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绵忆谢渊免费 捡到权臣相公完整版小说

发布时间:2024-06-03 16:45:58

小说主人公是沈绵忆谢渊的名称叫《捡到权臣相公》,这本书是作者佚名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从小姨娘就教导我,要听嫡姐的话。所以嫡姐想吃杭州正宗的荷花酥,我亲赴杭州学习。嫡姐扬言要在太后寿辰送出千寿图,我没日没夜地熬了三个月。嫡姐跟人争风吃醋,将人推入荷花池,我站出来顶包。

沈绵忆谢渊免费 捡到权臣相公完整版小说

《捡到权臣相公》 第三章 免费试读

车夫得了沈流珠的命令,不搭理我。

我冲出马车,准备抢过马绳,可已然来不及。

黑沉沉的夜幕里,几十个山匪迅速靠近,将我们包围……即使没有任何反抗,随行的丫鬟车夫还是被砍了,我跟沈流珠则因为被看出小姐身份被绑了。

因为目睹了杀人现场,***呕个不停。

沈流珠没想到山匪们会动真格,她面色惨白,却还故作镇定:「我可是沈尚书的嫡女,未婚夫是当朝状元郎,你们最好放了我,不然到时候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山匪们显然不信:「哪有官家子女会走这条路,你当我们傻!」山匪头子打量着沈流珠,浑浊的眼中多了别的意味:「你看起来比较烈,既然如此,我就先宠幸你!」说着,他大步走向沈流珠。

直到此时,沈流珠才知道害怕。

眼见着山匪头子近在眼前,她一把拽过我,挡在身前:「先……先宠幸她,她……她比我骚。」「呵,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要你!」山匪头子将我丢到一边,「这个赏给你们了。」「好嘞!谢谢大哥!」几人将我拖拽着去了隔间。

「嘶啦——」沈流珠的衣服被撕裂,她哭个不停。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打杀的声音。

山匪头子停下动作去看情况。

没多久,林子衿冲了进来。

看到浑身斑驳,差点被欺负的沈流珠,他顿时红了眼眶。

他快步上前,抱着沈流珠突出重围,全然忘了被绑架的还有一个我……「林子衿!」我刚喊出声就被身上的山匪捂住嘴。

余光处,林子衿的脚步微顿,却在怀里的沈流珠嘤咛着说出一句「我疼~」的时候,不再迟疑,大步离开……我拔下头上的发钗插入压在我身上的山匪的脖颈。

温热的鲜血染红了我的眼,我哆嗦着拔下发钗,趁着混乱躲在角落。

一个时辰后,打斗停止。

现场死伤众多,几十个山匪只剩下几个。

偏偏山匪头子还活着。

他吐出一口血水:「***倒霉,还剩一个呢?把她带过来压压火!」破屋就那么大,很快,我就被拎了出来。

这一次,手中的发钗没能伤到人就被丢开。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命绝于此的时候,「啊」接连的惨叫声过后,几个山匪相继倒地,了无声息。

我环顾四周,见原本我藏身的地方里面还有一个男人。

他的手还保持着射出飞镖的样子,只是眼眸紧闭,呼吸微弱,显然是甩完飞镖后就撑不住,晕了过去。

靠近后,我才注意到,男人***在外的肌肤上遍布伤痕,想来我看不到的地方更是伤痕累累。

看样子,若是不及时处理,命不久矣。

这里算是山匪们的一个小据点,有一些药物。

只是虽然我外祖父是游医,母亲跟着学了些医术,可到我这里只剩下皮毛。

不过如今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我小心地给男人处理完身上的伤口后,累得瘫坐在一旁。

在心里祈祷他可要扛过去。

男人比我想的要扛造。

不多时,他就醒了过来,扫了眼身上堪称难看的包扎后,我们几乎异口同声:「谢谢。」又同时保持沉默。

空气安静了片刻,还是我率先开口:「你有力气走路吗?笼头山山匪众多,难保不会有山匪过来捡漏,我们继续待在这里只会更危险。」他衣衫褴褛,面上覆满黑灰,看不清面容,那双狭长的眸子却格外流光溢彩。

他没有表态,而是问道:「你是尚书府的二小姐?」看来之前发生的事情他都听到了。

「嗯。」我点头后,他又问:「那你有想过,回去后,你会面临什么吗?」「我知道。」我沉吟着开口,「我被山匪掳走一夜,即使回去了,名声也尽毁。嫡母和嫡姐向来手段狠辣,为了保全嫡姐的名声,她们定然容不下我,我恐有性命之忧。」「所以你就回去找死?」男人挑眉。

我摇头,而后定定地看着他:「所以,你能不能娶我?」男人愕然了一瞬后,明白了我的意图。

我只要咬定他救了我,没有被欺辱,并且愿意嫁给他,为了名声,她们多半不会动我。

就在我以为男人不愿意的时候,他勾了勾唇:「别后悔。」回去的路顺利得不可思议。

即使已经提前设想过沈流珠对付我的方法。

可我没想到,我一回到尚书府,沈流珠就直接道:「被山匪欺辱了竟然还有脸回来,来人,将沈绵忆沉塘!」竟是要直接要我的命!

我压抑着恨意为自己解释:「我没有被山匪欺负,是……」直到此时,我才恍然,我还不知道男人的名字,只能指着他道,「是他救了我!我愿意嫁给他!」沈流珠闻言来了兴趣,她看向男人。

上下扫视了一下堪称狼狈的男人后,她大笑出声:「你竟然要嫁给一个乞丐,哈哈哈……」我不知男人的身份,可纵然他是乞丐,也不应该被这样嘲笑。

况且他是因为我才遭此嘲笑的。

我挡在男人身前,试图阻挡沈流珠嘲讽的目光。

等到笑够了,沈流珠抬着下巴看向我:「沈绵忆,你跪下来求我,我就让你嫁给这个乞丐,好不好?」屈辱和恨意将我笼罩,让我的膝盖也变得僵硬。

可我还是跪了,只有先活下去,我才能报仇。

却在我膝盖弯曲的瞬间,身后的一双手托着我的胳膊,将我抬住。

名人资料投稿/投诉邮箱:wzipzx@163.com,

Copyright © 2016-2024 名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鲁ICP备17000595号-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