗昉一边布防,一边焦急地等候军长的命令。

果然,指挥部里电话铃急促地响起来了。李家钰在电话中说:“日军迂回部队正向黎城抄袭,已同我增援东阳关的一〇四师熊岗陵团在黎城东北发生激战。另外从河南林县西来的那一路日军已经突破友军的防线,直指平顺。军部决心保卫长治,阻敌西进。你部必须迅速转移到长治西南的长子县,协助一〇四师保卫长治。同时,在转移时要不断以小股部队袭挠日军,以迟滞敌人行动和保证撤退部队的安全。”

李宗昉放下电话,立即通知各团长来师部,下达了以进为退、安全撤离的作战命令。

午夜刚过,各部派出小股参加夜袭的部队纷纷出发。很快,日军宿营地附近不断响起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各团派出的小股部队开始在袭挠敌人,一些鬼子的哨兵被摸掉,排哨附近落下了手榴弹。跟着,又“哒、哒、哒”地响起日军的机枪声,你来我往,彻夜不断。这些鬼子在响堂铺遭遇过摸“夜螺蛳”的袭击,只是躲藏在工事里放枪,没有外出一步。

拂晓前,除了掩护全师撤退的一〇六一团黄高翼连埋伏在香炉峰阵地外,全师均已安全撤离东阳关。

担任掩护任务的连长黄高翼,四川蒲江县人,是李家钰在遂宁创办的军事政治学校的毕业生。昨天午夜亲自带了十多个弟兄夜袭敌人,声东击西地同敌人打了半夜麻雀战。现在,他正督促全连弟兄修好工事,选好射击位置。尤其是连里的三挺轻机枪,每个射手都配备好助手和几个射位。

他清楚,自己肩上的担子何其艰巨,以自己三百多名士兵,要阻止近万装备精良的敌人进攻,是谈何容易;自己肩上的担子又是何其重要,全师数千弟的安全,系于自己一身,自己在这里多挡一阵,全师的安全就多了一分!他本想向长官嘱托一下自己在蒲江县两个嗷嗷待哺的儿子,但团长杨显明(后晋升一七八师师长)在交代任务时几句话,使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你是军长亲手栽培出来的子弟兵,万毋辜负了军长的教诲。记住,‘孝当竭力,忠则尽命’,若有不测,你的家小由我负责照料!”。

清晨8时,一阵由远而近轰鸣声打破了晨曦的宁静。几架日军飞机呼啸而来,在东阳关和各阵地上反覆投弹和扫射。日军各炮兵阵地上的火炮一起开火,足足打了一个小时。除了香炉峰外,多数的炮弹都在空无一人的阵地上爆炸,爆炸腾起的烟雾把几个山头笼罩在昏天黑地之中。显然,鬼子还没有发现守军的主力已经撤离了。

炮击之后,数十挺重机枪一起吼叫,喷射出密集的弹雨,掩护日军开始冲锋。很快,敌人从守军回击的枪炮声中发现,防守在阵地上的一七八师主力已经撤离,昨夜的袭挠只不过是守军掩护撤退的烟幕!于是怒火中烧的日军指挥官把满头怒火通通发泄到坚守在香炉峰阵地上的黄高翼连身上。

日军用炮猛轰挡在自己左翼的香炉峰阵地,接着鬼子兵发狠似的端着步枪和机枪冲锋。可是黄高翼却不慌不忙,巧妙地利用有利的地形,指挥士兵一边保护自己,一边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居高临下把手榴弹扔到那些气喘吁吁的鬼子群中。当冲锋的鬼子向下溃退时,又用机枪追着鬼子屁股扫射,直打得敌人的指挥官恼羞成怒。最后黄连手榴弹用尽,鬼子冲上阵地,黄高翼指挥着士兵同鬼子肉搏,将敌击发退,营长被鬼子集中机枪火力射击,中弹十数发,身躯被子弹穿透成筛子孔,壮烈牺牲在阵地上。

为时三天的东阳关守卫战结束。日军伤亡一千余,我军伤亡二千余。

黄高翼牺牲时29岁。牺牲后,几名部属抬尸撤退,行至亭河铺时,日军追至,仍就地埋藏,后以移葬于山西平陆县张店。1941年其家人为其在家乡立衣冠坟。

黄高翼牺牲后,国民政府主席林森题词:“志酬裹革”。

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题词:“忠勇可风”。

四十七军军长李家钰题词:“为国捐躯”。

团长杨显名题词:“以热血头颅,灌溉民族自由之花。”

其兄黄世杰作挽联:“入孝入悌,做事做人深有道;修身齐家,精忠报国,一生一死最光荣。”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1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