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照片

白虹

白虹个人资料:白虹(白丽珠,1920年2月24日-1992年5月28日),原名白丽珠,民国时期著名歌唱家、演员。1931年初成为明月歌舞团成员,1934年在播音歌星竞选中夺冠,成为中国流行音乐史上第一位“歌唱皇后”。1945年1月举办歌唱大会,是第一位举办个人演唱会的内地流行歌星。作为上海时期的影剧歌三栖红星,白……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8 01:34:01

一、个人简介

白虹(白丽珠,1920年2月24日-1992年5月28日),原名白丽珠,民国时期著名歌唱家、演员。1931年初成为明月歌舞团成员,1934年在播音歌星竞选中夺冠,成为中国流行音乐史上第一位“歌唱皇后”。1945年1月举办歌唱大会,是第一位举办个人演唱会的内地流行歌星。作为上海时期的影剧歌三栖红星,白虹灌录歌曲150余首,数量仅次于周璇,是40年代七大歌星、30年代末三大歌星之一;出演《无花果》、《孤岛春秋》、《美人关》、《雾夜血案》等30多部影片以及《上海之歌》、《杨贵妃》等舞台剧、歌剧和话剧,在电影界与白光、白杨并称“北平三白”。建国后白虹致力于话剧事业直至退休,曾荣获三等功。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白虹

别名:白丽珠

国籍:中国

星座:双鱼座

出生日期:1920年2月24日

逝世日期:1992年5月28日

职业:歌唱家、表演艺术家

代表作品:醉人的口红 莎莎再会吧郎是春日风我要你 蔷薇花 可怜的爸爸妈妈 乘风破浪且听我说疯狂乐队埋玉

主要成就:1934年上海“广播歌星竞选”夺冠 1945年上海兰心大戏院歌唱大会 上海百代三大歌星之一 上海七大歌星之一

属相:猴

代表影片:无花果 孤岛春秋 玉碎珠圆

三、演艺经历

白虹,原名白丽珠,出生于猴年正月初五日(1920年2月24日),满清皇室(正黄旗)的后代,在北京长大。1931年初,黎锦晖的上海明月歌舞团到北京招生。尽管出生在封建意识浓厚的家庭,白丽珠的父亲并未阻挠女儿,而母亲更是积极支持女儿从事歌舞事业。当时12岁的白丽珠能歌善舞,长得白皙可爱,当场就被主考人黎锦光和严折西录取,而后与严华、英茵等新录取社员一同随团转往青岛,在那里,白丽珠作了其“处女”登台,之后赴上海进行歌舞学习,由此正式开始演艺生涯。

白虹进入明月社后,向黎锦光学习乐理,向作曲家张昊学习声乐,向俄籍教师马索夫学习舞蹈。与此同时,社长黎锦晖尽量给她演出的机会。她先后参演过《三蝴蝶》《月明之夜》《可怜的秋香》《葡萄仙子》《小小画家》《特别快车》等歌舞节目,逐渐展露出才华。

1932年,白虹在百代唱片公司灌下她的第一首歌曲《晚香玉》。她的第一张个人唱片则是约于1933年2月发行的《慈母摇篮歌/小宝贝》,由胜利唱片出版,当时使用的仍是本名白丽珠。约1933年中下旬开始使用艺名白虹。关于“白虹”这个名字,有人认为取自荆轲刺秦白虹贯“日”的典故,含寓名抗日之念。短短一两年的时间里,她就唱红了《回忆》《祝你晚安》《开始的一吻》《夜半的私语》等歌曲。

1933年,明月社改组为新月歌剧社,其当时在《申报》登的演出广告上,白虹已是重点推介对象,此时她已经成名。战乱动荡的年代里,明月社多次解散又重建,社员们对此也渐渐习以为常。白虹一直没离开上海,社团解散期间,曾和其他社员一起在黎锦晖的安排下到电台播音,为商品作广告,解决生活开支问题的同时亦使歌艺得到了锻炼。有一回解散的时间很长,白虹还和黎莉莉一同进了南洋高商,读了将近一年的书。

1934年,上海“大晚报”举办了“广播歌星竞选”,这是中国流行歌坛的第一次歌星竞选,是当时上海“娱乐圈”的一场盛事。那时电台邀请歌星演唱已成流行趋势,“播音歌星”应运而生,上海《大晚报》副刊编辑崔万秋,发起举办了“三大播音歌星竞选”活动。为了办好这次比赛,《大晚报》从5月2日起开辟了“今日精彩播音节目”专栏,每天都预报各播音团体的某一位歌星在哪一家电台播音的时间、播唱哪一首歌曲,以便听众有选择地收听。正式竞选从5月26日开始,6月14日结束。歌星们每天照常到电台播音,听众每天投票选举他们喜欢的歌星,最后以得票多少决定名次。

