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阴老腔】《老腔》:“零排片”其实也不冤

发表时间:2017-08-13 20:44:23文章来源:名人网

老腔艺人张喜民率领他的班子在后面吹拉弹唱又是敲板凳的,把台下崔健、刘欢、林忆莲三大导师看的是呆头呆脑,以接近满票的强劲态势荣获了当晚的冠军。

【华阴老腔】《老腔》:“零排片”其实也不冤
真正知道华阴老腔仍是因为我家维维在《中国之星》舞台上所演绎的巅峰之作《给你一点颜色》,老腔艺人张喜民率领他的班子在后面吹拉弹唱又是敲板凳的,把台下崔健、刘欢、林忆莲三大导师看的是呆头呆脑,以接近满票的强劲态势荣获了当晚的冠军。而在片子《老腔》中,我们也见到了张喜民白叟家的身影,只是影片早在2014年就予以杀青(那时老艺术家们还没上春晚),拖了两年才上映,却遭遇院线“零排片”的尴尬,能让导演岑岭心里不堵吗? 但看完影片之后,你就会发现这“零排片”并不冤,打着艺术片子的灯号,《老腔》的水准其实还赶不上一些中规中矩的贸易片,更不消说跟同类题材的《百鸟朝凤》比拟了。影片其实有三条线,一条是男主人公白毛的恋爱线,一条是邵家班与葛家班的争斗线,还有一条即是老腔作为民族艺术的传承线。但其实这三条线没有一条串的顺畅的,导演对叙事点的把握从来都是不痛不痒,这头没讲完,又顾到那一头,给人一种很不利落索性的感受。就拿恋爱线来说吧,白毛、小华和小凤三人自己两小无猜安危与共其乐融融,但时候一会儿跳到八年后,先是顺带一下描述小华对小凤的痴情,然后白毛和小凤便要成亲了,接着婚礼当晚两人打了一场架,这条线便断了,只能以白毛的性功能障碍和两场激情戏勉强作为延续。而这种黄地盘上的原始情欲,恰是昔时第五代导演作品中的习用元素,以此来知足国际评审的猎奇心理,但现在歪果仁看多了,这一套显然已经不吃香了! 再来讲邵家班和葛家班的争斗线吧。按照剧情片一般的叙事纪律,城市在开篇把敌手的实力充实揭示一番,但本片却没有如许做。葛老迈到底会哪些老腔曲目,他的唱功又若何了得,这些我们十足不清晰,只看到了他好像一个帮派老迈式的威严,听到了他口中的那些家规祖训仁义道德。固然作为主人公的对立面存在,但此前坏事都是其妻儿所为,他给人的感受始终是个安分守纪的峻厉长者,可后来对小凤的猥亵却来的很突兀,一会儿就对这小我物无法形容了。接着又扯到了私生子的问题,一向对立的两小我居然是亲生父子关系,于是这条线中真正打动听的反倒成了葛老迈最后的“华阴老腔一声喊”! 而影片的主线天然即是老腔的传承线。于是其叙事时候一向从1921年延续到1966年,长达近半个世纪的年月跨越,仿佛要打造一部波澜壮阔的命运史诗,正如第五代的不朽经典《霸王别姬》、《在世》一样。可导演岑岭显然没有张艺谋陈凯歌那样的功力,他连东施效颦都算不上,藐小的剧作骨架显然无法支撑起弘大的汗青血肉,所谓的匪贼、解放军、造反派们都是仓促而过,那种个别命运面临时代变化的无力感也仅仅在影片的最后浅尝即止。所以还不如像吴天明的《变脸》和《百鸟朝凤》一样把出力点放在人物的真情实感上,可惜的是李彧扮演的白毛倒是个失败的案例,一来40多岁的人演20出头的小伙子太具违和感,二来李彧惯常于那种玩世不恭的喜剧表演体例,在表示人物的悲剧命运时情感跳跃感太强。而自己这小我物的设置也不讨巧,从他身上只是表现出小孩子般的率性,而看不到一位民间艺术家对老腔这种传统艺术的苦守。人物形象的惨白无力也使得观者无法将感情投射到他的身上,以至于整部影片竣事之后,印象最深的反却是真正老腔艺人张喜民们的那一段喜气洋洋的“女蜗娘娘补了天”吹奏!
相关阅读华阴老腔
'); })();