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先照片

陈庆先

陈庆先个人资料:陈庆先(1908年12月-1984年1月19日),原名陈长发,湖北黄陂(今武汉市黄陂区)人。1932年参加红军。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共中央党校大队长兼军事教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中野战军第10纵队司令员。新中国成立后,任南京军事学院副院长,济南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一……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8 00:05:37

一、个人简介

陈庆先(1908年12月-1984年1月19日),原名陈长发,湖北黄陂(今武汉市黄陂区)人。1932年参加红军。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共中央党校大队长兼军事教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中野战军第10纵队司令员。新中国成立后,任南京军事学院副院长,济南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陈庆先

别名:陈长发

国籍:中国

民族:汉族

出生地:湖北黄陂

出生日期:1908年12月

逝世日期:1984年1月19日

职业:军人

主要成就: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代表作品: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性别:男

军衔:中将

三、人物简介

陈庆先(1908年-1984年),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第四军排长,万源县独立营连长、代营长,中共梓潼县委书记,金川省委组织部部长。参加了川陕苏区反“围攻”和长征。后任中共甘肃省委组织部部长兼回民独立师政委。1936年入中央党校学习。抗日战争时期,任新四军第五支队团政委、第二师旅长兼军分区司令员。参与开辟淮南津浦路西抗日根据地。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中野战纵队司令员,苏北军区、江淮军区司令员,第十兵团参谋长。参加了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建国后,历任军长,军事学院训练部部长、教育长、副院长,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是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四、人物生平

陈庆先同志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1955年)。原名陈长发。1908年12月生于湖北省黄陂县(今武汉市黄陂区)研子岗陈牌湾一个贫苦农民家庭。6岁起给地主放牛。12岁独自到武汉谋生,先后当过裁缝铺学徒、裕华纱厂童工、汉口黄包车夫。1926年迫于生计,在汉口报名参加军阀周荫人部当兵,后随军到福建。1928年被编入国民党军陆军第13师,在部队调防江苏南通时逃离部队,重返武汉。翌年随伯父到四川,在万源县西乡经营肩挑小卖日用品生意。

1932年底,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主力由陕入川开辟新苏区,西乡成立苏维埃政府,他被选为苏维埃委员,并担任竹裕关区独立连连长。不久,随独立连编入红四方面军第4军第12师,任该师第35团排长。1933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四川万源县独立营连长、副营长、代理营长,中共万源县委书记,参加了川陕苏区反“三路围攻”、反“六路围攻”斗争。嘉陵江战役后,先后任中共阆中县委、梓桐县委书记。1935年5月随红四方面军长征,曾任中共阿坝特区委书记、金川省委组织部部长、回民独立师政治委员。到陕北后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1937年2月起任该校大队长兼军事教员。1939年调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第5支队8团政治委员,津浦路西联防司令部副司令员兼第3团团长,曾参加半塔集保卫战。

皖南事变后,任新四军第2师6旅18团团长兼定(远)凤(阳)(定)怀军分区司令员。1943年5月起任新四军2师6旅副旅长兼淮南军区津浦路西分区副司令员、第6旅旅长兼路西军区司令员、淮南军区第四分区司令员兼第6旅旅长,率部坚持淮南津浦路西地区斗争。1946年7月,国民党军以优势兵力大举进攻淮南,他奉命率部撤出,转战苏北战场,并兼任盐埠军分区司令员。同年,参加两淮保卫战后任华中野战军第10纵队司令员,后兼任苏北军区司令员,领导坚持苏北根据地斗争。期间,曾率部灵活转战于洪泽湖水网地带大量歼敌,吸引国民党军6个师与之周旋,有力地支援了山东战场的作战。1947年华中野战军和山东野战军合编为华东野战军,任该野战军第12纵队兼苏北军区司令员。后任华中指挥部副司令员、江淮军区司令员、第三野战军10兵团参谋长。参加了淮海、渡江、上海等战役。

新中国成立后,任第23军军长,军事学院战役战术教授会主任、训练部部长、教育长、副院长。1960~1968年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曾兼任参谋长。1955年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4年1月19日于济南逝世。

五、军事生涯

1932年冬在川北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1933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区独立连连长,红四方面军第十二师三十五团排长,四川万源县独立营连长、副营长、代理营长。

1934年3月任万源县指挥长,后任中共万源县委书记。参加巩固发展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反“围攻”斗争。