竞赛一开始,白虹与周璇就一马当先。十八天的竞赛里,两人互有先后。6月14日《大晚报》第五版发布了竞选结果。白虹最终以9103票的绝对优势摘得桂冠,获得中国流行音乐史上第一个“歌后”头衔。当时还不怎么出名的周璇,则在这一次联赛中以8876票居第二名。第三名汪曼杰,8854票。三大歌星在当时颇受瞩目,如1935年8月创刊的《歌星画报》,就以白虹、周璇、汪曼杰的头像作第一、二、三期封面。这一次比赛的结果奠定了白虹在歌坛不可动摇的一线地位。

30年代,白虹在百代、胜利、高亭、丽歌、大中华等厂牌灌录过大量歌曲,在电台播音时演唱的未录成唱片的歌曲更是不计其数。竞选期间,她演唱的多是黎锦晖创作的歌曲,可以说是黎式时代曲打造出来的中国第一位歌唱皇后。

1934年,白虹在黎锦晖的推荐下参演了艺华的音乐歌舞有声对白巨片《人间仙子》,这是她第一次在银幕上崭露头角,并灌唱了电影主题曲《人间仙子》及插曲《银色的凄凉》,风靡一时。同年,白虹在上海影戏公司的有声歌舞影片《健美运动》中首任主角。后又在1936年摄竣的、但杜宇导演的《国色天香》中饰演女主角。《国色天香》模仿好莱坞电影的表现方式,歌舞场面富丽堂皇,用讽刺的笔调写出了都市生活的艰难。但杜宇对白虹的表演赞赏不止,谓其确为中国歌舞界的杰出人才。

1935年初黎锦晖重组明月歌剧社,这一次的组织范围很大,许多老社员纷纷回归。白虹此时早已是剧社台柱。1935年7月底,白虹、黎明健在新光大戏院主演新编歌舞剧《花生米》。剧中两支插曲《长生果》与《送郎》,均是黎锦光作品,由白虹灌成唱片后颇受欢迎。

1936年4月,明月歌舞社于金城大戏院举办十五周年纪念大会,首演五幕歌舞剧《桃花太子》。该剧由白虹与严华领衔,黎明晖、黎莉莉、黎明健、周璇、严斐等六十余位明星合演,号称“空前未有”、“睥睨一切”,声势极为浩大。同期,白虹在百代连续灌录了《狂欢曲》《酒话》《牢吟曲》《青年的时髦》等多首歌舞剧插曲。上海公演后,明月社又前往南京表演,场场爆满。当时,田汉还在观看表演后特地发表一篇文章,对表演作出鼓励。白虹的歌唱及演技,都倍受媒体好评。

载誉而归后,剧团在上海候轮出国。约1936年7月起,白虹作为台柱,随黎锦光、严华率领的大中华歌舞团到南洋巡演,至第二年7月回到上海,为期整整一年,受到当地华侨观众的欢迎。这期间,白虹收获了爱情,她和黎锦光由师生关系正式转为夫妻。可惜因经营不善等种种问题,歌舞团内部出现了矛盾分歧,最终在巴达维亚就地解散。

回国后不久由于八一三打仗,所有文艺演出工作停办,经济拮据,生活不安定。1937年12月黎锦光随严华的“万花歌舞团”再下南洋,身体欠佳的白虹则留在上海,度过了一段较艰苦的岁月。此时的白虹曾在剧场出演文明戏,并与顾梦鹤等成为“改良文明戏”倡议的发起者。1938年,新兴话剧已在上海奠定了营业的基础,白虹加入于伶等人组织的“青鸟剧团”。在青鸟的第一出话剧《雷雨》中,她扮演四凤。此后由于受到欧阳予倩的赏识,白虹在《日出》中临时代替生病的尹青扮演顾八奶奶,只排演半天隔天即上场。

