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子龙照片

牛子龙

牛子龙个人资料:牛子龙(1904—1964),出生于河南省郏县。1925年在樊钟秀民主建国军中服役,期间,牛子龙结识了中共地下党员刘祥庆,1930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由于樊钟秀民主建国军失败,牛子龙回到郏县教书,并协助中共地下党开展宣传工作。之后,牛子龙采用暴力暗杀手段,除掉了国民党县党部的两名要员,……
资料更新时间:2021-07-18 03:56:47

一、个人简介

牛子龙(1904—1964),出生于河南省郏县。1925年在樊钟秀民主建国军中服役,期间,牛子龙结识了中共地下党员刘祥庆,1930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由于樊钟秀民主建国军失败,牛子龙回到郏县教书,并协助中共地下党开展宣传工作。之后,牛子龙采用暴力暗杀手段,除掉了国民党县党部的两名要员,结果被捕,后经多方营救才被释放。1938年,牛子龙回到家乡,利用朋友关慧通与宋际春、岳烛远结拜为兄弟,加入军统。牛子龙担任军统豫站行动组长后,先后暗杀了伪开封警备司令刘兴周、伪开封维持会长徐宝光,一时间成为日伪谈虎色变的铁腕人物。1940年5月17日,牛子龙又派其弟子吴凤翔将日军华北五省特务机关长吉川贞佐少将暗杀于开封山陕甘会馆。吉川贞佐死后,日军又派皆川稚雄少将继任华北五省特务机关长一职。牛子龙趁其立足未稳,又将皆川稚雄少将暗杀。1940年7月,在商丘将日本顾问川岛速浪、高级教官冈田翠山用刀扎死。同年秋,又派人在汴新公路上炸死日寇宫奇少将及一百多名日军。一连串的暗杀事件,使牛子龙威震中原,日军听到牛子龙的名字无不噤若寒蝉。

二、基本资料

中文名:牛子龙

国籍:中国

民族:汉族

出生地:河南省郏县

出生日期:1904年

逝世日期:1964年

职业:特工

信仰:共产主义

三、早年经历

牛子龙,1904年8月16日出生在河南省郏县。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牛子龙意识到只有枪杆子才能办事,于是他弃笔从戎。当时正遇建国军军官学校招生,牛子龙就报了名,军校毕业后在樊钟秀民主建国军中服役,历任总部武术营排长、队长。其间,牛子龙结识了中共地下党员刘祥庆等人,1930年夏,在许昌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2年春,由于樊钟秀民主建国军失败,牛子龙回到郏县教书,并协助中共地下党开展宣传工作。之后,他想办法混进了县壮丁训练队,并兼任队长。不久,他又被挤出壮丁训练队。牛子龙采用暴力暗杀手段,除掉了国民党县党部的两名要员,结果被捕入狱,后经多方营救才被释放。

四、锄奸行动

1938年,牛子龙回到家乡,他利用朋友关慧通(原建国军卫队第一梯队队长)与宋际春(国民党第八方面军军法处处长)、岳烛远(国民党军统豫站站长)结拜为兄弟,加入了军统河南站。1939年,牛子龙得到一个可靠消息:豫州自卫军总司令徐立中和朱云翰等人要将整个豫西卖给日本,并已派人到豫西筹建伪政权,迎接日军。牛子龙巧妙利用与日本人交涉联络的有利条件,把徐立中以前亲手向国民党军统写的《日寇在归德举行高级军事会议经过》出示给日军华北五省特务机关长吉川贞佐,并告知徐立中是在欺骗日军。吉川贞佐听后暴跳如雷,下令包围豫州自卫军总部,逮捕了徐立中等人。事后日本人才知道上了当,吉川贞佐命令将牛子龙的照片挂在开封各门,发誓要逮捕牛子龙,可牛子龙已经安全到达郑州。