1935年春先后任中共阆中县委、梓桐县委书记。5月随红四方面军长征,6月任中共卓克基、阿坝特区委书记,11月任中共卓司甲特区委书记。

1936年4月任中共金川省委组织部部长。7月随红二、红四方面军北上,8月任中共甘肃省委组织部部长兼哈达铺特区委书记及红四方面军回民独立师政治委员,10月率部同中央红军会师。同年12月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

1937年2月任中央党校学员大队大队长兼军事教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历任中共中央党校大队长兼军事教员,班主任。1939年起任新四军第五支队八团政治委员,江北游击纵队第六旅十八团团长。

1940年起任第二师六旅副旅长兼津浦路西联防司令部副司令员,第六旅旅长兼路西军分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华中野战军第十纵队司令员,华东军区第十二纵队司令员兼苏北军区司令员,华中指挥部副司令员,江淮军区司令员。

1947年2月任华东野战军第十二纵队司令员兼苏北军区司令员,11月任华中指挥部副司令员兼第十二纵队司令员。1948年1月任江淮军区司令员。

1949年1月任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参谋长。率部参加华东战场多次重要战役战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第三野战军第二十三军军长,军事学院战役战术教授会主任、训练部部长,副教育长、教育长。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和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被选为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1958年5月起任军事学院副院长兼训练部部长,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等职。

1984年1月19日因病在济南逝世。

六、新中国时期

1950年12月,陈庆先奉命带职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南京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1951年1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正式成立。院长是刘伯承将军。这所高等军事学府将担负培训、提高全军军事干部的重任,为把人民解放军建设成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的国防军奠定基础。陈庆先被任命为战役战术教授会主任。教授会直属学院领导,是由几个教员组组成的教研单位,陈庆先要领导各级教员编写关于战役战术内容的教材,组织教员备课、试讲、按照教学计划给各个系上课。教授会200多名教员,大部分是留用的原国民党陆军大学的教员,部分是国民党军起义的高级将领,他们文化程度高,有系统的军事理论知识,并有很强的教学能力,陈庆先好在有延安中央党校学习军事、文化的一点功底,但是,他感到摆在他面前的任务是异常艰巨、困难的。

刘伯承院长对陈庆先说:“庆先同志,你要多看书,勤学习才是,‘师高弟子强嘛’”。还说:“领导教学的人要先学习,学几年头发要白几根,才是真正下了功夫。”随后他送给陈庆先8本古今中外书籍,要他好好读书,做好教学工作。陈庆先按刘院长的要求,学习很用功,刻苦钻研,对教材内容自己先学习领会再指导、检查,并为教员们写出评语。陈庆先在军事学院工作10年,从战役战术教授会副主任、主任到训练部部长、教育长至主管教学、训练的副院长,他是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走过来的。学院每年都有寒、暑假,陈庆先却从未休过假,在他任训练部长时,还是一名函授系的学员;他想到,国际风云变幻莫测,朝鲜战争正在升级,一切步伐都要加快。陈庆先不爱谈论私事,工作、学习起来却不要命,因此,他总是学习再学习,并一丝不苟地抓教学、抓训练。陈庆先感叹地说:“战争年代环境差,没有条件学习,现在给了我们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努力”。他白天工作,晚上抽空钻研军事课程。苦读三年,1958年,迎来了国家考试。功夫不负有心人,19门功课,全部抽签考试,陈庆先硬是得了全“5”分(5分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军事学院。

当时,在南京军事学院的苏军顾问团约有30多名顾问,总顾问罗哈林斯基中将是苏联军事学院院长,有着丰富的军事理论知识和实战指挥经验。建院初期是没有现成的教材的,在刘伯承院长及总顾问的指导下,有些教材先由苏军顾问们写出,翻译后再由陈庆先等教授会主任审查,最后由刘院长修改定稿。儒帅刘伯承从严治院,在学院有着崇高的威望,他从不开玩笑。刘伯承不仅是我军的领军元帅,还曾在苏联学习、任职。刘院长经常亲自检查教员的授课情况,要求严格按教材授课;并要求准时准点,讲到最后一个字,正是下课铃响。