因对这一角色的成功演绎,白虹受邀参加了新华公司电影《日出》的拍摄,此后成为新华的基本演员之一,在1938至1940年间陆续拍了《兰闺飞尸》《少奶奶的扇子》《金银世界》《三剑客》《离恨天》《王熙凤大闹宁国府》《潇湘秋雨》《刁刘氏》等几十部影片。这其中不乏精彩的表演,如她曾在电影《王熙凤大闹宁国府》中女扮男装饰演贾蓉,在《离恨天》中一人分饰遭凌辱至死的马戏团女演员小虹,以及玫瑰(王人美饰)留下的孤女小玫。在《刁刘氏》、《三剑客》、《云裳仙子》、《播音台大血案》、《兰闺飞尸》、《潇湘秋雨》、《情天血泪》、《武则天》、《红线盗盒》等影片中,白虹均有演唱歌曲。《刁刘氏》是新华最后的一部戏,也是白虹认为自己演出最为用功的一部戏。此外,白虹还为1941年上映的中国第一部长篇有声立体动画电影《铁扇公主》作了配音,并担任电影前半部分铁扇公主的人物模型。

演电影之余,白虹积极投身舞台。1939年3月,白虹客串演出改编自左翼话剧家魏如晦作品的歌剧《桃花源》。1939年中秋,白虹在辣斐剧场领衔主演《杨贵妃》。紧接着,1939年9月29日,由张昊作曲、蔡冰白编剧、以抗战生活为题材的歌剧《上海之歌》于法租界辣斐德路辣斐花园剧场首演,白虹和龚秋霞以A、B组形式分任女主角邹小凤。演出共9天18场,甚获好评。插曲《哥哥你爱我》、《忘了我吧》由白虹灌录唱片,成为剧中名曲。1940年底《上海之歌》第二次上演,白虹再任女主角。并紧接着于1940年12月31日至1941年1月4日主演由钱仁康作曲、蔡冰白编剧的四幕歌剧《大地之歌》,演唱了《打渔的姑娘》、《樵歌》等歌曲。该剧接近欧式歌剧风格,描写江南农村的抗暴故事,但由于内容影射抗日,演出四场之后就被迫停演。

1940年底,白虹与新华合同期满,为觅得更多在电影中担任主演的机会,改投周剑云新成立的金星电影公司。此后与舒适、韩非、乔奇等小生搭档,接连在《孤岛春秋》、《无花果》、《玉碎珠圆》、《地老天荒》等影片中饰演女主角。当时孤岛上海古装片泛滥,白虹主演的时装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孤岛的黑暗现实,无疑给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再加上白虹每片必歌,由她演唱的电影插曲,如影片《孤岛春秋》的插曲《莎莎再会吧》、《春之舞曲》、《相思谣》,《无花果》的插曲《埋玉》,《地老天荒》插曲《镜花水月》,《玉碎珠圆》插曲《别离相思》等,随影片热映红极一时。《无花果》被认作其代表影片之一,剧中白虹演唱多首弹词,为此她花两个月时间在收音机畔力自刻苦揣摩“沈薛”调门,珠喉转动,毫无荒腔走板。吴村创作的《莎莎再会吧》则是她最为走红的电影歌曲。据曾担任日本关东军报道部嘱托的著名作曲家服部良一回忆,1943年至1945年间上海最受欢迎的歌,除了周璇的《何日君再来》、李香兰的《卖糖歌》和《夜来香》外,就是白虹的《莎莎再会吧》。

30年代中后期,白虹的歌艺逐渐成熟,在当时与周璇、龚秋霞成为百代公司旗下三大歌星。30年代末至40年代初,白虹演唱的《卖花翁》、《闹五更》、《爱境情途》、《旋舞之歌》、《点秋香》、《春天的降临》、《人海飘航》、《郎是春日风》、《河上的月色》、《天南地北》、《花儿你可爱》、《苏州夜曲》、《牧羊》、《三年》、《夜半三更》等歌曲亦受到欢迎。《郎是春日风》是整个40年代久唱不衰的名曲,白虹甜美兼醇厚的歌声,整天在大街小巷回荡,直至飘洋过海飞向香港和东南亚。

战乱的年代风雨飘摇,白虹的演艺生涯也经历着无常的变化起落。孤岛时期结束后,日本人控制了上海的娱乐事业,金星并入国联,加上此时白虹又有了身孕,便拒绝了一些片约,暂别银幕,转而投身光明剧团,并于1942年下半年开始排演三幕舞台歌剧《霓裳曲》。1943年农历新年前后,《霓裳曲》在美华戏院正式开演。剧中白虹展示美声唱法,用英文演唱《舒伯特小夜曲》。同时,剧团又开始准备下一出五幕歌剧《凤凰于飞》,也由白虹担任女主角。那时白虹刚产子不久,日夜排戏,精神太亏损。在一次演出时,白虹意外晕倒在了舞台上。《霓裳曲》的演出就此中止。由于无人能顶替白虹演唱插曲,《凤凰于飞》也未能上演。