牛子龙担任军统豫站行动组长后,先后暗杀了不少铁杆汉奸。其中最出色的是牛子龙遵照党的指示暗杀了伪开封警备司令刘兴周,接着又将大汉奸伪开封维持会长徐宝光刺杀,一时间成为日伪谈虎色变的铁腕人物。

五、暗杀吉川

伪开封警备司令刘兴周和伪维持会长徐宝光被暗杀后,在当地日伪头目中引起极大恐慌。日军经过调查后认定刺杀事件确系军统豫站和牛子龙所为,于是便要求吉川贞佐立即设法铲除国民党军统河南站。而吉川贞佐则认为,军统组织虽与“皇军”作对,但是处置军统豫站的上策不是铲除,而是设法打入其内部进行策反为己所用。此时,吉川贞佐已将特务机关搬到古城开封的山陕甘会馆,在此坐镇指挥华北各地的日伪特务活动。为了报复国共两党连续不断的暗杀行动,吉川贞佐上任后便把破坏抗日组织、疯狂抓捕“地下抗日分子”作为一件大事。据伪河南警务厅资料统计,日特机关仅在1939年下半年就抓捕共产党人员466人、国民党人员105人、军统河南站人员10多人。吉川贞佐本人一次就下令杀害中国抗日志士120多人。华北五省特务机关是日本华北方面军重要的特务机关,吉川贞佐的到来严重威胁着华北抗日组织的生存。为保护地下党组织免遭日伪破坏,为牺牲的志士和死难同胞报仇,中共河南地方党组织经过认真研究,决定与国民党河南地区军统组织联手除掉吉川贞佐这个恶魔。为慎重起见,中共豫西特委书记吴芝圃和鄂豫边区党委民运部长吴祖贻以及开封地下党负责人王永泉等人研究决定,让打入国民党军统组织的牛子龙出面与军统豫站进行沟通,共同组织力量实施暗杀行动。牛子龙很快摸清了吉川贞佐的底牌,决定利用吉川贞佐急于打入军统组织的图谋,伺机进行暗杀行动。为此,牛子龙将情况报告给了军统河南站站长。此时军统河南站站长刚接到重庆总部戴笠的指示,要求其进一步加强对日伪高层头目的暗杀行动。因为此时国民党特工组织正在上海与汪伪特务组织76号厮杀得难解难分,急需在华北开辟第二战场。接到牛子龙的报告后,军统河南站长立即对共产党提出的联手刺杀计划表示欢迎,并指令牛子龙尽快制定暗杀计划。

正当牛子龙为寻找刺杀行动人员犯难时,恰好通过关系得知他的学生、被国民党当局关押的地下党员吴凤翔已在党组织营救下成功出狱,被派往郏县小磨山地区组织抗日游击队。吴凤翔,河南省郏县城西吴村人,1913年出生于农家,幼读私塾,为人豪爽,见义勇为,胆识过人,青少年时期就有立志报国的远大志向。吴凤翔枪法好、胆略过人,是刺杀吉川贞佐的理想人选。1940年,中共河南地方党组织安排吴凤翔以当地土匪头子身份,自称想“归顺皇军另谋出路”,打入日军内部。1940年春,在牛子龙的安排下,吴凤翔来到开封牛子龙的岳父董文学家。通过董文学得知,敌人在城内戒备森严,根本无法接近吉川贞佐一级的日本高官。于是吴凤翔便按照党组织提供的内线,与地下人员徐景吾、李洋斋接上了关系。当时徐景吾受党的派遣已打入汪伪政府任财务科长。他们得知吉川贞佐的心腹特务队长权沈斋贪财后,便决定用金钱礼品从其身上打开缺口。一个月后的一天,徐景吾在开封一家大饭庄宴请权沈斋,并将吴凤翔介绍给权沈斋,请其为吴凤翔搭桥铺路。临别时徐景吾将一个装满银圆的古瓷笔筒送给权沈斋。几天后,吴凤翔又带着大把银圆和名贵药材、烟酒到权沈斋家“拜访”,表示自己想“归顺皇军另谋出路”。狡猾的权沈斋虽见钱眼开,但对吴凤翔却心存疑虑。第二天,吴凤翔以去禹县进瓷器为名前往郑州向牛子龙汇报了情况。为了消除敌人的戒心、增加吴凤翔的身价,牛子龙便给吴凤翔编造了一份“花名册”,让他带上再去见权沈斋,声称自己在小磨山已拉起了一支武装队伍,如能得到“皇军”收编,他愿意将队伍拉过来“效忠皇军”。通过几次考验,吉川贞佐对吴凤翔有了一些信任,但同时又提出吴凤翔的武装仅有“花名册”不行,必须按“皇军”的要求进行“点验”。5月15日下午,吉川贞佐给吴凤翔下达指令,要他率小磨山的武装队伍进驻开封城西的董章镇听候点验改编。吴凤翔立即将情况向徐景吾作了汇报,并迅速通报牛子龙抓紧做好准备。