陈庆先与苏军顾问友好相处,每当遇到节假日或是中国传统节日、顾问们的生日,他都会按照两国人民的习俗及学院的要求,热情、诚恳,礼仪相待,或邀约他们郊游,或请他们品尝中国饭。训练顾问夫人及子女来南京休假时,陈庆先把她(他)们请到家里来喝茶、咂瓜子、吃麦芽糖、一起唱中苏歌曲、一块跳中外舞蹈,十分融洽。顾问们每年回国休假探亲,陈庆先都要亲自到机场、车站接送。总顾问、训练顾问回国多年后,仍一直与陈庆先保持着书信往来,建立了良好的同志感情与友谊,直至两国关系恶化。

1951年5月,在淮河安徽临淮关段的水面上,在刘伯承院长、苏军总顾问的指导下,陈庆先具体组织实施了我军第一次由陆、海、空三军联合实战演习,获得了成功,达到了预期目的。这次演习,为如何从实战出发搞好教学,探索了路子。

为了研究现代战争的战略战术,探讨指挥诸兵种合同作战课题,1952年正月初二,春节还未过完,陈庆先就带领学院军事组到朝鲜战场进行调查研究。他和军事组的教员们经常吃住在坑道,深入前沿阵地观察敌、我双方情况。半年时间内,不仅修改、实践了部分教材,还写出了一批有价值、具有现代军事理论水平的教材。这些教材在抗美援朝及日后的西藏平叛、中印边界及中苏边界自卫反击战、援越抗美等作战中均发挥了指导作用。

1954年春天,陈庆先接受了在江苏句容组织部队进攻实战演习的任务。这是建院以来组织的规模最大的演习,全军都派了代表来参观学习。为搞好这次演习,他吃住在现场,从演习准备到实施,前后两个多月时间,白天参加场地演练,晚上在地图上或在沙盘上反复进行研究。院领导为了照顾他的身体,多次要他和院领导、顾问一起就餐,都被他婉言谢绝。

是年秋天,中央军委组织了辽东半岛抗登陆战役演练。这是一次全军性的大型联合演习,陈庆先参与了这次演习的组织工作,并领队参加了有关方面的演练。

1958年秋,陈庆先指挥部队在浙江临安进行山地进攻演习,研究坦克与步兵配合作战方案、坦克火力组织、坦克爬坡的最大角度等。这次的演习资料为坦克在实战中的使用,出击的时机与地理地形等问题作出了精确的科学依据。

陈庆先在教学实践中遵照院党委的指示,正确对待国民党起义将领及原国民党陆军大学教员,在教学上大胆使用他们,发挥其所长,特别是在学术问题上,陈庆先平等待人,不以领导自居,虚心听取意见,与教员们共同研究探讨问题,不匆忙下结论。陈庆先后来虽然担任了教育长、副院长的工作,仍然把自己置于小学生位置上,成为军事学院训练系统的团结核心。南京军事学院建院5周年时,毛泽东主席亲临学院视察,在庆功大会上,由于陈庆先工作成绩突出,荣获一等奖。陈庆先和教员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1960年11月,陈庆先调到济南军区工作,许多教员或探家(两湖、两广、四川及江西籍较多)、或公务外出,都要绕道济南,来看望陈庆先。

“担任领导就不能图舒服”。这是刘院长常讲的一句话,陈庆先也是这样做的。陈庆先在军事教、研工作中,不少教材是他亲笔撰写,不少作业点是他亲自勘察。他常说,有些事不是不可以请同志们去办,也不是对同志们不信任,而是为了自己取得真正的发言权。不论是平时的野外作业,还是组织指挥演习,他从来都是和教员们在一起,生活上从不计较,更没有向领导提出过什么过高的要求。

1954年10月,陈庆先代表军事学院到北京参加国庆5周年观礼,在怀仁堂受到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55年7月,陈庆先在北京怀仁堂接受了周恩来总理亲自授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军衔及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八一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6年1月,在建院5周年庆功大会上,刘伯承元帅亲自给陈庆先颁发了一等奖的奖状。1959年,时任学院副院长的陈庆先率领南京军事学院代表团到北京参加了国庆10周年观礼。这一年,由吴华夺教育长领队的军事学院组成的三军将校方阵,走在了受阅部队的最前列,他们踏着正步、和着嘹亮的军乐、威武雄壮地经过天安门,接受毛主席和全国人民的检阅,并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民解放军已步人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之列,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1960年10月,中国国防部发布命令,任命陈庆先为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60年代初期,美国、日本等国家与台湾蒋介石集团相互勾结,对中国东南沿海形成了威胁极大的“反共包围圈”,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并说:“不能看到反攻胜利,也要看到反攻失败,否则死不瞑目”;美、蒋合谋欲造成“大陆混乱”,“试探大陆虚实”,“反攻大陆”的声势,制定了“长期游击计划”,企图建立“游击走廊”、“游击根据地”,开展“游击活动”,并组织训练了大批武装匪特,不断向我沿海和内陆偏僻山区实施偷渡、空降,还组织逃往缅甸的残匪向我国边境地域袭扰。