白虹病了许久,待她重返银坛时,已是华影的时代。她与周璇先后加入了华影。“复出”之作是《美人关》,白虹饰演的女主角有别于以往金星时期天真善良的小姑娘形象,是一个好坏参半的“别致”角色,由陈歌辛创作的片中插曲《我要你》很是风靡。《美人关》之后,白虹在《何日君再来》、《红楼梦》、《结婚交响曲》等片中出演主要角色,并都未演唱插曲,完全以影星的姿态参演。随着身型的日渐丰腴,白虹的银幕形象也转向了成熟、性感的反派角色。

1943年时,各类义演、音乐会等已颇为兴盛。1944年12月,白虹在苏州登台演唱,颇为轰动。1945年,夜来香音乐俱乐部以四十万元与白虹签约,邀请她登台驻唱,而后她又被仙乐舞宫以一百五十万元之巨款签下。1944年10月11、12日,中日音乐会在上海大光明大戏院举办,白虹、姚莉、龚秋霞、渡边滨子、服部富子以及作曲家服部良一等共同演出。12月30日,为筹募同人福利基金,多位明星在大光明共同举行影星歌唱游艺会,白虹演唱了《海燕》、《我要你》等。

1945年1月12、13日,歌艺已达炉火纯青境界的白虹在上海兰心大戏院举办两场“白虹歌唱大会”,演唱了《贝特尼》、《圣母颂》、《风流寡妇》、《夜来香》、《寻梦曲》、《郎是春日风》、《海燕》、《自由射手》、《欢舞今宵》、《卡门》、《明灯》、《玫瑰》、《情梦》等十几首海内外名曲。这是中国本土流行歌星第一次在国内举办个人演唱会,是中国流行乐坛的一场盛事。在白虹之后,周璇、龚秋霞、白光等当时的大歌星们,纷纷举办独唱音乐会,成为一时热潮,为抗战胜利前夕最后的黑暗岁月带来了丝丝亮色。

在接连举行“白虹歌唱大会”和“白虹之歌”演唱会后,1945年3月19至21日,白虹在金城大戏院的新春影剧集锦节目演唱《夜来香》、《我要你》;6月13日,白虹同周璇、白光、杨柳等联袂举办仲夏音乐会以飨歌迷,会上她演唱了《夜来香》、《海燕》、《郎是春日风》等歌曲,乐队演奏由《恋歌》《镜花水月》等组成的《情梦圆舞曲》;6月30日在兰心戏院出席昌寿音乐会,演唱《寻梦曲》、《我要你》、《春天的降临》等。

以往歌女在夜总会等场所登台献唱时,客人可随意选择坐着听或是跳舞,歌者只是摆设,地位较低。歌唱大会则意味着观众买票专程为了欣赏歌唱而来,歌者成为主体,由白虹引领的独唱音乐会风潮,无疑为歌者的地位与受尊重程度的提升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抗战胜利后,上海影坛整改调顿。白虹再别银幕,登台驻唱了一段时间。丈夫黎锦光担任乐队指挥,妇唱夫随。

战后白虹的主要精力仍在歌唱上,她继续积极开拓时代曲新曲风,是这一时期灌录歌曲最多的歌星之一。陈歌辛的《夜半行》、《咪咪》;黎锦光的《可怜的爸爸妈妈》、《花之恋》、《雨不洒花花不红》、《我的心在跳》、《同心谣》;严折西的《且听我说》、《恼人的夜雨》;姚敏的《蔷薇花》、《我要回家》、《纺棉花》、《爱情与黄金》;李厚襄的《乘风破浪》、《太湖船》、《失去的周末》、《香岛风月》;刘如曾的《醉人的口红》、《船家女》;严个凡的《疯狂乐队》等等,都是这一阶段白虹脍炙人口的名曲。从30年代初期至新中国成立,白虹灌录歌曲总计有一百五六十首,数量仅次于周璇。

1947年1月,由白虹、欧阳飞莺、李厚襄等组成的“上海音乐戏剧访问团”赴菲律宾等地演出,途中曾在厦门停留,待办出国手续并顺作表演。约在这一时期,白虹与殷秀岑合演了《佳偶天成》一剧。东南亚一带的风土人情给白虹留下了美好的印象。返沪后,白虹应上海市自助助学总会之邀,于兰心主演以抗战时期大后方间谍剧为蓝本的《天字第一号》以作慈善。

