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君】郭子仪竟怕这个人 怕到藏女眷歌伎

发表时间:2017-09-07 07:38:52文章来源:名人网

据说“四大美男”之一的王昭君不仅长得都雅,三观也不错,“出塞和亲”是她自动提出来的,目标是为了和匈奴搞好关系,省得阿谁三观不正的游牧民族,动不动就对咱们大汉朝耍地痞。

这么看来,这个荏弱女子并不简单,至少思惟境界仍是蛮高的,比有些大老爷们儿强多了。

【王昭君】郭子仪竟怕这个人 怕到藏女眷歌伎

这事儿发生在公元前54年。那一年,匈奴发生内哄,呼韩单于被他哥哥郅支单于打得满地找牙,在老家呆不下去了,南迁至长城外面的光禄塞下(光禄塞是西汉武帝时调派光禄勋徐安闲五原郡以外兴筑的长城,遗迹分布在今内蒙古固阳县、乌拉特中旗及乌拉特后旗境内),但他仍无平安感,就想找个靠山。在那时,再也没有比大汉朝更好的靠山了,呼韩邪单于便向汉元帝请乞降亲,意思是只要做了你们的女婿,从此今后我包管不打你。

按理说和亲这事儿,王昭君这个布衣之女是没有资格的,因为和亲的女主角得是宗室之女,至少是王爷的女儿。一般来说,和亲是一件比力划算的工作,舍却一个女人,可换来若干年和平。可是汉元帝嫌物色宗室之女很麻烦,就想找个宫女李代桃僵。宫女却是不少,也都愿意出宫,就是谁也不愿嫁到匈奴,阿谁鸟不拉屎的鬼处所,除了天天北方阿谁吹,要啥没啥,哪像我富庶的鱼米之乡,想吃香的有香的,想喝辣的有辣的。都不想去过苦日子,管事的大臣就急了,王昭君说您别急,别人不肯去,我替党和当局分忧,我去。党和当局便赞成了。于是,“昭君出塞”这个闻名的汗青故事,就如许降生了。

昭君出塞嫁给单于,似乎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现实上是她获咎了一个小人的成果,这个小人,就是宫廷画师毛延寿。

【王昭君】郭子仪竟怕这个人 怕到藏女眷歌伎

熟悉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这个国度有一个奇葩名词叫“潜法则”,毛延寿这个宫廷画师也是玩儿潜法则的内行。什么潜法则呢?本来宫女太多,皇帝不成能一一宠幸,就叫毛延寿给每个宫女画一张像,供皇帝过目,皇帝看上哪个就宠幸哪个,就像前些年伐柯人给人介绍对象,看人之前先看照片一样。毛延寿从中发现了商机——给我塞点银子,就把你画都雅点,被皇上看上的几率,就会大大提高,想让皇上看上的宫女,天然是不吝血本,重金行贿。这就是潜法则。

在那批选拔来的宫女中,无论是颜值,仍是才调,王昭君都算得上NO1,但这个小女子很有几根傲骨,加上家道贫寒,没钱贿赂,就没理睬毛延寿的潜法则。成果她被毛延寿画得相当欠好看,后者还恶毒地在她脸上画了一颗大大的丧夫落泪痣,汉元帝看了如许的画像,别说宠幸,没骂她是灾星、把她赶出宫就算不错了。王昭君便一向在宫里当板凳队员,一向坐冷板凳,连皇帝的面也见不着,虚度韶华,苦度韶华,说不定还被弄去刷马桶——她这个性,是很有可能的。传闻单于想和亲,她心想与其在这里生不如死,还不如出去呼吸新颖空气,于是她自动提出为党和当局分忧,愿意远嫁匈奴。

“小人不成获咎”,从古到今,这话都是真理。王昭君若是大白这个,想必家里再穷,哪怕砸锅卖铁借高利贷,估量也不会对潜法则无动于衷。获咎了小人会很惨,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人生从此跌入低谷、永久不得翻身,也是有可能的,这个事理,连今天的三流伶人都懂,是以他们对潜法则来者不拒,因为他们大白拒不起,比拟之下,王昭君真是太“傻”了。至于她嫁给单于后过得仍是不错的,那又另当别论——彼时彼刻的她,怎能预料到后来的工作呢?