牛子龙接到通报后认为,暗杀吉川贞佐的时机已经成熟,已没必要再与其周旋下去,便当机立断命令地下党员王宝义率刘胜武、姚栓紧、张茂亭三名军统特工由吴凤翔统一指挥,选准时机立即实施刺杀行动,牛子龙本人则带十几名枪手到中牟县做好接应吴凤翔的准备。5月15日晚,吴凤翔带领王宝义等人的“先遣队”来到董章镇驻扎,随后吉川贞佐便派两名日军军官乘车前来对“先遣队”进行了“接受点验”,同时命吴凤翔带上左轮手枪和爆破装置,只身随车前往山陕甘会馆面见吉川贞佐。一场精心策划的暗杀行动开始了。“位于开封市中心偏北的山陕甘会馆,自从吉川贞佐把日本特务机关搬来后,这里就成了吉川贞佐的大本营。吴凤翔见到了吉川贞佐后,他“献出”所带的左轮手枪和爆破装置,吉川贞佐高兴地予以接受。为表示对吴凤翔的器重,他还决定要接见吴凤翔的“副司令”王宝义,并发给吴凤翔两张特别通行证。拿到吉川贞佐的特别通行证后,吴凤翔立刻与徐景吾取得联系,由其火速派人向王永泉和牛子龙汇报,共同协调行动。吴凤翔则赶到约定地点同待命的王宝义等人商量具体行动。最后决定,由吴凤翔、王宝义持特别通行证直接执行刺杀任务;姚栓紧、刘胜武和配合行动的徐景吾、李洋斋在会馆对面街上负责观察敌情,制造喧闹气氛,以掩护会馆里的刺杀行动;张茂亭则准备五辆可靠的人力车在附近一家山货店门口等候,随时做好接应吴凤翔等人的准备。

1940年5月17日傍晚6点左右,吴凤翔和带着特别通行证的王宝义,大大方方地进了大门。按照事先分工,吴凤翔负责除掉西屋的吉川贞佐,王宝义除掉南屋的陈凯。当吴凤翔来到西屋门前,听到里面有几个人在用日语说话,情况与原先掌握的只有吉川贞佐一人不一样,但他沉着冷静,依然按计划行事。此时一个日本卫兵突然开门出来,吴凤翔不容多想,抬手一枪将其打死在门槛上,接着便乘势冲进屋里,迎面一枪将一个持刀的日军军官击毙,随后又转手向其身后的吉川贞佐开枪,但连续开两枪都没打响。狡猾的吉川贞佐就地翻滚准备逃跑,吴凤翔见状将瞎火的手枪砸向吉川贞佐,拔出身上另一支驳壳枪,对准吉川贞佐一阵扫射,顷刻间将吉川贞佐这个恶魔打成了“蜂窝”。这时在南屋没有找到人的王宝义赶来支援,两人将敌人全部击毙。随后,吴凤翔收拾好吉川贞佐的重要文件,与王宝义迅速撤离了会馆。在此次暗杀行动中,毙命的日本高官除吉川贞佐外,还有日军驻开封部队参谋长山本大佐、日军视察团团长瑞田中佐、宪兵队长藤井治少佐。吉川贞佐则成为日军在中原战场被中国军民击毙的首位将官。6月25日,《河南民报》首先披露了这一震惊中外的消息,世界上有7个国家的报纸相继刊登了这条新闻,吴凤翔等被誉为“大无畏的民族英雄”。吉川贞佐被暗杀的消息传出后,极大的鼓舞了中原人民的抗战热情。