在先后为电影《天罗地网》、《卿何薄命》幕后献唱歌曲《归来吧》及《月下悲思》之后,白虹正式复出影坛,于1948年在大同、华光等电影公司出演了《红楼残梦》、《雾夜血案》两部影片,分别饰演女二号与女主角。《雾夜血案》卖座很好,片中白虹演唱的两首歌曲《浪花》及《别走得那么快》都很走红。而后她又为影片《乘风破浪》灌唱插曲《爱河浴》,并积极筹备新电影的拍摄工作。

1949年年底,白虹赴常州主演话剧《别有天地》,受到歌影迷热烈欢迎,每日收入十一万元。

1950年,已离开上海的百代公司为白虹发行了最后一张新曲唱片《朗朗月/被刺的手》。《被刺的手》录于1949年,是白虹灌录的最后一首歌曲。《朗朗月》是影片《夜莺曲》的插曲,白虹在片中饰演女二号白木兰,这也是白虹参演的最后一部电影。

四、个人生活

1931年12月14日,聂耳在日记中写道:“这几晚做梦都梦见小白,……她可以使我快乐、懊恼、疯狂……”日记中提到的“小白”即是当时明月歌剧社四大台柱之一的白丽珠(后易艺名白虹)。后来,老影人刘琼曾在《聂耳——匆匆却又永恒》一书中称白虹是聂耳一度心仪的对象,也许就缘于此。

1936年,白虹与作曲家黎锦光(黎锦晖之弟)结合。两人育有四个子女(另有一孩子夭折)。黎锦光比白虹年长十多岁,在乡下曾有一位糟糠妻。黎欣赏白虹的才华,一度对其热烈追求。白虹早期就有不少歌曲出自黎锦光之手。南洋巡演前后,两人正式成为夫妻,37年6月白虹在南洋一带生下女儿,取名黎南洋。巡演归来后,生活动荡,经济拮据,夫妻俩一个作曲写歌,一个演唱拍戏,共同努力。出于对艺术的共同爱好,两人常在一起谈歌论曲,起初几年感情融洽,尤其在周璇、严华离婚之后,黎锦光夫妇更被视作是歌坛最为美满的一对伉俪。

不过事实上,黎锦光最富盛名的作品如《夜来香》等,却并非白虹灌录。一来黎锦光需要首先把写的歌拿出去卖钱,二来同为歌星的妻子也不会独自把好资源全部占有。

40年代中后期,白虹与黎锦光感情出现裂痕,不过不久风波便得平息。建国以后,音乐生涯无法继续,两人的婚姻终是走到了尽头。1950年1月24日,白虹与黎锦光联合发表了“脱离同居关系的声明”。离异后两人仍有保持联络。

离婚之后,白虹做了话剧演员,北上回到故乡北京。她与话剧小生毛燕华结婚。1950年8月,白虹和毛燕华应邀参加首都实验话剧团,演出了《林则徐》、《美国之音》、《日出》等剧。当时兰州军区的某部长在京观看了他们的演出后赞扬有加,又邀请他俩前往西北军区文工团任话剧演员,先后排演《在战斗里成长》、《在新事物面前》、《母亲》、《曙光照耀莫斯科》等剧,巡回演出于西北五省达4年之久,并荣获三等功。1955年春,白虹和毛燕华返回北京,参加铁道文工团,赴全国铁路沿线巡回演出话剧,白虹曾主演《南京路上好八连》、《乡村女教师》、《母亲》等剧,并执导了歌剧《小二黑结婚》。

文革期间,因江青不愿意人知她三十年代在上海的从影史,很多同代同行都被关押。作为三十四年代歌影巨星的白虹也被关押,遭受迫害。

1979年退休。

1986年,姚莉回内地探望故友。她从黎锦光处得到地址,专程乘火车去北京看了白虹。白虹与丈夫毛燕华,这一对从辉煌归于暗淡的“伉俪演员”,住在北京站附近的苏州胡同。姚莉过去与白虹感情很好。后来在接受采访时姚莉曾称赞白虹为人好,并表示,她一生要感谢的两个人,一个是提拔她的严华,另一个是教会她国语的白虹。“白虹姐姐给我很多,她帮我很多,她提拔我,我很多歌词不容易念,因为那个国语不容易的......她很宝贝我,以前的歌星有一个好处,