这时,中苏关系极度恶化,苏联撤走了全部专家,国内的经济形势如雪上加霜,使得国家经济建设和人民群众生活处在极端困难之中。在党中央、毛主席的领导下,全国人民万众一心,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备战、备荒,这也更是部队的首要任务。

济南战区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守卫首都北京的东大门。济南战区有1400余公里的海岸线,大小200多个岛屿,内长山列岛就像门闩一样横亘于山东、辽东半岛之间,它的战略意义不言而喻:拿不下长山列岛,就进不了渤海湾;反动力量侵犯中国,此地则是必经之路。坚守住长山列岛就扼住了敌人进入渤海的咽喉,即可毁灭敌人于近海;若敌人一旦登陆,我军则可以强势密集的火力反冲,全歼敌人,这对三军协同作战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1961年8月,经总部批准,济南军区组织了《内长山列岛坚守防御演习》,由陈庆先担任演习指挥部部长、政委李耀文、副部长方正、易耀彩,副政委张如三,下辖军事学术部、海军学术部、物质保障部、政治工作办公室等,约100余人。陈庆先在指导部召开的第一次会议上反复强调:“演习必须从实际出发,从而解决内长山列岛在未来战争中,坚守防御存在的主要问题。”在做好充分准备的基础上,陈庆先总导演了这次为时7天的演习。这次演习是内长山列岛地区第一次大规模合成战役演习,也是济南军区第一次组织的大规模诸兵种合成战役战术演习,通过演习达到了统一思想、促进战备、锻炼机关、提高各级领导组织指挥能力的目的。特别是对反空袭计划和指挥、坚守岛屿作战各阶段中的诸多问题都进行了演练探讨。总部、各军兵种、沈阳、南京、北京、广州军区均派人来参观学习。总参杨成武副总长、总政萧华副主任亲临指导,对演习作了高度评价。

根据军区党委的决定,陈庆先副司令员在年底主持召开的《军区军事训练工作会议》上指出:“要结合未来战争的新情况,研究毛主席的战略战术思想;结合战区的任务,研究作战指导原则;结合反对霸权主义的斗争,进一步树立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思想,增强战斗意志和革命精神。军事训练内容必须是精华、精粹的东西。领导干部和领导机关必须深入基层,采取领导与群众相结合,抓两头带中间,推动军事训练向纵深发展。”1962年5月,在军区党委领导下,陈庆先组织指挥和导演了军区、军两级首长、机关反空袭和1个军的抗登陆战役演习(即徐海抗登陆战役演习)。这次,不仅部分大军区及指挥院校派人来参观学习,总参还组织了在军事学院学习的外国学员也来见习,为我军赢得了荣誉。1963年3月,根据中央军委首长指示,军区党委委托陈庆先编写《济南战区关于战役防御阶段中抗登陆战役战术指导原则》。陈庆先认为:《指导原则》既要符合中央军委作战指导原则,又要适合济南战区的战略位置和军区党委的作战意图,任务很重。他组织了一个强有力的写作班子,首先认真学习了毛主席积极防御的军事思想,深刻领会军委、总部有关指示;他又利用召开军区“参谋长座谈会”的机会,召开了几个小型座谈会,广泛听取各种意见、发扬民主、集思广益;陈庆先带领写作组深入部队调查研究、深入思考,经1个多月的磨砺,写成了《济南战区关于战役防御阶段中抗登陆战役战术指导原则》,它不仅是济南战区的战役防御阶段中的指导原则,还被军事学院应用于教学。

