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石磊】常石磊新曲《我我》:自我与本我对话

发表时间:2017-08-14 01:19:13文章来源:名人网
【常石磊】常石磊新曲《我我》:自我与本我对话常石磊《我我》MV海报

无论古今中外,对于自我的探知和追寻是文艺作品中永恒不变的主题,音乐也不破例。尤其是对于风行音乐而言,自我解构、自我诠释、自我宣示是歌曲创作的一大门类。但大要从张国荣千禧年毫无保留的《我》起头,一批直接以“我”为歌名的作品起头多起来。此后,蔡依林、蒲月天、尚雯婕等歌手都唱过名为《我》的作品,此题材延绵不竭。近日由唱作人常石磊为片子《28岁未成年》创作的主题曲《我我》,成为最新的一首此类歌曲。

这首常石磊自词自曲自唱的《我我》,歌词带着一些张国荣《我》的感受,恰似是一种传承。同时,作品又在形式长进行立异,常石磊一人演绎“二重唱”,形成一种自我与本我对话的怪异观感。

歌名《我我》其实就透露出了这种特色。两个“我”重叠呈现,仿佛显示出了两个分歧的本身。不妨用弗洛伊德“本我”和“自我”理论来对待这首歌。“本我”,是人格的一个最难接近而又极其原始的部门,不懂逻辑、道德,只受“欢愉原则”的支配。而“自我”是人格中意识部门,是本我经外部世界影响而形成,是在实际的频频教训下,从本我平分化出来的一部门。两个略有分歧但又彼此依存。从这个角度看,歌词或可以理解为自我和本我的频频呈现,好比“黑夜而闪烁/我”像是本我,而“流云却不走/我”则似自我;“转眼就开花/我”像是本我,“骄傲那时的/我”则像是自我。整首歌词都在这其间自如转换。

呼应这两个“我”的呈现,常石磊一人分饰两角,用分歧的力度、唱腔分饰“本我”和“自我”,形成一种双声部近似二重唱的感受。即便在只有钢琴打底的极简编曲中,也让歌曲的条理感一会儿丰满起来,很是值得玩味。如许的精巧设置,早年在王菲的《不留》中,也大规模的利用。歌词的另一个特点是,每句都以“我”结尾,而“我”的发音则很像“喔”抑或“Oh”。常石磊在唱起来,也决心恍惚发音的分歧,随感情转变时而侧重“我”的发音,时而像是即兴语气词,让歌曲的可听性和延展性都有所加强。

所以整体来看,常石磊的这首《我我》秉承和延续了同题材风行歌曲在表达自我主题上一贯光鲜的特色,并插手了本身在演唱设置上的小心思。文/梁晓辉

相关阅读常石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