六、连环暗杀

吉川贞佐死后,日军又派皆川稚雄少将继任华北五省特务机关长一职。牛子龙趁其立足未稳,又将皆川稚雄少将暗杀。1940年7月,牛子龙派人在商丘陈家祠堂将日本顾问川岛速浪、高级教官冈田翠山用刀扎死。同年秋,又派人在汴新公路上炸死日寇宫奇少将及一百多名日军。一连串的暗杀事件,使牛子龙威震中原,日军听到牛子龙的名字无不噤若寒蝉。

牛子龙在军统豫站度过了两年特工生涯后,开始对军统内部有所不满,决定在军统内大闹一场,然后逃离。军统豫站潢川组组长李幕林任副站长后,牛子龙了解到李幕林曾是共产党员,便开始做其工作,密谋与李幕林联手暗杀军统豫站站长崔方坪,这一计划得到李幕林的认可。1941年6月,牛子龙将军统豫站站长崔方坪活活勒死。崔方坪被杀后,牛子龙身份暴露被捕,先被关押在洛阳保安司令部监狱,而后又被押解至西安军统西北看守所秘密监狱。入狱后,牛子龙自知凶多吉少,与其等死,不如杀出一条生路,便先后秘密组织十多个狱友,于1945年6月17日发动监狱暴动,杀死狱警,越狱逃出西安,辗转回到郏县。事发后,国民党报纸以《牛子龙大闹西安》为题发布新闻,国民党西安政府发出通缉令捉拿牛子龙。

七、率队起义

牛子龙回到郏县后,将吴凤翔等本地各种武装进行了整编,统称“第三集团军”,自任总司令。当时吴凤翔部下有个连长叫岳本敬,当他看到牛子龙为部队去向考虑时,就向牛子龙透露了自己参加过新四军,并向牛子龙介绍了新四军的有关情况,劝其投奔新四军。牛子龙听后非常高兴,决定把部队拉向豫南,投靠新四军,遂于1945年8月1日誓师南下。9月初,牛子龙率部到达临颍时,传来了日本投降的消息,士兵们思想动荡,纷纷逃跑,后续部队也失去了联系。此时,国民党高树勋部正路过临颍附近向北开进。牛子龙部一些人纷纷劝其投靠高部,牛子龙只好采纳众议,接受了高部收编。被收编后,成为冀察战区挺进第九纵队,牛子龙发现高树勋处处歧视第九纵队。对此,牛子龙十分气愤,便考虑如何脱离高部,随率部北上。部队行至河北林县山彪镇后,牛子龙更加坐立不安,预谋离开高树勋部,岳本敬这时找到牛子龙劝其投靠太行军区共产党军队。牛子龙听后甚悦,便决定起义。