在这方面,王昭君还不如一个老头。

这个老头,名叫郭子仪。

郭子仪是唐朝闻名的政治家、军事家,为朝廷成立了不朽的功勋,被皇帝尊为“尚父”,“凌烟阁(唐朝为表扬功臣而建筑的绘有功臣图像的高阁)二十四功臣”之一。这个老头碰到小人的时辰,已经退休在家了。他碰到的阿谁小人,名叫卢杞,那时仅仅是一个尚未成名的小脚色。

【王昭君】郭子仪竟怕这个人 怕到藏女眷歌伎卢杞

在别人眼里,如许的小脚色,天然不配“抬举”。郭子仪却否则,因为他不仅看出这是个小人,还知道他很有才,如许的人未来会爬得很高,所以万万不克不及获咎,俗话说得好,小人不成怕,就怕小人有文化嘛,所以呀,哪怕一万个不情愿,也要待之若上宾。

【王昭君】郭子仪竟怕这个人 怕到藏女眷歌伎郭子仪

卢杞来拜访时,退休在家的郭子仪无事可干,在家里“忘情声色”混日子。正被一班歌伎包抄的他传闻卢杞来了,顿时号令所有的女眷和歌伎,十足退到会客堂的屏风后面去,一个也禁绝出来见客。然后他零丁会见卢杞,和他谈了好久,整个过程,那是既客套又热情。

卢杞走后,家眷们都很奇异:我说老爷子,你日常平凡会客从不避忌我们在场,有说有笑,从掉臂忌,今天这是咋啦,莫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对如许一个小人物如斯稳重,是不是有点好笑?郭老爷子说你们懂个屁,卢杞这小我固然是个小人物,但很有才干,并且气度狭小,睚眦必报;这人长得很丑,半边脸是青的,像个鬼一样,你们这些爱笑的女人,见了他还不笑死?你们这一笑,必定会被他记恨在心,一旦得志,我们和我们的子孙,一个也别想活!

那今后不久,卢杞公然瓦釜雷鸣,做了宰相,从此起头了疯狂的报复,畴前那些看不惯他或者获咎过他的人,不是被杀就是被抄家,他对郭子仪一家却很宽厚,即使郭家人稍有违法乱纪,他也“曲为保全”。

小人不成获咎,小人物同样不成获咎,战国期间的宋国戎行主帅华元不大白这个事理,所以下场很惨。

公元前607年春天的一个薄暮,宋国虎帐灯火通明、觥筹交织,羊肉飘香,宋军主帅华元正在犒赏将士,筹办迎战郑国戎行。其他人都分到了香馥馥的羊肉,华元的车夫羊斟却没戏,独自呆在一个角落里,啃着干粮,暗自神伤。有人对华元说,其他人都有羊肉,为什么羊斟没有?也给人家一块吧。华元却撇了撇嘴,不屑地说:“一个车夫,吃什么羊肉啊,兵戈又不靠他!”

【王昭君】郭子仪竟怕这个人 怕到藏女眷歌伎

因为这句话,他和他的国度,都支出了惨重的价格。

那今后没多久,宋军与郑军决战,两军酣战之际,羊斟驾着华元的战车,直接冲向郑军阵营。这小子想干啥?那可是敌营啊,这不是要我的命吗!羊斟啊羊斟,你脑子进水啦?华元仓猝呵叱羊斟,对方回过甚来,说:“以前分羊肉你说了算,今天驾车我说了算。这叫我的地皮我作主。你白叟家坐好了,老子要加快啦!”措辞间,他驾驶的战车已经冲入敌营,郑军一哄而上,生擒了华元。

主帅被俘,宋军的终局,可想而知。

【王昭君】郭子仪竟怕这个人 怕到藏女眷歌伎

小人物也是人,也应该受到尊敬。

亲爱的华将军,你的大白?

相关阅读王昭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