遵照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1963年作战会议精神,为坚决粉碎美蒋敌特武装袭扰阴谋,结合济南战区的具体情况,5月,陈庆先副司令员主持召开了军区作战会议,要求部队提高警惕,加强战备。会后,陈庆先先后3次对沿海守备部队有重点地进行检查,指示部队官兵克服和平麻痹思想,树立“敌必来,来必歼”的决心,不使一个敌特漏网。陈庆先在检查过程中,每到一地都要帮助部队分析敌特实施袭扰活动的特点,还对于来自海上、空中的敌特分析了其兵力、登陆点,并分别向各野战军、省军区、军分区、海空军、公安部队、沿海守备区、民兵布置了任务、措施和要求,强调做好情报工作,建立值班分队,加强军民联防和沿海雷达站、通观站、边防哨所的自卫能力,严防敌特突然袭击,以灵活的战术,坚决歼灭袭击、偷渡之敌。

1963年9月25日,总参向济南战区通报了美蒋武装特务可能自南朝鲜起航袭扰山东的敌情动态。陈庆先立即召集有关部门分析研究,下达指示并组织力量对沿海守备区、守卫岛屿与突出部部队、海、空军独立分队、公安边防哨所作了重点检查。同时,命令军区技侦部门、边防、海军雷达密切监视,掌握敌特活动动态,要求情报准确无误,及时报告。

1963年9月28日17时,台湾国民党情报局新型美式源兴51、52号船,载装备精良的“山东反共救国军独立第十二纵队”共16人,由台湾淡水起航,10月2日15时左右抵达南朝鲜鹿岛,原地休整3天后,於5日15时30分向我国山东半岛方向隐蔽航行。1963年10月6日17时30分进入我战区,在乳山口东南22海里处,换乘美式M—2攻击舟缓慢地向我岸边滩头接近。杨得志司令员、陈庆先副司令员等坐镇作战部指挥。陈庆先向司令部作战、情报、通信等部门作了周密部署,有效地组织了军队、民兵、陆地、海上、空中的协同方案并迅速向第一线派出了工作组。陈庆先日夜坚守在指挥部并指示部队:“我各部队不要过早暴露,海军舰艇在登陆口守候,守备部队在沿岸潜伏,敌人上岸后再行动。要沉着,决不能让敌特跑掉。”陈庆先斩钉截铁地说:“严格按作战方案执行!”此时,敌人的一举一动均在我军监视之中。

1963年10月6日21时18分,敌特按照其“特别行动计划”在海阳以东大辛家东侧登陆后,即向纵深入窜,妄图当夜进到玉皇山,最后潜入牙山建立“游击根据地”。因敌特人数少,行动诡秘,目标一时逃脱了我方的视线,这是陈庆先预料之中的问题,他毫不犹豫地命令部队,民兵迅速封锁通往牙山地区的全部交通路口,守备部队快速堵住敌特登陆口,截断退路。接到命令后,各部队迅即按布置到达指定位置待命。当夜23时20分,先头3名敌特进至小辛家时被哨兵发现,战斗打响,当场击毙敌特1名,其余向菩萨顶逃窜。此刻,指挥部命令大部队从两翼“关门”,断敌后路,另以一部和民兵从四面对菩萨顶达成包围,敌特即成瓮中之鳖。慑于人民解放军的强大威力,敌特当夜潜伏未动。7日5时30分,走投无路的2名敌特投诚,11名被我搜山分队活捉,所剩另2名敌特企图顽抗,于6时40分在菩萨顶主峰毙、俘各1名,战斗胜利结束。这次战斗生俘敌特上校纵队司令以下14名,击毙中校中队长、上尉副支队长各1名;缴获卡宾枪14支,勃郎宁手枪16支,驳壳枪1支,无声手枪1支,各种子弹3672发,收报机3部,发报机2部,美式M—2攻击舟2只及其他各类诸多战利品。

陈庆先按照军区党委部署,抓住这次歼灭蒋特事件,对部队进行思想教育,使官兵的战备观念进一步加强;对边、海防的兵力部署作了适当调整,薄弱地段增加兵力,加修自卫工事;研究改进巡逻方法,加强分散值勤单位的训练,增配武器;修改和拟制对远岛受袭击时的三军支援行动方案;在重点设防地区成立军民联防指挥部,加强了统一指挥。

开国先烈陈庆先的部分骨灰从北京八宝山等地回迁故乡武汉市黄陂区,于清明节前后安葬在黄陂境内的西陵山长乐园陵园,供人们瞻仰和缅怀。陵园专门辟出一块开阔之地,建成将军园。并请来顶级塑像专家,为先烈塑造铜像。陈庆先中将的儿子陈永安在清明节带全家来长乐园,参加父亲铜像的落成仪式。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1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