岳本敬先后与太行军区情报处参谋王保坤,汲县县长张天性,晋冀鲁豫边区政府议长申伯纯、参议靖任秋接上了头,岳本敬详细汇报了部队的情况,经过多次联系,军区领导让牛子龙等待时机,举行战场起义以扩大影响。当时部队思想比较混乱,高树勋对牛子龙的行动也有察觉。一天派人送信让牛子龙去会面,牛子龙明知有问题,但也不好推辞,只得骑马上路。走到村口,牛子龙犯疑,遂拔马而回,让岳本敬领路,亲赴太行军区商讨起义事项。申伯纯、靖任秋与牛子龙在辉县景沟共商了起义具体计划,最后让牛子龙带一批宣传标语回原部。其中一条标语上写着:“北上北上,上了大当,不打日本,光打解放军。”牛子龙带回后,连夜贴了满街。第二天部队反应强烈,有赞成的,有反对的,众说纷纭。牛子龙觉得事不宜迟,必须立即行动,于是就由吴凤翔出面召集团、营干部会议,商议起义。

1945年10月12日黎明,部队开始行动,吴凤翔让牛子龙带先头部队先走,自己带大部队随后。牛子龙带领岳本敬营的一个连和干部训练队,从镇西寨门拉出。高树勋得知后,立即派部队堵截,使后边起义的大部队未能拉出。牛子龙率200余人起义成功,史称“主张和平、反对内战”的“山彪起义”。牛子龙率队起义受到太行军区领导和解放区军民的热烈欢迎。1946年1月,其部被改编为民主建国军豫北支队,牛子龙任支队司令。在与敌的百余次大小战斗中,牛子龙亲临前线,身先士卒,灵活指挥,取得了一个个胜利。特别是在赵家厂一战中,敌阵地久攻不下,牛子龙亲自带领警卫员冲上敌人阵地,消灭了守敌,受到了军区的通令表扬。

八、豫西剿匪

1947年8月,牛子龙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纵队二十七旅八十团团长,奉命率部随陈赓部队渡过黄河,开辟豫西革命根据地。先后参加了西赵堡、嵩县等战斗。同年10月,南召解放后,他奉命率一个团的兵力,转回鲁山县西北背孜、瓦屋一带牵制敌人,使主力部队顺利挺进宛西,消灭了宛西之敌。11月,牛子龙等奉命在宝丰县马街组建豫陕鄂边区第五分区,他任副司令员(缺司令员),张衍任副政委,王力方任政治部主任。由于当时部队作战任务重,集团九纵只配给五分区一个连(缺一个排)的武装,基本没有武器。五分区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解决土匪问题。当时,豫西土匪活动猖獗,自立山头,打家劫舍,对刚建立的人民政权造成严重威胁。牛子龙利用熟悉辖区内匪情的有利条件,和副政委张衍一起赤手空拳进入匪巢,约见各股匪首,晓以利害,劝其接受改编。兵不血刃,迅速瓦解了16股土匪2000多人,使分区的武装力量得到了巩固和扩充,保证了各项工作的顺利进行。

1948年初,临汝、宝丰、郏县、禹县、登封、密县等六县的“红枪会”被反动势力所利用。他们暗自串联,趁革命政权初建之时,抢夺军队枪支,暗杀干部及家属,危害人民群众,还企图围攻九纵领导机关所在地——宝丰县城。2月,牛子龙作为军分区领导配合解放军九纵主力参与了对宝丰、郏县、临汝三县交界的“红枪会”会匪的围剿,三天时间攻克“红枪会”24个据点,俘虏3400多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使该地区很快出现了安定的社会局面。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牛子龙奉命率领地方武装赴周口一带阻击国民党部队李弥、黄维兵团的北援南窜,胜利完成阻击任务。次年8月,牛子龙离开许昌分区(原豫西五分区),随队南下开辟新区。后任湖南省衡阳分区副司令员。新区初建,股匪活动频繁,社会治安混乱,他率领一六二师四八四团执行剿匪任务,取得六战六捷,受到了军区的通报表扬。1950年2月,中共党组织认为牛子龙的历史问题错综复杂,决定取消其候补党员资格。1964年,牛子龙因病逝世。1985年5月,经中共湖南军区纪委复查、广州军区政治部批准为牛子龙平反昭雪,并追认牛子龙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2021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 鲁ICP备1804215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