没有说我妒嫉你,你红了我妒嫉,为什么还教你,没有。好像一个家庭。”

白虹曾通过广播录音向南洋的老歌迷们致以问候。在黎锦晖诞辰100周年纪念时,白虹也曾表达对黎先生及明月社时代的怀念之情。后来白虹被查出身患癌症,因医生误诊,耽搁了治疗时机。丈夫毛燕华一直给予她关怀呵护,陪伴着她直到最后时刻。在病床上,白虹反复聆听自己早年唱过的歌,在歌声中,她重温着半个多世纪的风雨人生,走完了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程。

1992年5月28日17时55分,白虹于北京去世,享年73岁。

由于白虹在南洋拥有众多的老歌迷,当她去世之后,南洋一带掀起了“白虹热”,马来西亚的电台播放了白虹生前的谈话录音,并播放“怀念专辑”,菲律宾和新加坡的报刊也发表评论,对白虹的歌唱作高度评价;香港百代公司也出版了录音带《白虹之歌》。

五、人物评价

在流行时代曲的乐坛中,可以兼顾时代流行曲、艺术歌曲、曲艺等不同曲风的红星,相信一定非白虹莫属。白虹的音域宽广,歌路也广,有较深的艺术功底,具有现在所说“美声唱法”的基础。她吐字清晰,演唱稳当中蕴含飘逸,富于感情。在融合传统唱腔的基础上,她自行发展出一种具有异国气息的唱法,包括发声方式、吐字与行腔。有歌评家评她:“歌喉嘹亮就像阳光普照,能激发人们高远的情怀。”不论是传统小调、通俗、艺术歌曲,还是西洋歌种、古典、爵士、怨曲风格,白虹唱来无不得心应手。一代代歌星,都曾翻唱过白虹的作品。

而在电影中,白虹也充分向观众展示了她的演技。白虹主演的《玉碎珠圆》在上海新光剧场上映时,观众为主人公的命运触动、为白虹的歌声打动,竟哭声一片。她的戏路非常广,《日出》中,她是讨人厌的顾八奶奶;《王熙凤大闹宁国府》中,她是有些狡猾有些窝囊的贾蓉;《无花果》中,她是楚楚动人的弱女子;《美人关》中,她是娇俏媚丽的女盗;《红楼梦》中,她是霸道强横的王熙凤......她爱演各种个性的戏,不希望把自己圈在一个小圈子里。

白虹小妹妹,原名白丽珠,芳年刚十五……民国二十年,(1931年),黎锦晖特委其弟景光赴平,考选新人十余名来沪,白女士亦其中之优材生也。练曲习琴,勤勉不懈,转瞬逾三年,佳绩如历九年。盖学钢琴者限九年入门,始能奏繁复之曲,白女士三年有成,不论新曲新歌,对谱即能自弹自唱,且第一度即能使板准腔圆。虽环境有以致之,然非勤修苦练安能臻此?我为最嗜新歌者,几无日不偷闲从无线电收音机中听曲,偶汇记白女士所唱者,都三百余首,无不精娴。其它属于儿童剧曲、歌舞表演曲等等,当在一千首以上,黎著歌曲已有二千七百余阕,白女士既对谱能歌,则其能唱之曲竟可谓无穷数。人美下野,当以白虹为歌坛之主,此至公无偏之论,众无异议。——《大晚报》

我心目中的电影明星:必须能有好莱坞明星的努力和高强的交际本领,但却不能像他们的“一落大派”,她必须是处处然有生气,但决不轻浮的显露于外,白虹小姐仿佛合我这个条件。——《中国电影画报》

白虹,观乎她银幕上的演技,实在也是值得令人钦佩的一人......宛转而轻快的谈吐,身长玉立,刚健嫣娜的姿态,是会留给你一个极可爱的印象。——《大众影讯》

人美、歌美、发型美,使两栖明星白虹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里成为上海滩上的一颗耀眼夺目的“大红星”。——《AirportJournal》

我觉得白虹演得非常好,一个如此用心的新演员,应当多多给她演戏的机会。——欧阳予倩

白虹是中国流行歌的皇后,一点不假,白虹因为中气足,嗓音宽亮甜润,再加上『戏』路广,文武昆乱不档,称为全才,不算为过。——水晶

不过这些女星中,我倒是偏爱吐字最为清晰的白虹。白虹的演唱稳当中蕴含飘逸,那种韵味是属于中国传统戏曲的韵味。温厚绵长,不刺激,却留得久,传得远。——吴晓颖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2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